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六韬六韬奇幻玄幻(闪烁之光:诸神之战)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闪烁之光:诸神之战》全集在线阅读

六韬六韬奇幻玄幻(闪烁之光:诸神之战)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闪烁之光:诸神之战》全集在线阅读

《闪烁之光:诸神之战》

此君无名

奇幻玄幻 连载

奇幻玄幻小说《闪烁之光:诸神之战》的作者是“此君无名”。梗概:云梦大陆有句谚语是这么说的,“兽人有三宝--龙马、兽皮、鲁拉草”。龙马是“兽人族”当初为了培育可以跟“龙族”飞龙相以抗衡的龙头马身怪骑,如今被卡鲁斯帝国纳为骑兵座骑而编制成龙马军团;而有着御寒挡风效能的兽皮在终年严寒的卡鲁斯帝国则是贵族的最爱;鲁拉草产于“兽人族”境内,是高级疗效的药草,据医书所记,...

来源:常读   主角: 六韬六韬   时间:2022-11-20 01:04

《闪烁之光:诸神之战》小说介绍

奇幻玄幻《闪烁之光:诸神之战》,讲述主角六韬六韬的爱恨纠葛,作者“此君无名”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混沌时期,诸神竞技,创造了人族,兽族,魔族,神魔大战,诸神胜利,但未清除魔族余孽,为了不让魔族迫害终生,从此设下结界...

第2章

莱茵和约之后,在云梦大陆众人心惊胆跳中,平平静静过了三年,这三年间“魔族”倒也乖乖的没越过悲叹河(前莱茵河)。

只是除了凯特雅帝国外的六国联军,在这三年间以重整军力为名,陆续收回大半的军力,把守黑雾迷林的军力减去不只一大半。这对众人来说,简直是噩梦的序幕,面对其他各国不断收回兵力,洛雷巴斯·亚瑟只有以黑鹰骑士团为主体,整合其余六国残留军队,在悲叹河畔建立一座名为秃鹰之城的要塞,遥对魔族栖息的黑雾迷林。

七大帝国之一的卡鲁斯帝国,是位在云梦大陆东北角的北方之国,由于位处寒冷北方,所以卡鲁斯帝国境内终年飘雪不断,尽管位处偏远,不过由于在卡鲁斯北端连接着“兽人族”领地,而“兽人族”所产的兽皮对“人族”

是极昂贵的珍品,所以卡鲁斯在经济上不因物矿贫乏而没落,再加上“兽人族”凭着超乎“人族”的遗传工程,所培育出来的猛兽怪禽更是卡鲁斯帝国挤身七大帝国不可缺少的战力。

云梦大陆有句谚语是这么说的,“兽人有三宝–龙马、兽皮、鲁拉草”。

龙马是“兽人族”当初为了培育可以跟“龙族”飞龙相以抗衡的龙头马身怪骑,如今被卡鲁斯帝国纳为骑兵座骑而编制成龙马军团;而有着御寒挡风效能的兽皮在终年严寒的卡鲁斯帝国则是贵族的最爱;鲁拉草产于“兽人族”境内,是高级疗效的药草,据医书所记,鲁拉草有着止血解毒生肤健骨的药效。

“兽人族”居住在卡鲁斯帝国北端的卑斯山区,而位在卑斯山下的贝拉城就顺理成章成了“兽人族”与卡鲁斯帝国的交易城市;而新的传说也就在这贝拉城中揭开序幕–贝利城的街道一如往常的热闹,外来交易的商旅贩卖“兽人族”特产的商店林立在街道两旁,街上只有在贝利城才看的到的兽人与人族共存的和平景象,虽说贝利城民对兽人怪异外表早见怪不怪,但初到贝利城的人们一见到全身毛发兽头人身看似凶狠的“兽人族”,也不禁心生惧意。

尽管此时下着不算小的雪,似乎也浇熄不了贝利城热络的气息,尤其是在路口转角贝利城内最大的酒店,一直以来门庭若市,里头不时传来酒客略带醉意的吆喝,只看酒店侍者忙进忙出的疲惫模样,就知这家酒店的生意有多好,只是如今原本喧闹的吵杂声却因为一个人的走进而静了下来。

一身白色的雪袍,雪袍上沾染外头飘飞的白雪,清秀却有点苍白的年轻脸庞,然而真正吸引大家目光的不是他清秀的脸庞,而是他那一头银白色披洒在雪袍外的及腰长发,虽说在云梦大陆有着各式各样发色的人种,但是一头的白发却是少见(老头子除外),要不是有先天的遗传疾病,就是刻意去染色。

不管如何,这一位白发少年一入酒店便已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不在乎他人注目的视线,白发少年打量店里环境一番后,举步走了进来,众人注视目光在随着他挑了一个靠窗没人的座位放下包袱坐下来后,继续刚才未完动作,酒店恢复原来的喧闹,侍者送完酒菜后也赶紧过来招呼这位奇特的白发少年。

“随便给我一壶热茶。”不等侍者询问,少年头望窗外径自冷冷的说着,冷漠的声音犹如外头冰雪一般,侍者在原地愣了一会,连忙应是随后转身离去。

“老六,你说六大谜团给人解出来啦?”说话者有着庞大的壮硕身躯,脸上一道由左眼划至右脸颊的伤疤看来格外骇人,倚着桌旁的巨剑更让人望之却步。

“三哥,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等老大他们回来不就知道啦!不过我想大概又只是谣传而已。”回话者虽没有前者壮硕的身材,不过一双伤痕密布的巨大手臂在他瘦小的身躯上却格外醒目,光看靠在桌旁的巨斧,不时露出凛冽的杀气,也知这人并非易与之辈。

隔壁桌的对谈让白发少年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听闻隔壁桌谈论六大谜团的传闻,仔细打量对谈的这两人,在目光落在冷虎脸上疤痕时,嘴角不禁意间露出一丝的笑意。

六大谜团,是这三年来人们茶余饭后的最大话题,毕竟“魔族”入侵之谜未解,众人皆怕平稳日子于下次“魔族”入侵大陆时即将不在,因此随着“魔族”入侵所衍生的谜团,不管是全云梦大陆的智者学家,甚至以搜寻情报贩卖情报闻名的风月楼跟影子堡,在三年间也从不间断派出手下去寻找所谓的谜团解答。

没人知道,当初曼特雷斯帝国是如何在悲叹河畔黑雾迷林外围设下封印结界,却不会遭受“魔族”的攻击;也不知道封印了两百年的封魔结界为何会给“魔族”解开;而在“最长的一日”战役中,除了下级魔兽还有少数会施用咒术的魔物外,也不见传说中有着跟神一般力量的上级魔族出现;再来是“莱茵和约”的内容不知亚瑟跟“魔族”订下怎样的条件,会让“魔族”打消入侵的念头;而当初在“魔族”败退同时,为何七国联军不乘胜追击,一举杀入黑雾迷林;再来,昔日曾随亚瑟王打下江山的传奇十二铁骑也不见踪影。

一连串的无解之谜,隐约透露封印“魔族”的关键,也藏着不安的危机感。

曼特雷斯现任帝王在面对其他诸国的询问下,只是客气的回答,昔日设下结界的秘密已随着先王的驾崩随之掩埋,而亚瑟王则是不客气直接的回答“那不关你们的事。”完全不理会其他六国想法,让各国帝王均感颜面无光,只是由于六国均碍于黑雾迷林内“魔族”的潜在威胁,所以面对亚瑟王不予置否的回答也不好发作,只好以重整为名,撤回一半的军力,做为对凯特雅帝国最严重的抗议。

“白发小子你笑什么!”被称做三哥的巨汉,瞥见白发少年的嘴角轻扬,似乎是在嘲笑自己一般,心头不禁无名火一生。

“呃,笑一下也不行吗?”白发少年不知笑为何会有事,楞了一下回道,随即耸一耸肩,继续喝着侍者刚端来的热茶。

“白发小子你是活腻了吗?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北风六侠?”被叫做老六的矮汉,不满白发少年不在乎的态度,随即叫嚣着。

是北风六兽耶,酒店里的酒客低声私语着,原来这两人是北风六兽的老三跟老六。老三叫巨阙冷虎,以一手狂剑八杀闻名,而老六叫铁斧狂豹,其绝艺为断浪三斧。由于他们的名字末字都是野兽的称谓,又都出自北风谷,所以大家都暗叫他们为北风六兽。

而北风六兽他们自己觉得六兽太难听,所以在他人面前他们都自称是北风六侠,只是北风六兽在卡鲁斯帝国横行霸道,一点所谓的侠气都没,所以尽管他们自称是北风六侠,大家却还是管叫他们北风六兽。

少年不理会两人,径自喝着热茶,继续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却不知此举引起冷虎及狂豹的极度不满,只见冷虎与狂豹愤而站起,拿起自己兵器举步走向白发少年,紧张的气息瞬间笼罩整间酒店,店里的酒客纷纷走避深怕遭受池鱼之殃,没有半盏茶的时间,原本挤满酒客的酒店瞬间跑的空无一人,而酒店侍者与老板不敢插手管北风六兽的事,连忙躲至一旁,心中除了大骂白发少年害得自己生意做不成外,更期盼这场风暴能赶快结束。

“白发小子你找死,接我杀尽千里。”冷虎一声大喝,挥动手中的巨剑,起手便是狂剑八杀的杀招,巨剑牵引的狂风阵阵袭向白发少年,翻腾杀气远比窗外寒风更来的让人心寒。

然而就在巨剑即将劈向白发少年的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发生了,只看巨剑硬生生的在白发少年的头上三寸之处停了下来,暴风如给外力强压般硬生生消失在空气之中,暴涨的杀意也随之停止,白发少年依旧喝着热茶,仿佛刚刚冷虎的杀尽千里,在他面前只是场闹剧。

面对突然停下的剑招,狂豹讶异之余连忙上前一看,却惊觉冷虎竟然不知在何时,被石化成一尊石像,这心中一惊非同小可,要知道石化是属于魔导元素魔法中的高阶魔法,冗长的咒文加上元素的拟聚,并非是瞬间就能完成,当然唯一的例外是,除非这少年拥有上古神器之一的美杜莎之盾。

不论如何,以狂豹自身多年在刀口打滚的经验,心中清楚的明白这神秘的白发少年并不是他所惹的起的,在尚未摸透这白发少年虚实之前,上前扑杀只是让自己跟冷虎一样的下场。

“小……小子……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颤抖的语气显示出狂豹对眼前白发少年未知的实力感到惧怕,话语间狂豹把铁斧横放在胸前,并暗自不断把全身的真气提聚起来,狂豹心中清楚的知道,如果接下来的一击落空,他将会跟冷虎一样的下场,所以自然不敢稍加懈怠。

“呵,这么紧张做什么?”白发少年面对全身真气流转一脸紧张的狂豹,不在意的眼神中露出那一贯的冷漠笑意,话语之间随手又倒了一杯热茶,还是一派悠闲,恍若只要他想,举手之间便能石化狂豹一般。

“我们兄弟俩,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小兄弟高抬贵手放过我三哥。”看着白发少年似乎没什么敌意,狂豹刻意放低姿态,希望能化解这场风波。

“喔,变小兄弟啦!呵,放心,我只是给他小小的教训,三天后石化之术自然会解除。”白发少年甩甩手,双眼再次回望窗外,又失神的想着事情。

“敢请问,小兄弟如何称呼?”

“你问的已经够多啰!我给你三秒消失在我眼前。”

思绪被打断,白发少年转头冷冷的看着狂豹,嘴里轻动似乎是在念着不知名的咒文。

狂豹这一惊知道这白发少年又在念起石化咒术,哪敢多问,连忙一手揽起变成石像的冷虎,一手提着巨斧,头也不回的飞奔离开酒店。

见狂豹走后,白发少年轻呼一口气,如果狂豹知道方才白发少年嘴角的颤动是因为害怕,不知会作何感想?

只是这事过后不多久,整个贝利城都知道有个会石化咒术的白发少年,而这神秘的白发少年由于这随手的一记石化术,在贝利城替自己未来的命运埋下不可预知的变数,这却是白发少年当初所始料不及的。

黑夜笼罩大地,进入夜晚的贝利城,雪依旧飘着,不过外头热络的景象已然不在,在酒店二楼小小的房间里头,闪烁不定的烛火把里头人影投射在窗上,早上技惊酒店的白发少年,此时正坐在窗前小心翼翼的翻阅着一本残破不堪的书。

从黑色破旧的书皮可以知道这本书的古老,再看黑色破旧的书皮上隐约可看到锈着金边的六芒星标志。

白发少年虽一脸专注的翻看古书,心里却不自觉咒骂起来,“这死老头说什么这是上古魔道大全,里面尽是一堆奇奇怪怪的文字不说,就算知道是咒文,也好歹标示一下是什么咒文吧!竟然什么标志都没有,我只会念里面的音,有什么用,两天前随便挑一段最短的咒文背下来,没想到这书这么诡异,随着我背完咒文,书上文字也随之消失,更恐怖的是,没想到一觉醒来,头发全变成白色的,害我都不敢再练下去,万一今晚背一背,明天醒来变成老头子,或是头上冒出一只角,不就给人当成怪物。”

“还说什么我是天生的天才魔导士,哼,当魔导士有什么屁用,只能躲起来远远的攻击,还是当剑士好,配合我现在白发酷酷的模样又有型,一日成名一定惹来无数少女的尖叫,再说现今云梦大陆所有的传奇英雄,还没听过有魔导士的。”

“呼,想到今天在酒店发生的事,到现在还存有余悸,还好那个什么豹的没冲上来,也好家在他不知道我的石化术一天只能用一次,不然我早给他的铁斧大卸八块,好在当时随便把他给唬了过去,这烂书,什么上古魔道九级法术,一天只能用一次的魔法有何屁用,还以为当初背的是什么威力超强的咒术,没想到竟然是烂的可以的石化,石化跟冻结还不都是一样,只是想到我随口跟他胡诌石化术三天后就会解除,等到三天后他们发现那个什么虎的石化没解除,那我定给剩下的五只北风怪兽给吞了。嗯!决定了,后天晚上翘头吧,趁着这两天,先多背几个保险,反正一样是死,变的畸形,总比给人砍的好。”

“唉,都是那死老头说什么来贝利城有好康的,结果勒,枉我自命天才,竟相信那种鬼话,现在好啦,一入城就惹上不得了的人物,我看这自始自终都是个骗局,死老头你给我记住,就别再给我遇到。”

白发少年心中虽不断的抱怨,眼睛却也没停过的继续翻阅里面的内容,努力寻找比较好记的咒术,只是他自己并不知每个魔导士在练习魔法之前都必须先跟基本元素精灵订下契约,在订下契约后,基本元素精灵便随之使唤掌控。

而元素精灵在彼此间,有着相生相克的属性,再加上与元素精灵订下契约的魔导士,还要用本身的精供养元素精灵,当然日后随着魔力的修练,精的强化,元素精灵也会随之成长成元素使,所能施展的元素魔法力量自是呈倍数增强,只是到时所必须供给元素使的精也随之倍增就是,所以在云梦大陆寻常魔导士也只会修习两种属性的魔法,也就是跟两种属性相生的精灵订契约,就算是云梦大陆中传说的魔导院的院长与主席日月两名贤者,彼此也只有着四种属性的元素使,这已算是至上古时代修习魔导元素至今的第一第二人了。

而白发少年所修习的石化,却是依照上古魔道透过近似召唤的程序与掌控元素之神订下契约,神与精灵不同之处,在于与神订契约必须献上身体的某样东西,只要施术者献上之后,从此元素之神任召唤者召唤,随着脑念施展咒文,不须如魔导士般吟咒再与自身灵力发出成正比的攻击范围,这也是白发少年能瞬间把冷虎给石化的缘故,只是由于施展神的魔法所消耗的灵力太过庞大,再加上未曾跟其他魔导士一般有着完整的修练过程,在自身灵力的不足加上不知节制自身灵力下,导致他的石化只要使用一次,就会耗尽全身的法力。

而为何被称做魔道而不是神道,除了因为并不是召唤者想献上身体那部分与神订契约就可以,而是由召唤者所召唤的神,自行拿取当然也包括召唤者的生命,再加上上古魔道里头所记载的咒法,乃是当日诸神为让人类有能力抵抗“魔族”所做,里头的毁灭性魔法都是魔导士就算穷极一生锻炼,也无法修习到的毁灭力量,而在上古时代,因为上古魔导传人因为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继而发动上古魔道内的魔法所造成的毁灭,在古书上都有迹可寻,所以魔道之名其来有自。

“咦!这个咒文也蛮短的。”白发少年似乎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开心的看著书上的咒文,嘴里顺着书中所记开始念诵起来,脑袋瓜也不闲着忙着背了起来,高兴之余,他似乎忘了两天前才因为背了石化咒术而导致一夜白发,窗外夜空上的月儿悄悄隐入云中,似乎是不忍心看见白发少年日后的悲惨遭遇。

随着少年默默的背诵这不知名的咒文,当他完整的把咒文给刻在脑海里的瞬间,书中该咒文的古怪文字逐渐隐去,而原本闪烁的烛火顿时暴涨了起来,面对眼前变化,白发少年觉得有趣起来,想到他当初背诵石化咒文的时候是突然间大地不断震动,怎么现在又不一样了;烛火,不,该说是火柱,就这样持续了一刻钟后,又恢复原来的样子,白发少年不觉身上有何异样,收好上古魔道后,躺回床上倒头就睡。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透过窗口,斜洒在床上,原本熟睡的白发少年突然从床上惊醒,只见他在镜台前左转右翻,头发还是一样的雪白,五官手脚也很正常,乍看之下,一切完好如初。

“呼,总算没事。”少年呼出了一口气放下心中的担忧,满意的倒回床上就睡,只是如果他再细心一点,也许他就会发现他少了一样是人都会有的东西,不,该说是生物都会有的东西–心脏,没有心脏能活吗?理论上是不行的,不过神就是神,掌管火焰的赫发斯特斯,似乎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拿走他的心脏却让他活了下来。

叩叩,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正在睡回笼觉的白发少年,心中不耐烦的拖着有点沉重的身躯,往门板走去,“什么事?”白发少年努力装起冷漠的眼神对着侍者,用他觉得很冷很酷的声音问道,白发少年并不知道,以他现在脸色其实就算不须刻意伪装,也已经够臭了。

“先……先生……贝……贝……”侍者看到白发少年冷酷的眼神,想起昨天那瞬间把人石化的恐怖魔法,原本准备好要说的话突然忘词,不禁开始颤抖结巴了起来。

“先什么生,记好我叫奥丁,给你三秒说完,然后消失在我眼前不然……嘿嘿……”奥丁不耐烦的盯着侍者,嘴里则是出言恐吓,都是昨晚担心今早又会畸变而一夜没睡好,现在好不容易安下心来刚躺不久,又给这不长眼的来闹,心中的不耐明显流露在冰冷的脸上。

“呼,奥丁先生,贝利城城主前来拜访你,此时就在楼下等你。”侍者重呼一口气,飞快说完后,不等奥丁回话随之转身就跑,不用三秒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呃,贝……贝利城……城……城主……?”奥丁嘴巴不停喃喃自语,惊讶痴呆的神情早已取代刚刚那刻意伪装出来的冷酷模样。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