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厉柏琛夏千歌现代言情《离婚后,总裁抱着前妻温柔低哄》最新章节阅读_(厉柏琛夏千歌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厉柏琛夏千歌现代言情《离婚后,总裁抱着前妻温柔低哄》最新章节阅读_(厉柏琛夏千歌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离婚后,总裁抱着前妻温柔低哄》

彤小鱼

现代言情 连载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离婚后,总裁抱着前妻温柔低哄》,作者是“彤小鱼”。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柏琛,你和千歌都已经结婚两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得考虑考虑要个孩子了。”一晚上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公柏琛,原来他在爷爷的书房里。她知道偷听人讲话很没有教养。鬼使神差,她挪不开脚步,想要听一下柏琛会如何回答...

来源:常读   主角: 厉柏琛夏千歌   时间:2022-11-20 00:13

《离婚后,总裁抱着前妻温柔低哄》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离婚后,总裁抱着前妻温柔低哄》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厉柏琛夏千歌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彤小鱼”,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两年前,她却和他离婚了白莲花们拍手叫好四年后,厉柏琛死皮赖脸地缠上她“老婆,什么叫不熟,孩子都生三个了”从此,追妻火葬场…

第1章

南城,厉家。

夏千歌正好上楼请爷爷下去,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走到书房门口,门半掩着,她正准备敲门。

书房里传来爷爷语重心长的说话声。

“柏琛,你和千歌都已经结婚两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得考虑考虑要个孩子了。”

一晚上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公柏琛,原来他在爷爷的书房里。

她知道偷听人讲话很没有教养。鬼使神差,她挪不开脚步,想要听一下柏琛会如何回答。

随后,一个冷漠无情的声音传来,“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不配生我厉柏琛的孩子。”

千歌温婉的脸上,顿时煞白,那颗破碎的心迅速降至冰点。

没想到,厉柏琛再次补刀,还显得极为不耐烦。

“爷爷,按照你们的意思,我娶了夏千歌,但是生孩子这件事,我办不到。今天我郑重和你说明一下,我和夏千歌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说完,厉柏琛就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走。

厉成墨彻底被激怒了,大声地骂起来“你这个臭小子!翅膀硬了!”,随手就把手上的拐杖朝门口丢去。

听见往外走的脚步声,她慌忙躲进旁边的客房,因为走得太急,被门把重重划过。

她忍着疼痛,不敢发出声音,心里的委屈再也藏不住了,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出来。

三天前,她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折磨。

最近总是干呕不适,于是到医院检查,最后被告知怀孕了,她喜极而泣。

拿到妊娠单的时候,她想要给厉柏琛一个惊喜。

却没想到,惊喜还没送出去,自己先收到了一个惊吓。

她的手机收到了一张妊娠通知单,孕8周,是她老公厉柏琛的白莲花安可发过来的。

同时,还附带了安可的夺命嘲讽——

“夏千歌,你还不承认自己失败吗?你嫁给柏琛两年他都没有爱上你。”

“嫁入豪门又怎样?你也就仗着爷爷给你撑腰,守得住他的人,却守不住他的心。换做我是你的话,早就消失了,这么卑微的活着,也就你夏千歌能够做得出来。”

“爷爷向来最看重孩子的,等柏琛和你离了婚,我就不相信爷爷还会阻挠我进门。”

安可的话语中,满是挑衅和幸灾乐祸。

夏千歌,是喜欢厉柏琛没错。可她也是结婚后才知道,厉柏琛心有所属。

新婚第一天晚上,自己就独守空房。她的老公,却和当红花旦安可成双入对,完全不顾及自己已婚的事实。

那时的她,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与憧憬,她想为他生两个孩子,自己把工作也辞了,专心在家当全职太太,就想让他无后顾之忧在外面打拼。

可笑的是后来两年……

她被彻底打脸了,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这个孩子也是一次意外才有的。

厉柏琛在楼下巡视一番,没看到夏千歌的身影。

不一会,他就找到书房旁边的客房,听见门被用力地推开。

夏千歌感觉到危险来袭,她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随手把眼泪擦了擦。

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一个阴沉着脸的男人走进来,那正是自己的老公厉柏琛。

他冷傲无情,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袖口银色袖扣泛着冷光,对夏千歌他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一进来就很不客气地掐住她的下巴。

“夏千歌,你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仗着爷爷为你撑腰,怂恿他来催我和你生孩子,这两年你的手段是越来越有进步了!”

夏千歌正准备要开口,厉柏琛接着说,“两年前,你就用下三滥的手段,爬上我的床,算计我做了厉太太,怎么?现在又想母凭子贵,想要生下孩子,赖在厉家一辈子?”

夏千歌脸色煞白,用力地咬住嘴唇,“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没有!”

“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敢狡辩!你若没有?怎么会躲在这里,分明就是做贼心虚,偷听了我和爷爷的对话。”

夏千歌张了张嘴,无力反驳,此时就算自己身上长满嘴巴,也说不清楚。

厉柏琛瞧着她那个楚楚可怜的模样,一脸鄙夷。

“偷听了也没关系,省得我浪费口舌,再和你说一遍。我的态度,你再清楚不过。想和我生孩子,你,夏千歌,不配。”

此时的厉柏琛就像地狱里的魔鬼,他的话就像一块又一块的刀片,在夏千歌心里来回的切割着,再痛,她也要忍着。

她的指甲已经深深地嵌进自己的手心,却浑然不觉得痛。

夏千歌是一个聪明的人,结婚第一天晚上,她就知道了,厉柏琛不爱她。可是,原来他也只是用冷漠来对抗自己。

像今天这样,宛如一只咆哮的狮子,对自己进行战斗,还是第一次。

当他对自己反复说“不配”两个字的时候,夏千歌感觉那些话就像万箭穿心一般向自己射过来。

两年了,自己小心翼翼地,尽职尽责做着厉太太的本分。

她傻傻地以为,日久可以生情,只要自己一点一滴的付出,有朝一日定能捂热他的心。没想到,两年,六百多天,他只是比当初更厌恶自己了。

可是,她心里不甘心,对他依然存在执念。

想着马上就要分道扬镳了,她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柏琛,这两年,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丝丝,一秒?”

问出这个问题后,夏千歌觉得自己很好笑,这分明就是自取其辱,她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可是,她还是想听到他的答案。

当下,厉柏琛觉得她很奇怪,没有大哭大闹,却问了一个这么明知故问的问题。

他也不准备正面回答,他既冷漠又不屑地回答道,“你觉得呢?我的厉太太!”

其实,问出这个又傻又蠢的问题,夏千歌就是想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答案,情理之中,意料之中。只是,自己在自我麻痹,像鸵鸟一样不肯面对现实。

如果他的回答是肯定的,哪怕他回答的时候有一丝迟疑,她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和小三斗争到底。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