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晏习帛穆乐乐现代言情)_晏习帛穆乐乐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晏习帛穆乐乐现代言情)_晏习帛穆乐乐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

花惊鹊

现代言情 连载

热门新书《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花惊鹊”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说完她赌气坐正身子,不再看晏习帛的脸色。回家的路上,两人谁也不理会谁,车子一路安静。明明,晏习帛能感受到穆乐乐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他,但是倔强的千金小姐低不了那个头,以至于最后下车,她生气的下车都在摔车门。穆乐乐回家,发了一通邪火,就回卧室睡了,而晏习帛送回穆乐乐,又离开了...

来源:常读   主角: 晏习帛穆乐乐   时间:2022-11-19 23:55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小说介绍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晏习帛穆乐乐,是网络作者“花惊鹊”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嫁给那个处处看自己不顺眼的死对头于是,婚后的她日日夜夜都想离婚,一作二闹三上吊!逛酒吧,给某人戴绿帽,甚至亲手递上离婚协议“你这么帅,…

第8章

他眼神深邃的和穆乐乐的视线对视,他替穆乐乐回答,“你不相信。因为你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好人,只有晏习帛是坏人。”

穆乐乐心中微微生起火气,她抿唇承认,“没错,你说的话我都不相信。世界上所有人都是好人,只有你不是。”

说完她赌气坐正身子,不再看晏习帛的脸色。

回家的路上,两人谁也不理会谁,车子一路安静。

明明,晏习帛能感受到穆乐乐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他,但是倔强的千金小姐低不了那个头,以至于最后下车,她生气的下车都在摔车门。

穆乐乐回家,发了一通邪火,就回卧室睡了,而晏习帛送回穆乐乐,又离开了。

傍晚,晏习帛才回来,他回到婚房,见到被窝中,胳膊撑着头,玩儿手机,无所事事的穆小千金,又没搭理她。

晏习帛是能治了穆乐乐所有骄纵脾气的人,她越是拉不下脸面,晏习帛就越能逼着她低头。

“晏习帛。”

“嗯?”晏习帛停下脚步,看着床上穿着红色真丝睡袍的女人。

穆乐乐从床上坐起来,“典典到底谁的孩子?”

晏习帛“不知道。”

“真不是你的?”穆乐乐还是有点不相信。

晏习帛看着她探究的视线,没说话。

他清楚的知道,这位千金小姐什么脾气——说的话不是她想听的,她就会否认这是假的。

穆乐乐想到下午两人的不愉快,故而撅着脸,不乐意的表明态度,“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行了吧。”

“五年前,我只陪着她做了一次产检,她先天性心脏病不适合要孩子,结果她不知道和谁在一起,偷偷怀了个孩子。孕检时发现,典典也遗传了她的病。

她当时六神无主,只好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不知道你当时怎么发现我的,为什么不上前质问我,而是暗中仇恨我五年。”

穆乐乐心虚,想到她和晏习帛的过往,自己竟然误会了五年。

“那照你这么说,典典也有先天性疾病?”穆乐乐关心道。

她想到那个小屁孩,看起来生龙活虎的,明明很健康。

晏习帛点头,“有。孕检已经查出来了,但是我和孩子没任何关系,无权干涉他的出生,最后许珞还是冒着危险生下了他。”

穆乐乐不理解,“为什么啊,孩子不健康,还要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遭罪。那典典的生父就一直没出现过吗?”

晏习帛坐在床尾,“没有,许珞和典典这些年的花费,基本上都是我资助的。”

这次穆乐乐没那么大抗拒了,不知道为何,听到晏习帛和那一对母子没关系,她心都宽阔了不少。“你要是不资助,她们娘俩日子都过不下去。”

晏习帛嘴角淡笑,他起身问“还有想知道的吗?”

穆乐乐犹豫了一下,问他“为什么许珞说我是她们都羡慕的人?”

晏习帛看着那张求知的小脸,喉结滚动,沉默片刻,“大概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爱你吧。”

穆乐乐努嘴,“嗯,我也觉得,我爷爷最爱我。”

晏习帛笑了一下,他的笑容被穆乐乐一瞬不瞬的望着。

其实,晏习帛一直都很好看,穆乐乐当年就有过一段时光喜欢他。

上学的时候,他就是很多女孩子们暗恋的人,奈何他比较冷傲,谁都不搭理。

给他送的情书,他直接当着人家面扔垃圾桶里。

后来因为他,穆乐乐身边多了许多朋友,都是想通过她,认识晏习帛。还有的通过她,给晏习帛送情书。

那时候的穆乐乐一直活在晏习帛的光环下,明明她才是穆家的小千金,却像是被众人踩着去拜佛的石头,晏习帛是那个众人喜欢的佛。

再后来,晏习帛长大,进入穆氏集团,从基层一步步高升,到最后,成为穆氏集团的总裁。

别人都羡慕穆乐乐有个厉害的哥哥,她却在时刻提防着晏习帛狼子野心觊觎她的家产。

晏习帛回望着看他失了神的女孩儿,走到前,伸手点了下她的脑门,“又跑神了。”

“晏习帛,我和你说了多少年了,不许再点我额头了!会长不高的。”穆乐乐打了他手背一下,大声道。

晏习帛轻笑,他去了趟衣帽间,拿着睡衣又去了浴室。

周五那日,穆乐乐破天荒的再次陪着晏习帛去了医院,她解释,“我是因为之前误会许珞,良心上过意不去,并不是知道她今日手术,特意去陪她的。”

晏习帛看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女人,笑着说“嗯,我什么都没说。”

穆乐乐又高傲的带上墨镜,心虚的背对着晏习帛。

到了医院,还没开始手术,许珞就已经开始托孤了。

“习帛,乐乐,如果我手术有个好歹,你们能不能替我照顾典典,这两天我和他讲了许多,他很乖的,很听话,有吃有喝就知足了。”

晏习帛不悦,穆乐乐直接犀利开口,“你自己生的儿子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干什么给我和帛哥找麻烦。不就是一场小手术,至于要死不活的吗?

你当初鼓足了多少勇气把他生下来的,这次你就还鼓足勇气活下来。你要是有个好歹,你儿子也是孤儿院的命。我可没那么大的善意,半路接手毫无关系的孩子。我自己还没当妈呢!”

晏习帛开口“乐乐没恶意,只是爱说狠话。但是你把典典带到世上,就要为他负责。这次给你主刀的大夫都是专家,成功的几率很大。许珞,你给典典做个好榜样,以后他也要治这个病。”

许珞望着幼小的儿子,心中酸涩,“我会的,我还要照顾我的儿子。”

护士推着许珞进手术室前,穆乐乐不会抱小孩,但是她双手像是拖麻袋似的,拖着典典让她站在病床边看许珞。

“看到没有,这是你儿子,你要是不管他了,可没人替你去爱他。”

虽然穆乐乐说话不好听,但许珞还是感受到了穆乐乐的善意。

“谢谢乐乐,这几日典典要麻烦你和习帛了。”

说完,她被推入了手术室。

穆乐乐也放下了小屁孩,晏习帛在一边笑着说“七年了,没再听你喊过我帛哥。”

穆乐乐迷惑脸,“我刚才喊了?”

典典实诚的带头,“穆妈妈喊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