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情缘了:前夫,请让路)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情缘了:前夫,请让路)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

司七月

现代言情 连载

热门小说《情缘了:前夫,请让路》是作者“司七月”所著。小说精彩截取:听着女儿清脆悦耳的笑声,卿越也跟着笑起来。“拉的好,拉的妙!哪个做父母的,不被自己孩子拉几次!”卿越心下很解恨,让慕亦宸出轨,对婚姻不忠!小诺心活该拉他!连自己女儿的臭臭也嫌弃,难道只有顾念夕生的孩子不嫌弃吗?慕亦宸本想回主卧洗澡,到了主卧门口又转身去了书房。在他的脑子里不住徘徊着“我们已经分手了”...

来源:常读   主角: 慕亦宸吴兰   时间:2022-11-19 23:35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小说介绍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是作者大大“司七月”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慕亦宸吴兰。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结婚两年,她不仅没有等到他的海誓山盟,还直接迎来了一场背叛婆婆为了留住孙子,竟然要小三跟她住同一屋檐下一纸离婚协议,她心灰意冷,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走了之四年后强势回归,手中…

第7章

这句话好像平地惊雷,让慕亦宸的脸色顿时暗黑如墨。

恶狠狠瞪向洗手间的方向……

正在帮女儿洗澡的卿越,觉得后背袭来一股阴风,回头看去,只看到慕亦宸愤然上楼的背影。

想到慕亦宸令人发指的洁癖,卿越幽幽叹口气,有些哭笑不得。

“诺诺呀诺诺!爹地好不容易抱你一次,你怎么能拉在爹地身上呢?”

小诺心听不懂,戳着泡泡,咯咯咯的笑起来。

听着女儿清脆悦耳的笑声,卿越也跟着笑起来。

“拉的好,拉的妙!哪个做父母的,不被自己孩子拉几次!”

卿越心下很解恨,让慕亦宸出轨,对婚姻不忠!

小诺心活该拉他!

连自己女儿的臭臭也嫌弃,难道只有顾念夕生的孩子不嫌弃吗?

慕亦宸本想回主卧洗澡,到了主卧门口又转身去了书房。

在他的脑子里不住徘徊着“我们已经分手了”几个大字。

这句话后面用的是逗号,明显短信还没有编辑完。

那女人接下来还打算编辑什么内容?

他们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发如此暧昧的短信?

慕亦宸气得脸色铁青,再顾不上洗澡的事,给助理钱川打电话,让他调查那串号码的主人到底是谁?

“我只给你两分钟,我要那个人的全部资料!”慕亦宸低吼一声,一把挂了电话。

他用力撕扯了一下衬衫领口,露出一片健康的蜜色肌肤。

他在书房里来回暴走,想到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爱来爱去,只觉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敢绿他慕亦宸!

那个死女人活腻了!

慕亦宸从来没有如此生气,如此失态过。

恨不得现在就将卿越大卸八块。

但他做事向来谨慎,不容出错,必须拿到有力证据,十拿九稳再动手。

钱川很准时,两分钟一到,当即打来电话。

“号码的机主是白夜。”

钱川的话,让慕亦宸一怔。

“白夜?”

“对!慕少,是您的大舅哥白夜,少奶奶的哥哥!康寿医院脑外科的主治医师白夜。”

紧接着钱川开始念,白夜从上小学到博士毕业的各种学霸获奖,还有在医学界获得的各项荣誉,被誉为医学史上最年轻的天才等等。

慕亦宸没有心思听这些,一把挂了电话。

那个女人为何给自己哥哥发那种短信?

唯一能解释得通的是,白夜是那个女人和野男人的中间桥梁。

做的如此隐秘,他们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慕亦宸一直待在书房,下午才出来。

脸色黑如滴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祖奶奶派孙妈过来,让他们一家三口晚上去主宅那头用晚餐。

主宅距离他们居住的四层别墅,步行只要十分钟。

慕家一大家子人,包括慕亦宸的两个姑姑,大姐家,都住在这片慕氏庄园。

用祖奶奶的话说,她还没死,慕家就不能分家。

就算慕家人,各怀鬼胎,没有表面那么和气,在祖奶奶的威严镇压下,大家也都乖乖住在这里。

卿越一路抱着女儿,心情有些忐忑。

去了主宅,避免不了会看见顾念夕,一想到顾念夕的肚子,心房一阵涩痛。

抬头看向大步流星走在前面,逆光而行的男人,夕阳仿佛在他身上镀上一层金辉,耀眼得刺目。

还不到主宅门口,顾念夕一脸灿笑迎上来,亲昵挽住慕亦宸的手臂,拉着他往里走。

“亦宸,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顾念夕娇嗔说,完全当卿越是空气。

慕亦宸用眼角余光,瞥了卿越一眼。

见卿越没什么反应,始终抱着女儿低头仔细脚下的路,心情烦郁起来。

他没有抽回被顾念夕搂着的手臂,黑着一张俊脸说。

“有点事耽搁了。”

顾念夕拉着慕亦宸率先进门,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旁若无人地有说有笑,完全将卿越当透明人。

顾念夕拿起一个青桔子,让慕亦宸帮她剥皮。

“亦宸,人家手指受伤了,最近又偏爱吃酸,这种青桔子皮最硬,你帮我剥开好不好?”

顾念夕将“偏爱吃酸”几个字咬得很重,故意刺激卿越。

慕亦宸居然真的帮顾念夕剥桔子!

还细心将桔瓣上的白丝剔除干净,才递给顾念夕。

顾念夕更过分,张着红唇,非要慕亦宸喂她吃。

慕亦宸竟然真的喂了!

卿越被眼前的画面刺痛双眼。

平时在家里,都是她帮慕亦宸将桔瓣上的白丝全部剔干净,放在小碟子里递给慕亦宸。

而在顾念夕这里,情况完全相反,慕亦宸成了那个剥桔子的人。

卿越再也看不下去,牵着小诺心的手,准备去楼上探望祖奶奶。

小诺心忽然挣开卿越,倒腾着两条小短腿,喊着“粑粑”扑向慕亦宸。

圆滚滚的小身子,硬生生挤在顾念夕和慕亦宸中间,趴在慕亦宸的大长腿上宣示主权。

仿佛在说,“爹地是我的,坏女人不许抢!”

卿越想要抱走女儿,免得打扰别人秀恩爱,被顾念夕拦住。

“落雪,就让诺诺在这吧!我很喜欢诺诺,我也要和诺诺多多沟通感情!”

卿越听出顾念夕话里的意思,当着她这个亲妈的面,顾念夕就已迫不及待想当诺心后妈了!

“沟通感情就不必了!顾小姐经常出去拍戏,短则数月,长则一年半载。诺诺还小,就算你沟通好感情,也会很快忘了你。”

“倒不如不沟通,免得浪费顾小姐宝贵的时间!”

卿越将吴兰刺激她的话,原封不动还给顾念夕。俯身去抱女儿,又被顾念夕抢了先。

“诺诺,阿姨抱抱。”

小诺心抱紧慕亦宸的大长腿,说什么不肯放手,还对顾念夕“咿咿呀呀”大声喊。

大家虽听不懂英语,但都看出来,小诺心不喜欢顾念夕。

“看来我女儿不喜欢你,你还是离我女儿远点吧!”卿越推开顾念夕,抱起诺诺转身要走,又被顾念夕拉住手臂。

“落雪,你好像对我有敌意,我做错什么了吗?”顾念夕一脸无辜问。

卿越扫了眼慕亦宸。

他自从早上到现在,脸色一直不好,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眸子里凝着摄人的冰凌,一言不发像一尊雕像。

卿越如鲠在喉,深吸一口气,挥散心底的不快,正声道。

“顾小姐误会了吧!我和顾小姐又不熟,就算顾小姐做错什么,和我也没关系!”

卿越故意将最后几个字加重语气,就是要慕亦宸清清楚楚听见,她林卿越根本不在乎他和顾念夕之间的龌龊事。

果然,慕亦宸抬眸看向卿越。

那眼神冷得仿佛能将周围的一切冻僵。

卿越虽然心底发怵,依旧一派坦然无畏。

“那就好!我还以为我做错什么,惹你不高兴了呢!对了落雪,你昨天做的红烧鱼不错,我很喜欢吃,你再给我做一次好吗?”顾念夕笑盈盈说。

随即又压低声音,用只有和卿越能听见的声音说。

“孕妇多吃鱼,孩子才聪明,你应该会帮我做的对吧?”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