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完整版在线阅读_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完整版在线阅读

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完整版在线阅读_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完整版在线阅读

《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

青阶步

古代言情 连载

经典小说《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是网络作者“青阶步”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每一年花开的日子总馋馋地抬头望着一树梨花,催促着奶娘把淮盐,八角,花雕,五味子都买好,等上个把月就能吃上酸甜可口的梨花蜜饯。偏偏这个老妈子是个慢郎中,有时候催急了她也只是轻轻地回答:“明儿就去,明儿就去......”而现在,梨花又开了。祖父闲暇的时候,总会停下脚步,到梨香榭坐上一坐。祖父说,看见梨花...

来源:常读   主角: 顾司司顾玖   时间:2022-11-19 23:04

《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是作者“青阶步”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顾司司顾玖,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她是顾家长房嫡女,是不可多得的经商奇才,一次意外,他误闯入他的府中,偷看到了沐浴中的他从此被这恶魔缠身,百般利诱他说:“府上有万金,只要大小姐愿意……”后来,他又说:“国库…

第6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白雪白的梨花正开得灿烂,如同层层叠叠的雪花片儿,即使同是白色,但这一重与那一重居然也有不同的。

最难忘那月下梨花,梨花溶溶月朦胧,月下佳人清袖舞。

只有顾司司不解风情。每一年花开的日子总馋馋地抬头望着一树梨花,催促着奶娘把淮盐,八角,花雕,五味子都买好,等上个把月就能吃上酸甜可口的梨花蜜饯。偏偏这个老妈子是个慢郎中,有时候催急了她也只是轻轻地回答“明儿就去,明儿就去……”

而现在,梨花又开了。

祖父闲暇的时候,总会停下脚步,到梨香榭坐上一坐。祖父说,看见梨花,就会想起故人。

满园的梨花随风飘落,隐隐透着雪白的高洁。

一个身穿芙蓉兰花锦缎的妙龄女子正坐在中庭的八仙凳上,一针一线细细地刺绣着什么。她的心思全在那方锦帕的亭台楼阁上,风吹过她如花的面庞,摇动翡翠飞星步摇,发出悦耳的响声。她全然没有发现顾司司已经蹑手蹑脚地绕到身后,一双稚嫩的手蒙住了眼睛。“锦瑟姐姐,猜猜我是谁?”

“嗯?让我想想……哎呀,猜不出来啊。”顾锦瑟放下手中的刺绣,抚过那双小手,把一脸天真的顾司司拉到跟前。“又跑哪里去了,一天到晚不见人?”

顾司司硬是不回答她,只是故作赌气地把身子一转,背对妙龄女子“锦瑟姐姐你骗人,早就知道是司儿了。”

“那么就得怪我们的司儿了。”该女子掩嘴一笑,风情全在眉间流露,发丝因顾司司的打闹有点松脱了,柔弱地垂在耳边,我见犹怜。

“明明是锦瑟姐姐的错,怎么怪起我来了?”顾司司假装委屈的样子,腮鼓子涨涨的,就像求糖果的稚童,让人不忍欺负。

“说了你多少次了,倒是一点女儿家的形象都没有,活脱脱一市井孩童。”顾锦瑟为她整了整皱巴巴的衣衫,刹那间看到裙摆的活结,了然于心。顾司司身上散发的幽香阵阵袭来,惹得顾锦瑟不由自主停下手中的活儿,望着眼前清澈如水的眸子,轻轻地吐出“你说顾府里称我为姐姐的能有什么人?而且醉梦檀香只有长房才有,你叫我如何猜不着?”

“长房才有?”顾司司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

“ 那你可曾在二房三房闻到?这醉梦檀香,不是人人都能熏得着。”

“还不就是一股熏香么?姐姐要是喜欢,明早司儿唤奶娘送到姐姐房间去。”顾司司眨着眼睛,显然没有觉察顾锦瑟话里的酸涩。

“司儿,不……”顾锦瑟连忙制止,望着眼前永远长不大的司儿,叹了口气,低低地说了一声“司儿,你还小,不明白。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醉梦檀香与其他香味的分别。”

顾司司怎么会明白,她最喜爱的姐姐心中藏着另一个世界。

别人闺阁儿女的刺绣,不外乎孔雀鸳鸯,而她胸怀亭台楼阁。她想继承顾家的羽纱帛,就意味着必须断情绝爱,一生不能出嫁。

顾家女子继承羽纱帛技艺,顾家男儿往往负责经营。为了不让外姓人窥探羽纱帛的秘密,每一代继承羽纱帛的顾家千金,注定一生无伴。

顾锦瑟深知顾司司志向不在羽纱帛,便不把她看作竞争对手,相反,每当她望着她最年幼的妹妹,便如同看见八年前的自己。

但顾锦瑟什么都不提,只是怜爱地看着她的司儿,把她凌乱的发辫解散,细细地梳理,结上红缎锦花帯,映着顾司司天真无邪的脸庞,如同雪中红梅,蓄势待放。

“长小姐,西厢赵先生求见。”回廊传来一阵遒劲有力的声音。

“哎呀,赵老头还是找到这里来了!”顾司司顿时惊慌失色,连忙躲在姐姐身后。

“司儿,你……”锦瑟姐姐正想说什么,抬头发惊觉负责府上小姐少爷读书认字的先生——赵越已经站在回廊等候,躲避显然已经来不及,她只得整理了一下刚才被顾司司扯乱的下裙,款款地上前,道了一句“先生,有请。”

赵越也是一惊,连忙拱手“见过二小姐。方才老爷问道长小姐的《诗经》念得如何,我这才想起长小姐今天又没到镂心阁。这不,来梨香榭寻人来了。”那双如鹰犀利的眼睛,扫视了大厅,最后落到顾锦瑟身后。

“司儿,先生说得可是实话?怎么不好好在镂心阁待着,爹爹让你背诵的诗文可都背好了?”顾锦瑟回头望着躲在身后的人儿,把顾司司从身后拉出“司儿,还不向先生赔罪?”

顾司司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气氛尴尬。顾司司赫然发现平日和蔼的先生眼中一点一滴地消耗耐性。原本私塾先生是不允许进入小姐闺阁的,但由于顾司司天性顽劣,每每为了躲避颂词对句,黏在梨香榭不肯出来。府上婢女又劝不动,头一两次还能让飞雪软硬兼施地带走,时间长了实在没法子,赵越又是顾家两代的老私塾先生,连爹爹都尊称一句“老先生”,所以赵越能有如此特权。

顾锦瑟早就料想到这一局面,连忙转身,没话找话“先生,你刚才说司儿在念《诗经》,不知念到哪一篇了?”

说得这方面,赵越眼睛一下子发亮,连忙答道“是《诗经·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顾锦瑟吐气如兰,缠绵之态绕转舌尖。

“看来二小姐越发长进了。”赵越眉头舒展,手中的折扇不知何时已悄然打开,上面题道——“翰林意气”,笔法强劲有力,飘逸之态犹如飞龙在天。

“ 不若今天就让本小姐教他?要是先生信得过锦瑟……”顾锦瑟望了望站在原地的顾司司,话锋一转。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