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霍明朝霍寒辞现代言情(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全集在线阅读

霍明朝霍寒辞现代言情(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全集在线阅读

《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

二十四桥

现代言情 连载

看现代言情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二十四桥”写的《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精彩截取:之前霍明朝从来不会管这些事,所以报告能不能过审核,全看池鸢自己。然而因为昨晚那一巴掌,霍明朝把私人恩怨牵扯进来,故意打回了报告。报告涉及到有关利华公司的收购问题,而且池鸢此前早就和利华的负责人见过面,这个紧要关头交不出竞标书,对霍氏的名誉,对她本人都是很大的影响。池鸢咬牙,打了霍明朝的电话,传来的却...

来源:常读   主角: 霍明朝霍寒辞   时间:2022-11-19 22:10

《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夫人,霍总又在自作多情了》,是作者“二十四桥”写的小说,主角是霍明朝霍寒辞。本书精彩片段: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竭尽一切所能扶持的男友竟然会背叛她,让她颜面扫地为了报复,她将目标转向了渣男的小叔当渣男还想让她对他出轨的事妥协道歉之时,小叔带着她出现在家族晚宴上:“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未来…

第8章

去公司的路上,池鸢气得咬紧了腮帮子。

一是因为脸疼,二是因为昨晚在桌子上趴了一夜,身体不舒服。

胡露看到她来,连忙递过一堆文件,“池鸢,总监昨晚把你之前的报告打回来了,现在利华公司一直在找我们要竞标书,明早九点之前如果不交出去,就会被视为放弃竞标。”

胡露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埋怨。

之前霍明朝从来不会管这些事,所以报告能不能过审核,全看池鸢自己。

然而因为昨晚那一巴掌,霍明朝把私人恩怨牵扯进来,故意打回了报告。

报告涉及到有关利华公司的收购问题,而且池鸢此前早就和利华的负责人见过面,这个紧要关头交不出竞标书,对霍氏的名誉,对她本人都是很大的影响。

池鸢咬牙,打了霍明朝的电话,传来的却是熟悉的女声。

“他在洗澡。”

是池潇潇的声音。

池鸢深吸一口气,“我不管他现在在做什么,如果半个小时之内不到公司,这份报告我会直接交到顶层办公室。”

池潇潇不懂这些,昨晚她故意没把自己去池家的事情告诉霍明朝,霍明朝回到别墅发现她不见了,果然去找了池鸢麻烦。

池潇潇的嘴角弯了起来,“半个小时啊,那你等着呗。”

电话被挂断,池鸢抬手就设置了半个小时的倒计时。

胡露也听到了那边女人的声音,特别是那句暧昧的在洗澡。

她的目光同情,不屑,最后变成了轻嗤。

“池鸢,我们也不想催你,但收购利华是部门的短期目标,因为你的私事儿被耽搁,整个部门的努力都会付之一炬。”

明明这件事是霍明朝的责任,但因为霍明朝是霍家人,是皇家国戚,没人敢拿他开刀。

所以池鸢这个在众人看来没什么背景,又加上是被霍明朝厌弃的未婚妻,自然成了背锅侠。

现在霍总亲自坐镇霍氏,但凡有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就会引起他的注意,连累的确实是整个部门。

池鸢无视周围的目光,坐在椅子上等着霍明朝的电话。

不到十分钟,霍明朝确实打电话过来了。

“池鸢,你写的有关利华的报告,我很不满意,所以打算让胡露接替你的位置”

霍明朝对公司不上心,但因为他的身份,他对部门里的每个人都有一票否决权。

“霍明朝,私人恩怨就是私人恩怨,上升到公司有意思么?我们前期派了那么多人去利华调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池鸢,这是你的问题。”

霍明朝的语气轻飘飘的,甚至有些恶劣,“自食恶果。”

池鸢深吸一口气,拿着桌上的报告,直接起身去了顶层。

部门里的其他人都有些惊讶,知道她要做什么后,眼里露出了轻嗤。

*

简洲看到她来,并未表现出任何异色,“池小姐,总裁正在开会。”

池鸢想就在这里等着。

利华那边催得急,霍明朝根本就不在意竞标能不能成功。

“总裁的会议会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三点后会有一个海外视频,视频会议持续到七点,七点半将准时出发去参加一场慈善晚会,九点才回家。”

简洲一边翻着行程表,语气尽责尽职。

末了,推推金丝边眼镜,“晚上九点之后,总裁才有时间。”

这话没其他含义,但池鸢还是听出了那么一点儿微妙的旖旎。

脸颊顿时有些发热。

“我可以要一个他的联系方式么?”

利华的事情必须亲自和霍寒辞谈谈。

“抱歉,没经过总裁允许,我不敢擅自做决定。”

一句话,浇灭了池鸢涌起来的所有念头。

她在心里嘲笑了自己几句,这位叫简洲的助理,并未对她有任何不同。

在他看来,池鸢和所有人是一样的。

甚至今天亲自来顶层,已经越界了。

就算是霍氏员工又怎么样,只要没达到管理层这个位置,想见霍寒辞都是要预约的。

利华这样的小公司收购,连那笔收购费都还达不到要向上面申请的标准。

她拿着这份报告来找霍寒辞,简直是贻笑大方。

意识到这一点,池鸢也算是彻底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她只是霍寒辞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床伴,至于那句罩着她,不过是男人在床上的荤话。

又想起昨晚自己那份可笑的举报信,她没来由得觉得羞耻。

她将报告书放进包里,轻轻点头,转身进了电梯。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