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温黎傅禹修小说推荐(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_《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温黎傅禹修小说推荐(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_《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

温黎

傅禹修 小说推荐 温黎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温黎”的一本书《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讲述了​从寻璜记回慕家的路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满打满算都是要二十分钟的时间。整个城市灯红酒绿,整个城市的迷离欲望在入夜之后越发的放肆,为了避免打扰到车内的两人,所以司机选择的路段都是最为僻静的,车速也放的十分平缓。保证了车内两人相处的绝对安静。“吃点东西,折腾一晚上了,你不饿吗...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温黎傅禹修   时间:2022-11-14 18:17

《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温黎”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温黎傅禹修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刚才进门的时候慕辰屿就觉得有些奇怪,温黎回到慕家的时候什么人都没带,这身边平白无故的出现了保护她的人而且这人看上去来头还不小就冲着这人敢抓着他的手腕,便能够…

《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免费试读51 二十年前,慕夫人的确生下了一名女婴

黑色的车子行驶在笔直的路面上,入夜十二点的时间,道路两旁别说没什么人影就连车子都没有,只有道路两侧的路灯还在卖力的工作。

后车座内昏暗的车灯亮着,温黎坐在左边,傅禹修坐在右边,两人中间的升降台面上放了水果和蛋糕。

无论是从摆盘还是制作来看,都是很精致的小点心,车子内是密闭的空间,一股淡奶油的味道总是萦绕在温黎鼻尖。

斐然坐在前面副驾驶的位置,身后黑色的挡板将整个车子分成了两个空间。

从寻璜记回慕家的路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满打满算都是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整个城市灯红酒绿,整个城市的迷离欲望在入夜之后越发的放肆,为了避免打扰到车内的两人,所以司机选择的路段都是最为僻静的,车速也放的十分平缓。

保证了车内两人相处的绝对安静。

“吃点东西,折腾一晚上了,你不饿吗。”傅禹修指尖将精致的碟子往温黎那边推了推。

鼻翼间那股乳糖的味道更加的清晰了,温黎眉头微动,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是你喜欢的味道,刚刚才做的。”

白色的碟子里是一块白色的奶油蛋糕,上方放了几个蓝莓点缀,看上去极其精致。

傅禹修看到她严肃的模样,支着下巴一直盯着她。

过去了两分钟之后,身边的女孩子终于弃了正襟危坐的模样,端起蛋糕吃了起来。

看到她精致的眉间带着的喜悦,傅禹修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

果然,她极其喜欢甜食,尤其是添加了乳糖的甜食,所以对待奶油蛋糕这样的东西,她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的。

傅禹修自然也看得出来,在她身上并非全然都是冷漠不近人情的模样,也还是保留了原本女孩子该有的娇憨。

“听鹿闵说你很厉害,这一晚上收入颇丰。”

感受到甜腻的味道在唇齿间漫开,温黎心情都跟着好了许多。

“还可以,就是比寻常人多看了几本书,多走过几个地方而已。”

见多识广,能够是一个人最大的本事,温黎从前有事儿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扎到各地的跳蚤市场,这样的经历之下也学了不少的本事。

今天晚上都算是用上了。

“很厉害。”男人夸了句。

“药吃下去之后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温黎侧目看了眼被傅禹修放在手边的竹筒。

他下车的时候身上都带了那抹浅浅的药草味,这人是将竹筒带在身边很长时间才会有的味道。

“我还没吃呢。”傅禹修手腕反转,竹筒横放在他掌心的位置。

“没吃你带在身上。”温黎吞下最后一口蛋糕,心满意足的将盘子放在了一旁。

“温水送服。”她提醒了一句。

傅禹修看了眼竹筒,煞有其事的再望向身边的女孩子,“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温黎没说话,他接着说下去。

“你看上去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实际上却又谨小慎微,这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赌石的时候自信飞扬的模样,举牌拍下玉璧的时候毫不犹豫,这就足以证明了她是个极其自信的人。

可是给他治病的时候,却没了那股胸有成竹的气势。

“你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有些日子了,算起来,也应该三年了。”

她心里的那些猜测已经坐实,要解开自己当年的毒素,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是难事。

不过她心里更在意的是一点,这南乔是被什么人下的毒,那些人又是如何得到的这些毒素。

这才是现在温黎最想查清楚的事情。

“按照我的方子吃下去,其余的你不用操心,我会把你治好。”

其余的,她再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车子很快到了慕家门口,漆黑的夜幕之下,整个院子里的灯光都是亮着的。

雕花铁栏大门紧闭,门内路灯照射出了一片亮堂的地方。

斐然拉开了后车门,安静的站在一旁。

温黎脚刚迈出车门,就被身后的人给拽了回来。

“拿着这个。“

勾住她的那只手力气用的很大,将她扣的死死的,可是男人面上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温黎被迫坐回了位置上,一个精致的透明小礼盒就放在了她膝盖上。

鞋盒子一半大小,四四方方透明的封装,看得到里面两罐圆滚的罐子。

两个罐子里装的都是圆形的曲奇饼,这样的包装之下,会让人更加有食欲。

“你嗜甜,这个味道你肯定会喜欢。”

斐然一语不发,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谢了。”

温黎拿着礼盒下车,吹在脸上的风有些干燥闷热,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傅禹修紧跟着她下车,男人高瘦的个子停在她面前。

“回去别被人给欺负了。”他张口,轻笑出声,“硬气点。”

温黎低头看了眼手上拎着的东西,这样包装,是女孩子最喜欢的风格。

“早点休息。”

两人面对面站着,晚风吹过,温黎抱着盒子,仰头看了眼他。

沉浸在漆黑夜色之中的别墅,二楼最左边的房间,黑色的窗帘动了动,暗夜里头看的那双眼睛被窗帘遮挡。

距离离得很远,看不清楚两人的长相,却能够看得到男人微微低头听着面前女孩子说话的模样。

男人那张精致的侧脸,在旁边的路灯之下,能够分辨的清楚轮廓。

窗帘后的人指尖攥紧,很快又松开了。

温黎走到门旁按了指纹,侧边的小门打开,她抱着盒子进了院子。

一直到她的身影进了别墅正门,车前的男人才挪动步子上了车。

“少爷,调查结果显示,二十年前慕夫人的确在方溪镇医院里生下了一名女婴。”

而年龄和数据都能够对的上,那名女婴应该就是慕温黎了。

“再查。”

斐然听了这句话微微颔首,接触傅禹修的人的资料他们都是会详细进行调查的。

可是傅禹修这次却让他们深入探查的是二十年前慕温黎出生的事情。

斐然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揣测,少爷这是觉得慕温黎的身份有问题了。

可是慕温黎的确是出生在方溪镇,五岁的时候跟随慕昆夫妇回到慕家,紧跟着就走丢了。

当年的出生证明也都有,派出去调查的人也的确查到了当年陆雪所有的产检数据。

实打实的证据都证明了慕温黎的身份,可是少爷却持有怀疑的态度。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