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褚黎褚朝现代言情)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褚黎褚朝现代言情完整版阅读

(褚黎褚朝现代言情)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褚黎褚朝现代言情完整版阅读

《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

褚黎

现代言情 褚朝 褚黎

火爆新书《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是由网络作者“褚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褚黎”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当年,褚黎的爷爷奶奶就住在清和楼,他们老一辈的人喜欢用月份给自己的宅子起名字。后来,褚黎的大伯父结婚后,搬入了亚岁苑;褚黎的父母搬入了上巳苑。这一代的人传着上一辈的取名方式,都选择了一种节日名字。褚黎父母的上巳苑中的“上巳”,就是三月三,中国的情人节,他们二人相遇的日子...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褚黎褚朝   时间:2022-11-12 18:20

《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这是“褚黎”写的,人物褚黎褚朝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当年,褚黎的爷爷奶奶就住在清和楼,他们老一辈的人喜欢用月份给自己的宅子起名字。后来,褚黎的大伯父结婚后,搬入了亚岁苑;褚黎的父母搬入了上巳苑。这一代的人传着上一…

《当我假装是大佬情人后》第10章 只有嘴是硬的

褚黎再将事情交给项修明后,便没再过问,甚至回了主家。

褚家的老宅和温家的不同,虽然都是上了年纪的大房子,但是褚家的老宅子更偏向于西方大庄园。

整座庄园占据了三个山头,中间含有自然形成的湖泊、森林,也有人工修建的马场、花房等设施。

主要的功能性建筑有三座,分隔在不同的小山上,分别是清和楼、亚岁苑、上巳苑。

当年,褚黎的爷爷奶奶就住在清和楼,他们老一辈的人喜欢用月份给自己的宅子起名字。

后来,褚黎的大伯父结婚后,搬入了亚岁苑;褚黎的父母搬入了上巳苑。

这一代的人传着上一辈的取名方式,都选择了一种节日名字。褚黎父母的上巳苑中的“上巳”,就是三月三,中国的情人节,他们二人相遇的日子。

但在那件事情后,除了褚黎的堂哥还住在当初父母住的房子里,其他的两栋,都已经很久没有人烟气了。

虽然定期有佣人打扫、维护,可是这些几百年的宅子还是露出了疲惫之感,寥落地坐卧在空旷的山丘上,宛如耄耋之年的老者,瞭望着远方,却等不到归人。

此时,亚岁苑中的主楼卧室里,褚黎安安静静地坐在床尾旁的祖母绿陶瓷凳子上,一手执着杯垫,一手捏着骨瓷杯柄,动作舒缓优雅,显得人矜贵无比。

“那些东西都不急,你不要累坏了身子。”床上依躺着的男人用一种近乎于慈祥的目光注视着褚黎慢条斯理地轻啜杯中的饮品。语气和缓,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因为褚黎向来不喜欢其他人干预自己的计划。

果然,听到这话,褚黎放下托盘和骨瓷杯,双手交叉合十,放搭在修长的大腿上,双眼正视自己的大哥,“有些话你可以对自己说,毕竟现在生病的人可不是我。”

说完话,褚黎就偏过头,像是不愿意再多看褚朝一眼。

他将视线落在刚刚放置在桌上的骨瓷杯上。骨瓷杯洁白光滑的杯壁上映出了几抹深红色,是来自同样放在桌上的一件装饰品。

装饰品是牧羊女从肩上倾倒清泉的样式,只是原本应该是象征圣洁的白色牧羊女,这次选用的材质是红色的类似于琉璃的材料,看起来有些许诡异,而从肩上罐子里不断倾泻出的液体也是深红得发黑的颜色,更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

“呵呵呵,好吧,”褚朝在心里苦笑两声,“小黎长大了,有自己的计划是好事,我不该多问的。”

褚黎变得更加烦躁,直接站起身,整理自己的袖口衣摆,“哼,你自己注意吧,可别议长没当成,先为国捐躯了。”

在那件事情发生后,褚黎就和自己的母亲去了国外生活,哪怕接手了褚家的能源生意,也只是发展着国外的部分,国内的总部一直是由褚朝坐镇。

可是今年年初,褚朝突然宣布自己要从政,手里的生意要全部交给褚黎。

褚黎能够参透褚朝参政的用意。

于公来说,褚家生意太大,在官场上却没有真正的自己人,在其他人眼中,这无疑于是一块可以随意啃噬的肥肉;于私,那件事让褚朝感到愧疚,他一直在想方设法弥补自己,比如,把褚家全都留给他,而自己则选择更艰辛的一条路,为弟弟保驾护航。

可是,褚黎觉得自己根本不想要这种弥补!

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发展到如今地步,有褚黎的嫉恨,也有褚朝这种自我献祭式的偿还方式。

说完这些冷嘲热讽的话,褚黎推开厚实的房门,逃离这片让他压抑的空间。

身后的褚朝看着弟弟的背影,嘴还半张着,原本还想说些什么,毕竟兄弟二人这么久没见了……

……

“嫂子,”褚黎从巨大奢华的旋转楼梯走下来,向褚朝的妻子礼貌却疏离地点了点头。

“小黎,你们兄弟二人谈得还好么?”宁曼华是个温柔体贴的女人,知道丈夫一直放不下的是这个弟弟,便将空间留给了兄弟二人,自己守候在门外。希望他们能解开心结,可是看褚黎这幅架势,却是没有实现的。

褚黎对这个嫂嫂,没有什么不满,却也算不上亲近,疏离地答道,“不错。”

“那就好,”宁曼华深知自己插不上话,也不多嘴,换个话题,“小黎今晚是睡哥哥这边,还是回上巳苑呢。”

“不用麻烦,我等会儿还得回市里,”褚黎答道,“嫂子,他这次的病因到底是什么?”

褚黎在房间内不好意思直接问,便拐弯抹角地试探他,没想到老狐狸不接招,褚黎干脆就不问了。

宁曼华的脸上得体的笑容一下子就消散了,在褚黎疑惑地注视下,一字一句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最开始,褚黎甚至怀疑褚朝是为了骗他回来,故意装病,但是看到他躺在床上,甚至连公务都没法儿办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骗人。

可是堂堂褚家家主生病了,找不到医生给出明确诊断,这是很荒唐的。可以说的是,他们可以享有这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疗资源,如果这样都找不出病因,那么只能说褚朝的病是人类的科学技术还没有触及到的盲区。

“是真的不知道,我们甚至私下组织了四国的会诊,可所有请来的名医都没有得出结论,只说先观察观察。可是……”一向端庄大方的宁曼华忍不住哽咽,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下半张脸,试图将眼泪倒流回去,“可是,我看到他一天一天萎顿虚弱下去,我…… 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

的确,褚家人基因好,都生来高大挺阔,眉目俊朗。褚朝虽不及褚黎漂亮精致,但是放在人群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夺目存在。

近40岁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之时,而褚黎却像是莫名地老了10岁,皮肤开始干枯,脸上蔓延皱纹,甚至器官也开始不正常地衰竭。

从简单的咳嗽、气喘,到现在不能长时间的站立,精神委靡不振,每天长时间陷入沉睡,仅仅只是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嫂子,你…… 你也别太过于担心,伤了自己的身体…… 你不是还有意欢要照顾。”褚黎不擅长安慰人,也不擅长在工作外,说这么长的话。

这一整套说下来,磕磕绊绊的,却也让宁曼华惊讶,“好,好。”

褚黎继续道,“你先让那些医生成立研究小组,全天候地守在他身边。当然,这些人都得先调查清楚背景在用。”

“你…… 你是怀疑…… ”宁曼华从话里听出了不对劲。

“我会着手调查的,麻烦嫂嫂…… 麻烦嫂嫂照顾好他。”

褚黎自然会怀疑,之前做能源生意那么多年,都没有事儿,就转政界几个月,就生重病,快要死了?!

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褚朝心里肯定也知道了,只是不愿意让宁曼华担心,不会多给她说这些。

宁曼华欣慰地答道,“自然。”她很希望兄弟两人可以重归于好,如若这病真的治不好,那他也算没有遗憾了……

与宁曼华告别,褚黎离开老宅,还在回城区的路上,就收到了刘特助的信息。

刘特助“褚总,沈小姐将温思蓓的视频发布在了网上,引起了较大的讨论。”

“你要注意私人信息是否透露。”不管发生了什么,褚黎都会下意识地先分析这件事对自己的利弊。如果自己的名字与这种娱乐圈的勾心斗角扯上关系,真是脏了

刘特助“没有,褚总,沈小姐将视频做了处理。网上有好事者尝试着修复,都没有成功。”

“嗯。”褚黎闷哼哼地答道,开始思考沈安南选择在这个时候放出视频的原因。

沈安南受到温家的威胁,褚黎是知道的。在他看来,沈安南最好的,也是最有可能的做法是挑拨褚家与温家的关系,借褚黎的手重挫温家。

这不是沈安南的惯用手段么?

他大老远跑回老宅子,一是想看看自己那个哥哥是不是在装病,二就是不让沈安南联系上自己。

褚黎只是希望以沈安南为借口,合理地进出《寻》剧组,如果沈安南认为这样她就可以随意支使褚黎,甚至是动用褚家的资源的话,那她就太异想天开了。

她只是一个工具,褚黎想用这件事情,告诉沈安南这个事实,也告诉自己。

但是现在,沈安南的反映和他预想地不一样,甚至是完全相反。

“她…… 她有找过我么?”褚黎拿起旁边的文件夹,随意翻阅了几下又放下,刻意地去假装不在意。

至今,沈安南都没有褚黎的联系方式,可以说,除了第一晚,都是褚黎单方面的意图不轨的靠近。沈安南唯一可以找到褚黎的方法,就是通过网上的信息,去公司地址找,或者通过所谓的褚黎的生意伙伴,联系自己。

而这些方式,如果是那万分之一的几率,真的成功了,那么也只会联系到刘特助那里,没法儿和褚黎本人通上话。

刘特助尽量委婉,“……如果您指的是沈小姐,直到现在,她还没有联系您。”可能…… 等会儿就会联系您了……

褚黎“…… ”

褚黎“她有自知之明,这很好。”

刘特助“…… ”

我褚总全身上下只有嘴是硬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