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叶妍齐君临现代言情(镇国修罗战神)_《镇国修罗战神》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叶妍齐君临现代言情(镇国修罗战神)_《镇国修罗战神》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镇国修罗战神》

叶妍

叶妍 现代言情 齐君临

现代言情小说《镇国修罗战神》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叶妍”十分给力。讲述了:齐君临从胸口部位掏出一张视若珍品的照片,那上面的女孩小腹凸起,仍然阳光漂亮,笑靥如花!望着齐君临嘴角竟然勾起一丝弧度,吴肃心中吃惊,原来这尊罗刹,竟也懂得笑?“叶妍,若不是四年前我突遭意外,我们的女儿甜甜也该有四岁,会喊爸爸了吧?”齐君临再登香山,极目远眺,四年前的一幕幕浮上心头。新婚燕尔,妻子叶妍...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叶妍齐君临   时间:2022-11-10 18:23

《镇国修罗战神》小说介绍

《镇国修罗战神》主角叶妍齐君临,是小说写手“叶妍”所写。精彩内容:七月初六,暑假伊始本应是旅游旺季,然而今天,地处燕都的华夏东南第一山雁荡,却门可罗雀那占地五千多亩的景区,被一大群黑甲军围的水泄不通!徘徊在十八古刹外的游客噤若寒蝉,不敢掏出口袋......

第1章 夜罗刹,齐君临

七月初六,暑假伊始。
本应是旅游旺季,然而今天,地处燕都的华夏东南第一山雁荡,却门可罗雀。
那占地五千多亩的景区,被一大群黑甲军围的水泄不通!
徘徊在十八古刹外的游客噤若寒蝉,不敢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拍照,更多的甚至连观音洞都未曾能靠近一步……
人止步,车绕行!
众人口口相传,有位身份惊人的大人物降临燕都!
雁荡山上,薄雾缭绕,林深多奇石,飞瀑自百米坠落成湖,气势磅礴。
微风渐起时,一袭青麾的齐君临宛若标枪般久久矗立在山下的某处杂草丛生的地带,他凝望的那片景致之中……
赫然耸立着一个坟堆!
然而最诡异的是,那坟前褪色的墓碑上,分明刻着他齐君临的名字……
“昔日丧家犬,今朝夜罗刹!”
齐君临抬手拂过墓碑,四年前自己建立鸿途集团时才区区十九岁,风头正劲!同年更是迎娶燕都第一美女叶妍为妻!
然而人人皆言自己事业爱情双丰收之际,却被人设计推下这雁荡山……
这还不够,他们还在外诽谤说自己是因为婚外出轨,私会情人,这才失足掉下山崖摔得尸骨无存!
于是这里多了一座署名‘齐君临之墓’的空坟,将昔日真相一同埋葬!
他们不会知道,那一日自己并未摔下,反而挂在这雁荡山崖边的树杈上侥幸存活!甚至还因此有了奇遇,以死在岁月练就一尊修罗,而今权势滔天!
蓬~
抬掌将那历经四载风雨洗礼的青石墓碑狠狠拍中,那巨大的墓基瞬间深深陷入泥土之中,一抬手,碑裂为满地碎石,风吹而过扬起漫天齑粉……
“王,可要属下带领一队黑甲,铲平燕都叶家?”
肩扛璀璨将星的吴肃半跪开口,语气宛若在说一件平平无奇的事般淡然,此话若让燕都百姓听了怕是连下巴都要惊掉,堂堂燕都第一家族,在他眼中难不成是土鸡瓦狗?
抬手可灭,该是何等实力!
“不必,死?我要让他们丧失希望的活着,刀刀痛入髓,不见血一滴!我要杀人,诛心!让黑甲军退后二十里,昔日恩怨,我自行解决……”
“诺!”
吴肃恭敬抱拳。
齐君临从胸口部位掏出一张视若珍品的照片,那上面的女孩小腹凸起,仍然阳光漂亮,笑靥如花!
望着齐君临嘴角竟然勾起一丝弧度,吴肃心中吃惊,原来这尊罗刹,竟也懂得笑?
“叶妍,若不是四年前我突遭意外,我们的女儿甜甜也该有四岁,会喊爸爸了吧?”
齐君临再登香山,极目远眺,四年前的一幕幕浮上心头。
新婚燕尔,妻子叶妍蒙受如此打击,燕都城内的毁谤之音如芒刺在背,也不知这四年她是怎么撑下来的!
昔日亲朋倒戈,夺权造谣,加之人云亦云,一夜之间齐君临树倒猢狲散,连累妻子叶妍和未出世的女儿受尽人情冷暖!
流瀑之巅,齐君临极目望向远处的城内,看遍车水马龙。
良久,唇启。
“久违了,燕都!”
“一别四载,我齐君临化作罗刹,回来索命!”
……
燕都执法部。
“又是你?跟你说了无数次了,他的案子早已经按失踪处理,我们如果有新的线索会联系你。”
“还有,都这么多年了,你何必还那么执着?雁荡山纵然只有数百米高,但掉下来也足够尸骨无存!他如果真的没死,这么多年怎么会不回来找你?”
执法者有些厌烦的望着面前正逐字翻看最新的失踪人口名册的高挑女人,这女人一身白领打扮,这四年因为齐君临的事儿她来了无数次……
“他不会死,我还会再来。”
叶妍紧咬朱唇,语气却坚定的可怕,只是这话落在周围众人耳中,却只引起一阵阵讥讽和嘲笑。
“执迷不悟!”
望着叶妍离开的背影,执法者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女人是……”
“燕都第一美女叶妍你都不认识?他丈夫就是四年前那个闹得燕都沸沸扬扬的齐君临!”
入职的新执法者一声好奇的询问,瞬间勾起了老员工的八卦。
“啊?就是那个一手建立了鸿图集团,却又在新婚不久出轨,跟燕都有名的交际花楚红玉在雁荡山私会,结果失足坠亡的齐君临?”
“就是他!不过我还听过另外的版本,说他根本不是坠亡,而是金蝉脱壳跟楚红玉私奔了……”
“那时候甚至叶妍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啊?那齐君临岂不是个该千刀万剐的畜生?这种渣男她还如此死等他回来,有必要这么痴情么……”
“这咱们谁知道,没人人家俩人一个越打一个愿挨呢!”
身后的议论声如同刺一般扎入心中,纵然叶妍这四年内已经听了太多,此刻还是忍不住黛眉紧蹙,加快脚步。
紧攥的紧攥指甲抠进肉里,她迫不及待的想逃离!
半个小时后,智多星幼儿园。
等叶妍一路失魂落魄的赶到这里的时候,女儿齐甜甜正被几个人围在操场上无助的抹眼泪,远远的叶妍便听见几道刺耳的声音……
“我早说过,这没爸的孩子都少教,手脚不干净这毛病估计也是遗传,毕竟他爸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丫头的爸是谁?”
“你连他都不知道?齐君临,就那个婚内出轨私会情人丢了性命的渣男,老子在外头偷腥,女儿在学校偷同学东西,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哈哈哈哈,这叫什么?这就叫遗传基因……”
周围不少成年人一片哄笑,然而饶是面对这么多言语攻击,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齐甜甜也只是抹抹眼泪,却倔强的不肯委屈的辩解一句!
然而当妈妈叶妍快步豁开人群护在她身前时,女孩终于忍不住委屈,‘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周老师,你就在一边这么看着?”
叶妍怒气冲冲的望向一旁嗑瓜子的女老师,女儿脸上有明显的掐痕,而她从始至终一直看好戏的样子更是彻底激怒了此时的叶妍!
“齐甜甜偷同桌的手表在先,,作为家长,建议你说话之前先好好管教你的女儿,要不是人家家长明事理只训她两句便不再追究,你女儿按校规开除都是轻的……”
那位周老师正说话间,邱阳夫妻俩也带着自己的孩子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作为老同学,看到叶妍的时候他明显愣了一下。
这丫头竟然是她的女儿?
昔年在燕大念书时,自己苦苦追求叶妍无果,后来听说她嫁了个极为出色的男人,如今怎么就成了举城皆知的寡妇……
心头不禁怜悯,又若有若无多了几分快慰!
然而他身旁的妻子魏敏显然瞥到了丈夫的眼神不对,不由微微露出愠色怒视叶妍,暗骂一声骚狐狸精。
“这小贱丫头是你女儿?寡妇就是寡妇,教出来的孩子没一点家教,小时候偷针,长大偷金!”
魏敏不屑的瞥向躲在叶妍身后的齐甜甜,对小丫头冷嘲热讽,却意在指桑骂槐。
兴许是有些不忍,邱阳上前几步劝阻道“你少说两句!”
然而这更引起了魏敏的不满,她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怎么,老娘说错了?那古语说得好,有其父必有其女,齐君临当年背着你偷女人,现在这丫头又偷我儿子的东西!这一家还真是绝了……”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叶妍,她红着眼上前一步“你,敢再说一遍!”
“哟哟哟,威胁我?老娘今天就是说二十遍又怎么样?我说她就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小贱种,她的脸也是我掐的!我还要说,他爸不是个好东西……”
“一个臭寡妇在老娘面前嚣张,你放狠话,有胆量碰我一下么?敢么!”
魏敏近乎鼻孔朝天,指头都快杵到叶妍的脸上,真正的有恃无恐!
嚣张,放肆!
周围看热闹的议论和一片嘲讽的眼神中,叶妍的娇躯剧烈颤抖,就连齐甜甜都感觉得到妈妈此刻的愤怒……
羞辱,让叶妍绝望的闭眸。
然而下一刻,伴随着一道劲风袭来,周围仿佛有一道黑影闪电般到场,旋即一道声音由远及近,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
“一条无耻母狗也配辱我妻女,打你,有何不敢!”
那宛若破风闪电一般的耳光,伴随着清脆的声响,打在了魏敏的脸上……
随着她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倒飞出去三四米,鲜血飞溅之际,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脸上的各式表情,悉数定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