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张大林穿越重生全文在线阅读_穿成极品反派妈全集免费阅读

(穿成极品反派妈)林桃张大林穿越重生全文在线阅读_穿成极品反派妈全集免费阅读

《穿成极品反派妈》

林桃

张大林 林桃 穿越重生

火爆新书《穿成极品反派妈》是由网络作者“林桃”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林桃”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这怎么可能?她一个山村野妇,哪来的一两银子?偷的!肯定是偷的!”“说话要有证据!她现在也是七等民!你无证无剧的诋毁,她是可以告你的!”官爷一语中地。吓得伙计再不敢吭声。二人走出县衙,林桃挑眉看去,伙计连连后退,转身连滚带爬的冲进巷道中消失不见。回到村里,打老远林桃就看见自家院门大开着...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林桃张大林   时间:2022-11-08 18:15

《穿成极品反派妈》小说介绍

《穿成极品反派妈》,是作者大大“林桃”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桃张大林。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是真是假,到了县衙就知道了”等到官爷查实林桃的等级后,荣生堂的伙计,当真是傻眼了昨儿林桃就把那唯一的一两银子,交给了村里的里正没想到,今儿还多亏了寻一两银子,救了自己一回“这怎么…

穿成极品反派妈全文第21章

“是真是假,到了县衙就知道了。”

等到官爷查实林桃的等级后,荣生堂的伙计,当真是傻眼了。

昨儿林桃就把那唯一的一两银子,交给了村里的里正。

没想到,今儿还多亏了寻一两银子,救了自己一回。

“这怎么可能?她一个山村野妇,哪来的一两银子?偷的!肯定是偷的!”

“说话要有证据!她现在也是七等民!你无证无剧的诋毁,她是可以告你的!”

官爷一语中地。吓得伙计再不敢吭声。

二人走出县衙,林桃挑眉看去,伙计连连后退,转身连滚带爬的冲进巷道中消失不见。

回到村里,打老远林桃就看见自家院门大开着。

疑惑上前,见着张大林扬手,一巴掌抽在余氏的脸上。

余氏被打懵了,瞪着眼。

“你……打、打我?”

这还是张大林吗?

认识他九年,嫁给他八年,张大林任由她打骂,别说动手打她,就是还嘴都没有过。

“余氏你哪来的胆量,敢欺辱阿爷阿奶!”

林桃都被吓到了,原主的记忆中,张大林可不是这样的。

“我……我哪有!”余氏辩解。

“阿爷都说了,你送去的吃食,不是清水,就是稀汤。这不是欺辱是什么?”

“我、那个、我……”

“你什么?阿爷说你昨儿送吃食过去,当着他的面参水。是与不是?”

余氏紧咬着唇。

“阿爷阿奶,可有对不起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老二啊,不是哥说你,你这媳妇,早就该收拾了。换我,一天打三顿,都嫌少。”

张大山环手靠在东屋墙上。

“就是,二哥,你早就该有个男人样了!成天让个女人骑在自己头上,哪像个男人!”

张大海更是拍手叫好。

“张大林,你就为了这个老东西打我?”余氏指着老爷子的手,颤抖不止。

“他是我阿爷!阿爷和阿奶,省下吃食,将我养大!你拿我不当人,我可以忍!可你不能拿阿爷阿奶不当人!”

张大林吼得脸红脖子粗。

林桃这才留意到,原主的记忆里,确实如此。

家里有吃的,原主都是仅着老大老三来,能剩下一口,才轮得上老二。

可家里的粗活重活,原主唯一指使的只有老二。

“张大林,你打我!我不活了!我给你老张家,生养儿子,就换来你这样对我吗?”

“我……”张大林看着自己的手,说不出话来。

“不想活了?那正好!老娘还少养一张嘴呢!”

林桃一出声,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之前还看热闹不闲事大的张大山和张大海,悄摸的缩去了墙角。

老爷子举起手里的镰刀冲上来。

“毒妇,老头子今天和你同归于尽!”

一个小小的身影冲出来,抱在老爷子腿上。

“老祖这不关奶的事!”

“大妮!你撒手!”

老爷子镰刀举过头顶,腿被死死抱住,没能挪动分毫。

林桃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七岁的娃娃,保护了一回。

“老祖,我和二妮还有叔叔们,都可以作证。奶从来就没有让婶子那么做。奶每次让二婶送去的,都是满满的两碗。咱院里煮的啥,奶让二婶送去的,就是啥。”

余氏脸色一变,转向张大妮。

“好你个小蹄子!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合着你们都是好人是吗?这家里,就我余兰枝一个人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我每天起早贪黑,把你娘服侍得舒舒服服,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说着,就去扯张大妮。

林桃一把挡开余氏的手,将张大妮提到旁边。

“奶、我……”

“你二婶问你呢,这话什么意思?回答她啊!”

张大妮疑惑的看着老太太,嘴张了合,合了张。不明白意思。

“如实说。”

张大妮指向扶着堂屋门框,看热闹的张小胖。

“大胖说婶子送吃食,会在路上偷吃。”

众人齐齐看向张小胖。

余氏更是恨得脸色铁青。合着怪自己生了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张小胖原就胆小,见着众人瞧自己,还没人问呢,当下一五一十的说了个干净。

“老娘鬼门关前走一遭,合着就生了你这么个讨命鬼!”余氏恶狠狠的说。

张小胖嵬嵬缩缩的颤抖。

“谁让你不给我吃饱,只顾自己吃的!”

“余氏!你给我跪下!”林桃呵斥。

冲到堂屋门前的余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嘤嘤嘤的哭泣起来。

“娘!媳妇知错了!求您饶媳妇一回!”

张大林将老爷子扶坐在石凳上,林桃把张大林招来身旁。

“老二你说,你这媳妇,要还是不要?”

张大林埋头不语。

余氏爬到张大林脚边,拉着张大林的衣角,哭成了泪人儿。

“大林啊!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别休我!行吗?”

堂屋门旁,张小胖也扯着嗓子哭。

“废物东西!自己女人都管不了!下回再有这样的事,连你一块儿,别在这个家呆了!”

林桃嘴上学着原主骂人的样,说着难听的话。

可心里,却对张大林,多出几分肯定来。

能在大事大非面前,选择正确的三观。比老大和老三那两玩意儿,强多了!

“可有一样,娘得提醒你。”林桃说。

“男人是该有当家作主的样,但是绝不能打女人!她做错了事,你可以休了她,撵她出去。却不能打她!打女人的男人,绝对是最没出息的!”

说话的同时,林桃看向张大山。

张大山低着头,缩了缩脖子。

“赶紧起来,做吃食去。”

撵走余氏。

又吩咐张大林去把他阿奶背过来。

老三自以为没事儿,逛到门边,看着背篓里脏兮兮的鱼鳞问。

“娘,您拿鱼鳞来做啥?您不会是想,让我们吃这个吧?这玩意,也能吃?”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