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白桃夭阿域古代言情《白桃夭东方玄凌》完结版免费阅读_白桃夭阿域古代言情热门小说

白桃夭阿域古代言情《白桃夭东方玄凌》完结版免费阅读_白桃夭阿域古代言情热门小说

《白桃夭东方玄凌》

白桃夭

古代言情 白桃夭 阿域

《白桃夭东方玄凌》小说是网络作者“白桃夭”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前世东方墨一直心存芥蒂,却没想过要谋反弑君,直到他的母亲淑妃甄氏被皇后陷害致死。这么说来,上一世淑妃是在皇后的生辰宴上被赐死,昔日皇帝疼爱的妃子最终也逃不过一尺白绫殒命。脑海中的记忆模糊混乱,前世白家处于中立的位置,但在白桃夭嫁给东方域后就所属太子党,这一世自己不嫁给东方域,不知道白家会选择谁。每年...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白桃夭阿域   时间:2022-11-06 18:15

《白桃夭东方玄凌》小说介绍

《白桃夭东方玄凌》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白桃夭阿域,讲述了​“白桃夭,你残害我腹中孩子时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天?!”尖锐的女声充斥在白桃夭耳边,刺的她头皮发麻,眼睛还未睁开就感到身上像被刀割般疼痛“哗”的一声,一桶冰水倾泻而下,直直泼在白桃夭身上,寒冷刺......

《穿越后,我被禁欲大佬娇养了》第6章 梦中女神仙

白桃夭躺在床上回想刚才白天霄的警告,“夭儿要知道白家效忠的是谁,别给白家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白天霄对自己说这话就是知道太子残害三皇子的事,看来东方域身边有白家的眼线,那是不是说明白家不是站在太子这边的。

如今是天启八年,四皇子东方墨在暗地招兵买马,处处和太子东方域争锋相对,东方墨的母妃是当朝皇帝最喜爱的淑妃,但是皇后的母族是辅佐皇帝打下江山的崔家,皇帝登基就封崔家长女崔宜为皇后,立她的长子为太子。

东方墨明着不说,但心里很计较这件事,就因为他东方域母亲的母族是辅佐皇帝登基的功臣,就顺理成章的封后,而自己母亲的母族为了皇帝也是呕心沥血,但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母亲。

前世东方墨一直心存芥蒂,却没想过要谋反弑君,直到他的母亲淑妃甄氏被皇后陷害致死。

这么说来,上一世淑妃是在皇后的生辰宴上被赐死,昔日皇帝疼爱的妃子最终也逃不过一尺白绫殒命。

脑海中的记忆模糊混乱,前世白家处于中立的位置,但在白桃夭嫁给东方域后就所属太子党,这一世自己不嫁给东方域,不知道白家会选择谁。

每年皇后的生辰宴都在宫里举行,举办酒宴,各宫的嫔妃和皇子公主们都会参加,热闹非凡,除此之外,还会邀请南北两个将军府上的人以及其他权臣来贺宴会。

两个将军白家和柳家,百姓们津津乐道的“南柳庆,北白骁。”。

这二人和皇帝感情深厚,当然有人是真深厚,有人则是假的。

生辰宴当日,白母习宁命人早早把白桃夭喊了起来梳妆打扮,白桃夭坐在梳妆台时天色都还没亮,垂巧拿出一件件华丽精致的衣裙让白桃夭穿在上比较,一会换一个发簪,一会换一个胭脂。

白桃夭感觉自己就像提线木偶任人摆弄。

“垂巧,随便穿一件就可以,一个宴会而已,没必要这么夸张。”白桃夭打着哈气,抬手把垂巧刚戴在自己头发上的朝阳五凤髻拿下来。

垂巧见状语气埋怨的说“这可不是普通的宴会,小姐忘了吗,每年皇后的生辰宴小姐都是从寅时就开始让奴婢挑选衣服,给小姐梳妆打扮呢。”

什么!?寅时?!这也太早了吧。

“小姐每年都盼着这天的到来,因为可以见到太子殿下。”垂巧一边说一边又拿起一支碧玉棱花双合长簪插在白桃夭的头上。

“。。。。。”这些要都插头上那脖子不得断了。

“好了好了,垂巧你去小厨房拿点吃食来,我饿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白桃夭急忙赶走垂巧。

“可是小姐。。。”垂巧话都没说完,就被白桃夭推出房门。

松了口气,白桃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精致的发簪头饰,脸上也是数不清的胭脂水粉,好看是好看,但是没必要。

她把头上的簪子一个个拿下来,眼角看到了一抹雪白,转头看去是去年哥哥送的白玉凌云簪,她拿起戴在头上,又戴了个菱玉红宝石步摇。

嗯,差不多就行。

随便穿了件和发饰颜色一致的衣裳,妆容就随垂巧的她也懒的弄了,等垂巧端着粥进屋看到她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天呐,她家小姐也太美了吧,虽然她家小姐的容貌确实不错,但全都没有今日这般倾城,往日繁琐复杂的头饰变成了单一简单的白玉簪子,衣着也没了以往的鲜艳雍容,但给人一种舒适明艳之感,再加上小姐眉眼间的淡然无畏,整个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感觉更加自信从容了。

“小姐今天可真好看,待会绝对让太子殿下眼前一亮。”

白桃夭听到这句话,差点把喝进嘴里的粥喷出来,别别别,可千万别,最好让她一天都看不到东方域那个晦气东西。

喝完粥,母亲便差人来说要进宫了,这次白家带着大房的一对兄妹和二房的三个姐妹进宫。

等到了皇宫,到处都是张灯结彩,永祥宫的门外等着数十辆马车,好不热闹。

已经有不少人到了,到处人声鼎沸,随处可见穿着华丽衣裳的世家公子小姐,垂巧告诉她,每年皇后的生辰宴不单单是给皇后庆生,也是给世家公子小姐们一个义结金兰寻求心上人的机会。

每年都会有许多人在皇后的生辰宴上找到自己的心上人,所以他们才会拼命打扮自己,彰显自己的优势,说不定就遇到自己的命中人了。

这就难怪这些人打扮的如此隆重,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所以等白桃夭下车看见这一盛况时也不觉奇怪,父亲和大哥走在前面,白桃夭跟在母亲身边,二房的三人走在最后面。

白娣今天早早就开始梳妆打扮,衣裳都换了好几套,就是为了一会宴会上碾压白桃夭,她梳着飞天髻,头顶斜插着一支花穗钗。手拿一柄六菱纱扇,身着一袭妃色的素绒绣衣裙,浑身彰显着“贵”气,放在京城白娣确实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了。

自以为今天很美的白娣在看到前方的白桃夭后双眼睁大,一瞬间嫉妒的酸气在心底蔓延开,白桃夭今年没有穿大红色的衣裙,也没戴一头的发簪,甚至穿着一件素到不能在素的衣裳,但她浑身上下的气息都是那样干净明朗,就像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

相比周围人的华丽富贵,白桃夭这简单的装扮跟家让人容易注意到,白娣气的咬牙,这个贱人绝对是故意的,满肚子的狐媚点子,就知道勾引人,她这个样子绝对是穿给太子殿下看的,这个贱人!她一定叫她好看!

白桃夭当然知道背后的白娣一直在看自己,实际上是从她下车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视线盯着自己,白桃夭神色淡漠,她才懒的管这些人。

其实就在白桃夭下马车后,那些公子小姐就注意到了这个面色冷漠却绝美无双的女子,都在暗暗打量着她,私底下互相询问这是谁家的小姐。

“那位姑娘是谁?间直就是我的梦中女神仙。”

“褚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总不是要夺人所爱吧。”

被叫褚兄的男子一下高兴了,“什么你先看上的,谁先拿下就是谁的。”说着拿起桌上的白玉树枝就朝白桃夭走去。

“她啊,她不是白家二小姐吗?”旁边一男子说。

褚岳闻言停下脚步,转头一脸震惊的说“什么?!她是那个痴傻着追求太子殿下的白桃夭?!”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