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资讯›《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闵执宜萧文渊古代言情完结版阅读_闵执宜萧文渊古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闵执宜萧文渊古代言情完结版阅读_闵执宜萧文渊古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

闵执宜

古代言情 萧文渊 闵执宜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闵执宜”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闵执宜从琥珀手中拿下银子,便塞到云儿手中,何况,是我叫你去摘荷花的,错不在你。谢小主赏赐,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侍奉小主。云儿便收下了银子。等到云儿退下,琥珀才问是怎么回事,闵执宜便细细与她讲了,讲到刘贵人的形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闵执宜萧文渊   时间:2022-11-05 11:18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小说介绍

闵执宜萧文渊是古代言情小说《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闵执宜”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闵执宜回到宫中,心情还是十分的愉悦,琥珀,赏云儿一两银子又对云儿道:你今天做的很好云儿却跪下,不敢收,奴婢有罪,不该留小主一个人呆在荷花池边,哪里还敢…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第7章 承宠

闵执宜回到宫中,心情还是十分的愉悦,琥珀,赏云儿一两银子。又对云儿道你今天做的很好。

云儿却跪下,不敢收,奴婢有罪,不该留小主一个人呆在荷花池边,哪里还敢受赏。

给你的,你就收下吧。闵执宜从琥珀手中拿下银子,便塞到云儿手中,何况,是我叫你去摘荷花的,错不在你。

谢小主赏赐,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侍奉小主。云儿便收下了银子。

等到云儿退下,琥珀才问是怎么回事,闵执宜便细细与她讲了,讲到刘贵人的形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主,以后还是当心些,万不可一个人呆在一处,也没个照应的。琥珀担忧道。

闵执宜亲昵的掐了掐琥珀的圆脸,连声道知道了,知道了,琥珀都要成管家婆了。

琥珀听了,却反以为荣,我本来就是小姐的管家婆,小姐的银子都是我管着的呢。

两人笑闹了一阵,琥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道小姐,奴婢只是有一事不明。你都说从水面的倒影上看到皇上就在假山后了,干嘛还表现的那么诡计多端啊。

什么诡计多端,你家小姐明明是聪慧过人。闵执宜轻轻敲了敲琥珀的头,何况,温柔和顺的女子易得,诡计多端的女子却不易得。再说了,诡计多端的才更能有用啊,闵执宜心想。

晚间,皇上身边的小全子便来传旨,宣闵执宜今夜侍寝。众人俱是喜气洋洋,恭祝她苦尽甘来。但对闵执宜而言,就算没有今日之事,她也会找个机会见皇上一面的。

现下,天气炎热,闵执宜便没有多做打扮,穿一身碧色如意云纹衫,簪了几朵鲜亮的月季,未涂脂粉,只抹了口脂,便由着一顶小轿抬去了养心殿。

此时,延禧宫中,愉妃正斜靠着贵妃榻上,闭目养神,一个小宫婢站在身后打扇。贴身婢女思琴进殿来,在愉妃耳边禀报道今日是闵贵人。

愉妃坐起身来,示意小宫女退下,怎么会是闵贵人,她不是才刚刚解除禁足吗?

思琴便将打听到的消息说出听说,是和刘贵人在御花园中争执,遇上了皇上。

她倒是好手段!愉妃不甘道,新人之中她最为貌美,家世又好,我本挑着容嫔和宸妃对付她。愚笨不堪的宸妃都能制住她,我看着她也不过如此。没成想,她一见皇上,倒是把皇上勾住了。

思琴劝慰道娘娘不要担心,皇上现在不过看着她新鲜罢了。后宫之中,论美貌,谁能敌的过娘娘呢?

愉妃便叹可我毕竟是不年轻了,又没有子嗣。

娘娘正当年华,又这么得皇上宠爱,孩子迟早会有的。

希望如此吧。愉妃看着西偏殿道:但还是要早做准备。

闵执宜到养心殿时,正遇上皇上萧文渊在批改奏折,小声行完礼,见萧文渊没有反应,便站起身来了,正准备悄悄退到一旁。

萧文渊头也没抬,道:闵贵人来了。

被上头发现,闵执宜只好又福身行礼,是,嫔妾贵人闵氏,向皇上请安,愿皇上万福金安。

嗯。上头说完这一句,便没了声音。

闵执宜自行起来,见上头没反应,便走到萧文渊书桌前,见他还是不说话,就任劳任怨的磨起墨来。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样子,萧文渊抬头看了她一眼,闵执宜回他灿烂一笑。

萧文渊便道叫小全子带你去偏殿休息,看书,喝茶,吃点心都行。

闵执宜赶忙停下手来,谢皇上。跟着小全子去了偏殿。

养心殿偏殿有一对紫檀龙纹的书柜,整整齐齐的放满了书,面北朝南的摆了一张紫檀花鸟纹榻,案几上摆了三样点心糖蒸酥酪,松子穰和豌豆黄,茶则是今年的雨前龙井。闵执宜略尝过点心和茶水后,便叫小全子给她找了本《阅微草堂笔记》来看。

因这个时代书向来珍贵,闵执宜便不敢像穿越之前一样,边看书边吃东西,将茶水与点心移至另一边,才专心的看起书来,渐渐的入了迷,只见书上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有个仆人叫王廷佑,在大年三十那天,一个卖花的人,敲响了他家的门,问他要买花的钱。但是他感到很是奇怪,家里并没有人买花。卖花的人却坚持有个年轻女子买了花。而且,就是进了他们家的门。

众人一顿找寻,最后,发现一把扫帚上插了好几朵花,但却没人动过它,而且上面的花正是卖花人卖出去的那几朵。大家惊恐之下,就把这把扫帚烧了,烧的时候,扫帚发出了痛苦的声音,还流出血来。

正看到作者的评语感慨时,闵执宜忽感一只手拿去了她手中的书,猛的被吓了一跳。

萧文渊正坐在旁边,笑看着她,道你倒是爱书。又看了眼书《阅微草堂笔记》,看了不害怕吗?

闵执宜心想看书倒是不怕,你忽然的那一下倒是让我想起看课外书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惧了。便答道书上都是假的,臣妾并不害怕。又推出豌豆黄的碟子,皇上劳累,可要吃些点心填填肚子,臣妾吃着这豌豆黄很是爽口呢。

萧文渊便拿了块尝,又问道可还看过什么书?

闵执宜接过李安奉的茶,放于萧文渊面前,像《随园食单》,《镜花缘》和《大唐西域记》之类的,臣妾都爱看。

《推背图》呢?

《推背图》太难了,妾身可看不懂。

萧文渊微微一笑,能说太难了,可见是看过的。

闵执宜确实看过《推背图》,还觉得挺有趣的,可是重点应该是她看不懂啊,而不是她看过。《推背图》可是被称为关于谶语的第一奇书,而谶语往往与王朝更替,皇权斗争相关。她如果大咧咧的说自己看过,也许会被人认为仳鸡司晨,心机深沉。

心里正想着怎么接话,萧文渊却轻轻放过,转了话题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安寝吧。

闵执宜闻言松了一口气,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并不太介意这种事,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宁愿早死早超生,也不想和萧文渊讨论什么《推背图》了,总感觉会越描越黑。

一夜过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