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风起长安

>

风起长安

九月丰禾 著

军事历史 连载

军事历史小说《风起长安》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月丰禾”。精彩内容:侯君集本来坐在小瓷墩上,他虽跟随李世民多年,但近几年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位皇帝了,有时很严重的事,李世民轻描淡写的处置,有时下面只犯了小错,却往往令李世民大发雷霆,或许这就是“天心难测”吧。此刻李世民说话口气虽不重,但侯君集却隐约从中听出了指责之意,便想开口辩解几句,可想了想,又觉得不管怎么说似乎都不...

来源:常读   主角: 房遗直尉迟宏   更新: 2022-11-20 00: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房遗直尉迟宏是《风起长安》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九月丰禾”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凌烟阁真的是为悬挂功臣画像而建?谁在幕后连连出手,意欲主宰大唐天下?贞观盛世下的隐忧究竟在哪里?李世民的皇陵为何依山而建?李世民为何力行科举,放弃两百年的九品中正选官之法?...

第9章

太极宫,甘露殿,申时

折腾了大半天,李世民看起来十分疲惫,但白天在朱雀大街上接受万众山呼的喜悦和满足感还在,这份喜悦和满足感,激发了他对大唐帝国和百姓的责任感。

他的面前御案上摆着侯君集刚刚递上来的用兵方略,李世民极潦草的翻了两下,连一半都没看完就合上了奏章。

眼前这份奏章是侯君集和兵部几个司的堂官几天不眠不休赶出来的,兵部堂官们也都是带兵多年的武将,又掌管部务多年,所以丢失的方略虽没了底本,但众人还是凭着记忆重新拟了出来。

李世民扫了眼下面坐着的侯君集,重重的叹了口气“人家已经知道了你的底细,这还有什么用?”李世民言辞平淡,听不出一丝波澜。

侯君集本来坐在小瓷墩上,他虽跟随李世民多年,但近几年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位皇帝了,有时很严重的事,李世民轻描淡写的处置,有时下面只犯了小错,却往往令李世民大发雷霆,或许这就是“天心难测”吧。此刻李世民说话口气虽不重,但侯君集却隐约从中听出了指责之意,便想开口辩解几句,可想了想,又觉得不管怎么说似乎都不对。但侯君集知道身为兵部尚书,自己对此事负有直接责任,此刻不宜沉默,所以斟酌了半天,从瓷墩起身跪了下去,低声说“臣有罪,请陛下降罪责罚。”

李世民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侯君集,没说让起身,但也没说降罪,而是对一旁的内侍说道“宣房遗直和岑文本。”

内侍一躬身,退下传旨去了。

仅仅三刻钟之后,房遗直跟在中书侍郎岑文本后面进入两仪殿,房遗直第一眼就看到李世民的御案前跪着一个三品大员,房遗直有些意外,三品大员不是三省宰相六部尚书也是上州的刺史,要么就是十六卫的高级将领,这等高官在御前通常都有赐坐的殊遇,可这位大员身旁虽然有瓷墩,但却跪着,显见是因为什么事受到了斥责,或是在请罪。

房遗直此刻没心思猜测跪着的官员是谁,因为皇帝宣昭自己,必定是过问案件的进展,而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该如何应对皇帝的问询。

房遗直一边躬身往前走一边偷偷抬眼看端坐御案后批阅奏章的李世民,见李世民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距离御案十步之时,房遗直不敢再偷看,低头又跟着岑文本又走了两步,岑文本止步,他也便停了下来。

“启禀大驾,岑相公和房遗直奉旨觐见。”内侍比较了解李世民的,知道此事容易触霉头,所以连复命禀报都低声下气陪着小心。

“臣,中书侍郎岑文本……”

“臣,凌云台中郎将房遗直…”

两位臣子同时具名行礼。

“免礼,岑文本赐座。”李世民头也不抬,目光仍旧停留在御案的奏章上。

皇帝虽然说了免礼,但岑文本和房遗直还是行了跪拜礼,房遗直起身后小心翼翼的退后一步躬身而立,岑文本看着内侍搬来的瓷墩,又扫了眼跪在一旁的侯君集,踌躇了一下没有坐下,也老老实实的躬身站立。

良久,李世民看完奏章,抬眼盯着房遗直,但却不说话。

房遗直进殿之前心里就十分忐忑,此刻皇帝不说话盯着自己,心里更慌,房遗直感觉皇帝的目光就像一把钝刀子,在自己身上来回割,这种无声的折磨比挨骂还难受,他心里盼着李世民不管是降职还是一通臭骂,赶紧给个痛快。

良久,李世民终于开口“案件……有什么进展吗?”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个字都很沉重,谁都听的出他的不快。

虽然语气不善,但听到李世民的话就像悬在头顶的刀终于落下,房遗直瞬间得到了某种解脱,只是他在解脱后又不得不面临下一个困境,如何解释案件进展“回陛下,臣已完成部署,正在全力侦办。”

“那就是没有进展喽!”李世民语气更加阴沉。

房遗直低声回道“陛下恕罪,臣正在全力侦办,一定惩办凶徒。”

“全力侦办,惩办凶徒,哼…说的好听”李世民重重的哼了一声,“怕是没等你抓到贼人,高丽那边就已经完成相应部署了。”

房遗直心里咯噔一下,皇帝明显对自己的回复很不满,确实,几天过去了,就算现在自己抓到徐珍儿,恐怕方略也已送往辽东了,朝廷就算调整用兵部署,高丽那边也有防范准备了。

但房遗直一直有种感觉,这次方略被盗,可能并非高丽奸细所为,因为六月初五,也就是用兵方略被盗的第二天一早,李世民就下令凌云台和左右千牛卫左右监门卫秘密监视长安城内高丽使节,并下令长安县和万年县秘密监视所有进出长安的高丽人,从凌云台和长安万年两县这几日的回报来看,这几天在长安的高丽人并没有异动,如果此事是高丽人所为,不可能如此平静。

《风起长安》资讯列表: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本>>《明谋天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