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吃定广陵王

>

吃定广陵王

上官清 著

上官清 古代言情 褚竟元

热门新书《吃定广陵王》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上官清”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上官若离打开门,对着上官若即谄笑道:“哥哥找我可有事?”上官若即看她这副模样,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便假惺惺的说道:“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上官若离心中大喊不妙,刘管家果然是诓自己的。为了不让上官若即的火气变大,她便像一只小兔般低下了头,乖乖道:“酉时一刻。”上官若即忍俊,“你今日怎么应下我的?”“...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上官清褚竟元   更新: 2022-11-13 18: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吃定广陵王》,由网络作家“上官清”近期更新完结,主角上官清褚竟元,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官若离回到国公府时已过酉时,还未等她走到院子里,刘管家便上前道:“姑娘,公子在书房等您”上官若离皱了皱眉,对着刘官家小声问道:“可是我回府晚了哥哥要训斥我?”刘管家笑逐颜开,“姑娘放心”......

《吃定广陵王》第3章 桑安

自打上官若离决心要学绣工那一日起,便已有两日未去潇湘馆了。

“阿显,绣工为何如此难学?”上官若离抬头看向院外的天空,脑子早已飘去了潇湘馆。

“绣工之事切莫着急,若姑娘认真向绣娘学习,定能在公子回府前绣好荷包。”阿显看着自家小姐微微一笑,虽然姑娘和寻常女子不同,但她待下人极好,更是把自己当做家人对待。夫人在姑娘幼时便撒手人寰,这些年老爷未曾续弦,更加对姑娘宠爱有加。

“今日天气这样好,潇湘馆内必然热闹极了。”说罢,上官若离放下手中绣了未到一半的荷包,“哥哥还有几日到广陵?”

听自家姑娘这样问,阿显心中便如明镜似的“公子还有不到四日抵达广陵,若姑娘日后三天认真绣荷包,今日是可以出去游玩一番的。”

“知我者阿显也。”说罢,上官若离像一只活脱脱的小兔子,蹦蹦哒哒到内室,换上了平日游玩的男子服饰。

*

潇湘馆内,桑凌同陈悬已接连来了两日,但并未见到人。

“为何两日还未遇到人?”桑凌眸光阴郁。

“我已问过周边的商贩,自打上回上官若离匆匆离开后,都已有两日未曾见过她了。”

陈悬话还未说完,只看见从正门走进一位身形纤弱的男子,一头长发高高束起,身着石青色腾云纹袖袍。

馆内右侧方的雅座上,一名男子看向走进来的“他”,兴是来了兴趣,高声喊到“上官兄,怎的今日有空来这潇湘馆了?前两日是被美人绊住了手脚?”

上官若离闻言看向说话的那名男子“褚兄莫要拿我寻开心,前几日家中有事,未曾出门。”

只见那名男子走上前,拉着上官若离走向自己的雅座说道“上官兄定要和我坐一起,和他们喝酒,实属无趣。”

桑凌将一切看在眼里

“虽是女儿身,却不喜礼法。”桑凌双眸中透露出喜色,顿时来了兴致。

陈悬看向二人,对桑凌缓缓说道“此人是新任护军参领褚竟元的嫡子褚踆之,和男儿身的上官若离可谓是一丘之貉,只要有上官若离在,便定不会少他。”

“若要接近,还需投其所好。”桑凌若有所思。

“上官兄可有心仪之人?”褚踆之一脸笑,自己本和“上官若即”不对付,但相处久了便发现他不同于常人。生在显赫世家,偏不喜做官之事,只想把这一生过的称心如意。这一点便和自己不谋而合,至此,褚踆之便把“上官若即”看做知己,决心要做他的至交。

“未曾有心仪之人,不过在我看来,定要和相爱之人相守一生,才不算白活一世。”说罢,上官若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只要把大爷我伺候舒服了,这一袋银子就是你们的。”一声浑厚的声音突然传入上官若离的耳朵,她抬眼望去,只见舞榭前站着一名肥头大耳的男子,手里还举着一袋银子,满眼旖旎的看向台上的舞女。

“这是何人?”上官若离厌恶至极。

褚踆之道“大都督服副使张沛之子,张斯”

“不妨我给张公子双倍银子,张公子将我伺候好如何?”上官若离挑眉道。

闻言,张斯转头望向上官若离,对上了一副满是厌恶的目光。

“女子做的下贱事,我可做不得。”张斯不懈到。

“女子做的事情男子为何做不得?男子做的事女子亦能做,反之亦然。我原以为张公子是多大方的人,没想到却拿着一袋银子说出这等污言秽语,实属草包一个。”说完,嘲笑声充满了潇湘馆。

在座的都是文人雅士,自听不得这些污言秽语,但奈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少有人管。但今日,张斯运气不好,遇上了最爱多管闲事的上官若离。尽管上官若离语出惊人,但竟无人出声质疑,许是在看张斯的笑话。

“你可知我是谁?”张斯恶狠狠道。

“那你可知我是谁?”上官若离反问道。

不等张斯回答,上官若离继续说道“在下国公府上官若即。”

张斯像是听到的什么笑话一般,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你冒充人也要打听清楚,上官若即早已外出求学。”

上官若离这才抬起脸睁眼瞧他“那你怎知上官若即有无回来?”

张斯心中盘算自己父亲虽从官,可仅仅是个从四品,倘若此人真是上官若即,自己怕是要倒大霉。

“今日实在扫兴。”说完,张斯佛佛袖子,转头离去。

“草包一个。”上官若离面色不悦。

“在下原以为只有自己有这般想法,未曾想今日竟然可以遇到见解相同之人 。”桑凌看向她,缓慢说道。

上官若离闻言大喜,转头望去,只见男人身穿玄色长袍,衣袖上勾勒着金色线条,极为尊贵。一头墨发慵懒的散在背后,将他那一双丹凤眼衬的更加邪魅。

“当真?”

“未有半分虚言。”

“敢问公子名讳?”上官若离精致的脸上洋溢着丝丝笑容。

“桑安。”

上官若离刚想上前,只见正门慌慌张张跑进来一名小厮。直直的跑到了上官若离面前,低声道“小姐,少爷提前抵达京城了。”

上官若离脸上的笑容更盛,带着阿显和小厮小跑到潇湘馆正门。后又想起来了什么,对着桑凌道“我会来寻你的。”

看着远去的上官若离,褚踆之大喊道“上官兄,酒钱还未结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