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于夏江尘风

>

于夏江尘风

于夏 著

于夏 古代言情 江尘风

《于夏江尘风》小说是作者“于夏”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柳梅舒就是从挽玉门杀出来的,她给自己的佩剑命名为‘挽玉’,提醒自己莫失本心。疏雨阁作为武林第一宗门,有一套完整的晋升流程,即侍从—执事—门主—护法—尊者—长老~阁主。其中,阁主之位会由上一任首领直接指定,不参与公开筛选流程。这也就是说,于夏作为少阁主,职位从尊者一下子越到了长老之上,她在疏雨阁的地位...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于夏江尘风   更新: 2022-11-13 18: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于夏江尘风》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于夏江尘风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于夏”,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于夏很多时候都会觉得,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一直在和她作对,总是她怕什么就来什么于夏用余光瞥了一眼,她的身后是万丈深渊如果不是男主现在正用剑抵着她的脖子的话,她绝对腿一软就直接双膝跪地了是的,......

《白月光女配她不想苟带》第10章 卧底接头

疏雨阁自创立以来,就设有三堂四院十二门。

三堂分别为清心、静心、潜心,隶属于阁主和两位长老。四院分别为轩宁、栎(yue)闻、忻芷与穗禾,隶属于四位尊者。十二门则是焚香、挽玉、嗜血、摧花、平游、惊梦、映雪、生寒、逐雁、觅果、萃冶、凝珠,设有十二位门主单独管辖。

柳梅舒就是从挽玉门杀出来的,她给自己的佩剑命名为‘挽玉’,提醒自己莫失本心。

疏雨阁作为武林第一宗门,有一套完整的晋升流程,即侍从—执事—门主—护法—尊者—长老~阁主。

其中,阁主之位会由上一任首领直接指定,不参与公开筛选流程。

这也就是说,于夏作为少阁主,职位从尊者一下子越到了长老之上,她在疏雨阁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于·非常幸运·夏此刻叉腰仰天,露出了反派一般的笑声“从今天起,我要在疏雨阁里横着走,我为所欲为。”

从前那些瞧不起她的人现如今纷纷上赶着巴结她,这种让秋梨萌生了一种一定要恪守本分,誓死追随少主的想法。

于是她面带喜色,发自内心地说道“恭喜少阁主得偿所愿。”

所谓权力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于夏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干,就有人主动为她卖命。

于夏自醒来就没见过严冥,也不知道大反派又上哪儿作恶去了。

不过没关系,山中无老虎,她这个猴子就能称大王。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不搞点事儿可就太可惜了。于夏心里想到。

怎料,她还没找事儿,事儿自己主动找上门了。

于夏不满的撇撇嘴“屋外怎么闹哄哄的?”

秋梨“奴婢出去看看。”

不一会儿,秋梨就回来了。

她凑到于夏身边低声说道“回少阁主,是如月长老派了人过来讨说法,周围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所以吵闹了些。”

于夏“讨说法?她来我这讨什么说法?”

秋梨解释道“那江城本是焚香门的侍者,前日得如月长老赏识才升了执事。”

于夏“哦~看她这架势是准备和我抢人喽?”

秋梨有些犹豫“这…奴婢不敢妄议。”

于夏没有难为她,吩咐道“你出去传我口令,如月长老若是想讨人就亲自上门来讨。对了,把江城也一并叫过来吧。”

秋梨“遵命。”

静心堂里

绮夏将于夏的口令添油加醋的汇报给了如月,如月闻言大发雷霆,举臂一挥,将桌上的琉璃盏尽数推倒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如月气的直发抖,咬牙切齿的说“好你个‘柳梅舒’,刚升了少主就不把我这个长老放在眼里了。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

彼时,她口中的于夏正端坐在院子里,气定神闲的品着茶。

根据设定,柳梅舒和如月还没打过照面,所以于夏很是期待。

毕竟她笔下的如月身材火辣,媚眼如丝,举手投足皆是风情,可谓是十足的妖女。只希望疏雨阁这第一美女杀手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于夏正等得有些无聊,江尘风就来了。

只见他俯身行礼,态度十分恭敬“参见少阁主。”

于夏摆了摆手明知故问道“你既升任执事,可有代号?”

江尘风“回少阁主,属下代号如风。”

于夏闻言略微皱眉,装作思索一番后才说“啧啧啧…你这个名字不好,我给你换一个吧。”

如月一听忍不住了,主动站出来说“他这名字是我取的,不知少阁主有何高见?”

于夏当时就乐了,她早就发现了如月躲在一边暗戳戳的听墙角,玩心一起,就利用她沉不住气的弱点将她‘揪‘了出来。

于夏装作刚看到她的样子,做作的捂着嘴一副绿茶的口吻“难怪,我总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想不到竟是如月长老亲自取得,看来长老对江执事十分看重啊。”

接着她又摆出一副惋惜的神色“哎,真是可惜了,如月长老的一片真心怕是要错付了。”

于夏得意摆了个‘比耶’的手势,冲着如月‘挑了挑眉’。

如月不高兴的‘挑了挑眉’,气冲冲的问“你什么意思?”

于夏耐心解释道“如月长老你有所不知,江执事他…对我情根深种,为了我甚至不惜舍弃性命。是吧?江城。”

江尘风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却也没有反驳,顺从的点了点头。

于夏内心上道呀!兄弟。

如月对无望崖的事略有耳闻,她盯住于夏冷冷的问“所以呢?”

于夏牵住江尘风的手,故作亲密的依偎着他,害羞地说道“所以,我被他的真心打动,决定以身相许。”

说罢,她看向如月,眼神里充满挑衅“不知道这个说法,如月长老可满意呀?”

如月气急,一双狐狸眼微微眯起,看起来很是诱人。美人不愧为美人,要不是戏没唱完,于夏真想扑过去大喊美女贴贴。

如月看着眼前的人一副欠收拾的样子,长吁一口气才忍住没动手,她握紧拳头,冷声说道“好,非常好。轩宁尊者是吧?我记住你了。”

于夏“诶~讨厌,人家现在是少阁主呢。”

如月见状气急败坏,大步走了出去。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纷纷散开,着急忙慌的跑去分享这第一手热瓜。

于夏探出头向外瞄了瞄,确认如月走远了才松开江尘风的手。她拍拍江尘风的肩膀赞许地说“今天表现不错,晚上赏你吃鸡腿。”

江尘风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不自然的应声“好。”

他一时紧张,居然忘了伪装。可惜于夏已经走开了,没有注意到。

回屋后,秋梨不解的问“少阁主为何要故意激怒如月长老?”

于夏我说是闲的无聊你信吗?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这可不兴照实说,毕竟她在小秋梨这里还是有一点点形象的,不能轻易破坏。

于夏故意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依你看,我演这出戏是为了什么?”

秋梨思索了一番,灵机一动道“我知道了,少阁主此举是为了立威。”

于夏???

见她没说话,秋梨觉得自己一定是答对了,十分自信的补充道“少阁主这几年一直在外游历,对疏雨阁内部派系不甚了解。且疏雨阁人员众多难以约束,您担心有人您在继任之时寻衅滋事,所以今日之举一为敲打,二为立威,全是为日后做准备。”

于夏内心妙啊!以后就这么宣传我!

于夏拍拍她的小脑袋,赞许道“你果然聪慧。”

秋梨非常开心“谢少阁主称赞。”

于夏伸了个懒腰说“我累了,你去屋外守好,别让人打搅了我的美梦。”

秋梨“是。”

另一边,静心堂里

绮夏“长老,那‘柳梅舒’太过分了。如风明明是您选中的人,却被她强抢了去。她刚接任少主就如此狂妄,日后上任了怕是…”

如月没耐心听她废话,当即打断了她“蠢货,你当真以为我会为这点小事生气吗?”

绮夏“那您今日…”

如月不屑“区区是一个侍从,她想要给她便是。哼,她如今站的有多高,摔下来的时候就会有多惨。”

绮夏“长老的意思是?”

如月“我今日配合她演这出戏,不过是想将她捧的更高而已。呵呵,你没看到她身上的梅花印越发鲜艳了吗?”

绮夏“那是…醉梦蛊!”

如月轻笑“你当那严冥怎么会如此好心,提拔一个柳家人继承阁主之位。哼!我今日不与她计较,不过是想看看她究竟能走多远而已。”

绮夏狗腿道“长老深谋远虑,属下佩服。”

如月不耐烦的摆摆手“退下吧。”

绮夏退去之后,如月打开一道暗门。

待她走进密室,里面站着的人闻声回过头冲着她热情的打招呼“你来了。”

此刻,于夏笑的贼甜。

她今天给了如月一个’比耶‘的手势,如月回了她一个挑眉。

至此,一场大戏拉开了序幕。

如月说道“绮夏应该会去那边传话的。”

于夏“如此甚好,不枉我们排了这出大戏。”

如月“说到底,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于夏“也不算认出,只是不那么难猜而已。”

如月“切,故弄玄虚。”

如月是十年前江家插进来的卧底,她的身份连江尘风都不知道。

至于于夏是怎么知道的,也没别的原因,就单纯因为她是作者。

《于夏江尘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