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战纹神体

>

战纹神体

段风 著

奇幻玄幻 段天 段风

热门新书《战纹神体》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段风”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段风段天   更新: 2022-11-05 18: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战纹神体》中的人物段风段天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段风”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战纹神体》内容概括:修道难为魔易!千年修道不及一夜成魔!“世间如炉,权势似碳,金钱似火,凡人就在这炉火赤碳中……煅炼融化,直到……直到圆滑似球,再也没有……没有丁点棱角,任凭你是英雄人杰,枭雄霸王,都得磨去棱角……才......

战纹神体 免费阅读 第1章 沉默已久的怒吼

修道难为魔易!千年修道不及一夜成魔!

“世间如炉,权势似碳,金钱似火,凡人就在这炉火赤碳中……煅炼融化,直到……直到圆滑似球,再也没有……没有丁点棱角,任凭你是英雄人杰,枭雄霸王,都得磨去棱角……才可能成功,丝毫没有了自我,或者说迷失了自我……孩子,记住——”

奄奄一息的老者突然双眼之中流露出璀璨的光芒,颤抖的手掌紧紧抓住追风的双臂。

“坚持本心,我道——傲然……”

老者强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撒手西去,随着最后一口元气的消散,原本雪白的须发,迅逐渐变得枯黄,宛若一丛枯草,苍劲的体魄,也如同枯木一般腐朽不堪。

往昔师父慈祥的面容近在眼前,此刻却已经天人两隔。

跪在老者遗体身前的追风宛若苍穹崩塌。

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

“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坚持本心,就因为杀了几个抢人妻女的败类,就因为我们是所谓的魔道!就因为我们手中掌控着蚩尤至尊的天尊龙纹……”

追风疯狂的咆哮,一条虚幻的五爪金龙伴随着追风的怒吼冲天而起。

追风滔天的恨意在山洞中卷起一股旋风,漫天的乌云从高空压下,条条电光穿梭其中,万物沉寂,甚至在无上天罚的威压之下瑟瑟发抖。

追风眼中闪过点点红光,陡然间浓重的煞气将追风包裹,不断的吞吐膨胀,宛若地狱恶鬼想要将追风吞噬,“何谓道,何为魔,正道不清,我便化身为魔!”

噗通——

追风跪倒在老者身前,膝盖之下的青石片片龟裂。

在追风跪下去的瞬间,那头地狱恶鬼爆发出惊恐的惨叫,冲天的地磁凶煞之气从地表喷涌而出,争先恐后的钻进追风体内。

虚幻的五爪金龙原本祥和的气息消散一空,金黄之中慢慢涌现出一丝丝黑色的条纹,转而爆发出赤*裸裸的杀意,只余杀意,再无其他。

“师父,徒儿让你失望了,若有来生,徒儿再来侍奉!”追风最后一丝情感也随之消散.

咔嚓——山洞之中传出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追风胸前的天尊龙纹玉佩和储物戒指片片碎裂,一道天地初开阴阳未分之时的混沌之光将碎裂的天尊龙、储物戒指诡异的融合在一起,爆射出两道精光,分射追风和暗金魔龙的眉心。

暗金魔龙,仰天长啸,扑哧一声,背后伸展出一对布满暗金色符文的肉翼,宛若蝙蝠的肉翼上长着数根狰狞的骨刺,这一对肉翼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杀*戮而生。

乌云中的雷霆感受到追风即将化身成魔,无数金色的闪电向着追风所在的山洞劈下。

轰隆隆的声响传出足有数百里,在这一刻仿佛世界末日的来临,方圆数百里的飞禽走兽悲鸣不止,惊慌的向着远方逃散。

仅仅数呼吸之间,三千米的山峰,足足降下近百米。

“啊——”追风的声音没有一丝人气,仿佛传自九幽深处。

伴随着追风的咆哮,暗金魔龙向着追风俯冲而下,钻进追风体内,这一刻追风衣衫尽碎,宛若飞舞的蝴蝶泯灭在气劲之中,唯美与毁灭并存。

追风露出精壮的上半身,十八条黑色的气流,散发着无比邪恶的气息,宛若十八条魔蛇在追风周身来回盘旋,纤细的尾巴插进未知的所在。

一条暗金色的魔龙盘旋在追风的胸膛,两只嗜血的眼睛怒视前方,追风的双眼化作万载冰川,满是对生命的淡漠与无视。

整个山洞在这狂暴的气劲之下面目全非,一条条手掌宽的裂缝遍布四周,唯有老者尸体附近残留着山洞的原貌。

在这一刻,追风破道成魔。

天空之中乌云翻滚,一道手腕粗细的雷光穿越万丈虚空,宛若开山神斧带着不死不休之势劈向追风的天灵盖。

追风眼中射出三尺红光,挥起的双拳带出震天鬼啸,在头顶三尺处与雷光碰撞,哪怕追风成就了罪魔之身,也被这一道雷光轰的皮开肉绽,追风借着对轰引起的反冲力卷起师父的尸身翻身钻进地底。

空中的乌云滚滚翻动,被追风挑衅的举动彻底激怒,追风的逃脱更让天罚之云怒不可遏,金色的闪电不要钱一般,挥洒而下,直到将这座山峰再次削下去数百米,才解气的散去。

追风返回被道门围困的山门,满眼尽是门人的尸体,追风眼角流下两汉血泪,毅然以身引天罚。

天罚之下尽皆蝼蚁,万雷齐鸣!恐怖的的气息引发众人心中最原始的恐惧,此时世人眼中的神仙和常人没什么两区别,吓的亡魂丧胆,哭爹喊娘,哪里还管什么荣誉和尊严,一个个四散逃亡。

围杀追风师徒的魁首无一逃脱。

经此一役,道门一蹶不振,追风淹没在天罚之中,再也没有出现。

在追风即将灰飞烟灭的瞬间,恢复了神智,嘴角流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师父,我为你报仇了,我没有失去本心!”全力护住师父的尸身迎接最后一刻的到来!

一股磅礴的力量从追风胸前喷涌而出,将追风的灵魂生生剥离,九天之外激射而来的十八颗紫星屏蔽了追风的感知,“地狱转生!”

自此东方修道界传出一句话,“修道难,为魔易,千年修道不及一夜成魔!”

神纹大陆,七大帝国各自雄踞一方,近百属国夹杂其中,各国内部宗派林立,平静之中激流暗涌。

神纹大陆何其广大,饶是人类贵为这片大陆的霸主,也仅仅占据了整片大陆的三分之一,其余各地森林险地不计其数,这也造就了浓厚的尚武之风。

段家,烈焰帝国开国元勋,巴顿主城世袭伯爵,虽然早已不复昔日的辉煌,依然让人不敢小窥。

此时正值初春,段家演武场上迎来了年度测试,实力的高低决定了以后在家族中的地位,在这里绝对没有一个人藏私,除非脑袋被驴踢了。

一个青袍少年站在验魔石碑前,脸上带着和年龄不符的沧桑,迷离的目光好似游离于九霄云外。

直到现在,少年仍然记得十三年前的雨夜,本应魂飞魄散的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降临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夺舍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孩童,弱小的身躯禁锢了追风拥有元婴境界的神魂,迷茫与无助充斥了整个心灵,是那个温柔贤惠的女子,让自己知道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安全而温暖。

母亲的呵护,父亲的慈爱,让少年短短数日找到了自己的归属,认可了新的身份。

美好的事物总是无比短暂,虽然段家贵为一方豪族,但是却在半年之后遇到了几乎灭族的危机,家族长老五去其二,少年的母亲为掩护族人撤退而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为母报仇成为少年执着的信念。

可恨这个世界的躯体竟然无法修炼傲然之道,无奈之下走上这个世界的强者之路——战纹。

绝大多数人出生之时,身上都会出现一个神秘的纹身,通过觉醒仪式转变为战纹,依靠不断修炼,逐步继承战纹的天赋技能,战纹斗者,凝聚战魂;战纹斗士,战魂实体;战纹斗师,战纹肉搏;战纹斗灵,战纹魔攻;战纹斗王,凝聚战铠;战纹斗皇,翱翔天际;战纹斗宗,战纹斗尊,圣域。

只有凝聚战纹之后,才算开始了真正的修炼,而斗士无论在哪里都是十分普遍的存在,达到了斗师的层次,也只能算小小的出人头地,只有成为了斗灵的强者才能对他人产生威慑力。

斗王,万中无一,天分、机缘和刻苦的修炼缺一不可,一旦达到了这个层次,便可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万人大军之中可来去自如。

斗皇,斗宗更是国宝一级的存在,威慑他国的至强力量,至于更高的所在,早已经超脱了俗世的束缚,他们所拥有得神通更加超越了世人的认知。

战纹也有强弱之分,分为三等九阶,一阶最低,九阶最高,有太多的人只拥有初阶战纹,万幸的是段风却继承了父亲的中级四阶战纹爆炎虎,虽然只是四阶,却也千中无一。

少年凭借自己强大的灵魂,实力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可惜……

“开始!”测验魔石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打断了少年的回忆。

少年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凝聚起全身的力量,“呵!”少年身后泛起滚滚红云,一声清啸响起,火热的气浪四处翻滚,右拳带出阵阵呼啸,狠狠地轰在验魔石碑上。

“战力,一星!”

望着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四个大字,少年唇角有着一抹深深地自嘲,眼神尽是深深的悲哀之色,紧握的手掌,因为用力太大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段风,战力,一星!级别初级!”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语气惋惜的将之公布了出来……

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不出意外的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

“一星?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天才”越来越差劲了!不过刚才的声势出去卖艺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赚几个铜板,呵呵!”

“哎,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花架子,徒有其表。”

“要不是他的父亲是族长的义子,若非当年他的母亲因为护族丧命,这种废物,早就被驱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哼,那又怎么了,身为家族的人,就要有时刻为家族牺牲的觉悟,这种废物留他何用!”

“唉,昔年那名闻巴顿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

“谁知道呢,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惹得神灵降怒了吧……”

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少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使得少年呼吸越来越急促。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

“看什么看,你这样的废物早就该滚出家族了,做奴才就要有作奴才的觉悟,果然是那个贱人的杂种,一点尊卑都不懂!”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一袭锦袍,嘴唇削薄,面容削瘦,脸上尽是不屑之色,眼神中却是一片自傲与嘲讽,甚至极深处隐藏着一股深深地怨毒,看着自己的眼神,犹如一条毒蛇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似乎带着彻骨的仇恨!此人正是族长唯一的孙子,继承其母雪狼战纹——段天。

很难想象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眼中可以蕴含如此之多的情绪,但是少年刻薄的话语却让高台上的中年人眉头紧皱。

段风本就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三岁开始修炼,十岁拥有九星战力,十一岁突破十星,成功以火元气凝聚爆炎虎战魂,一跃成为家族数百年之内最年轻的战纹斗者!

当初的少年,自信而且潜力无可估量,不知让得多少少女对其春心荡漾,同样也让人眼红嫉妒。

天才的道路是坎坷的,三年前,一夜之间十数年的修炼化为乌有,战纹的力量也随着时间而流失,残酷的打击,这几年众人的冷嘲热讽更让段风濒临爆发的边缘。

段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嗜血的眼神死死盯着段天,若非段天是族长的唯一的孙子,哪怕实力不及,也要让其血溅五步。

前世自己是一个孤儿,受尽了人情冷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关爱自己的师父,却又被那些所谓的正道围杀。

今世生在一个豪门贵族,虽然自己的父亲仅仅是一个义子,却深得族长器重,父慈母爱让段风倍加珍惜,可惜天命无常,夺走了段风的母爱,母亲便成了段风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怒!

段天被段风的眼神盯着,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骇然的退了一步,转眼想起段风仅仅一星的战力,顿时恼羞成怒,“小杂种,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你,把你母亲那贱人的灵位丢出祠堂!”、

将前人的灵位丢出祠堂,是对前人的灵魂最大的侮辱。

段天这句话如同天平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引爆了段风心中的火药桶,段风双眼布满了猩红之色,就如同一头凶残的魔兽盯着自己的猎物,疯狂的咆哮发泄心中的怒火。

若非段风此时还残存着一丝理智,若非顾忌自己一时冲动之下会牵连自己的父亲,段风的双手会在瞬间撕碎段天的喉咙。

并非段天一无是处,而是段风两世为人的记忆,无穷无尽的战斗技巧,绝非仅仅几个星级就可以压制。

“吼——”一声爆炎虎的怒吼震惊众人,段风背后猛然爆发出强烈的金光,一头金光闪闪的猛虎从段风后背跃出,仰天咆哮,啸声震天,一丈多长的身躯漂浮在半空之中,一股股热浪向着四周扩散。

一时间整个演武场宛若置身于烘炉之中,这让喜欢冰寒之境的段天更加难以承受,就如同将一只雪狼就进了火山口。

正在内堂议事的族长和一众执事,突闻这愤怒的咆哮,暗叫不好,以为仇家挑衅上门,急忙向着啸声传来的方向冲去,就连内院之中潜修的几个长老也被这啸声惊动,一个个接连出关。

段天被段风的狂暴吓得面无人色,被那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段天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谁会想到最多只比常人强壮几分的段风,会突然之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要知道战纹凝聚形体,只有突破九星,成为战纹斗者才可以做到,而此时段风背后的爆炎虎流露出来的威势,恐怕哪怕高级战纹斗者都无法岂止。

难道自己激怒段风,竟然让他暴怒之下恢复了实力不成,段天想到这里心中懊悔不已。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