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成太子妃后,我每天都想和离

>

穿成太子妃后,我每天都想和离

苏窈 著

古代言情 江姝言 苏窈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穿成太子妃后,我每天都想和离》,作者是“苏窈”。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裴瑾修步履微顿。江姝言看到踏月而来的少年郎,眉眼间的欣喜遮不住,娇羞一笑,亲切地唤了声,“太子哥哥~”江姝言眉眼弯起,一副小女儿家的娇俏,不胜娇羞,不顾雪夜寒凉,迈着轻快的步伐上前,自然而然地攀住裴瑾修的胳膊,眼神中装着满满的欣喜。裴瑾修未出声,眉眼间覆上一层寒霜,薄唇微微抿起。一旁刘公公默默低下了...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苏窈江姝言   更新: 2022-11-05 18: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苏窈”大大的完结小说《穿成太子妃后,我每天都想和离》,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苏窈江姝言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刘公公脸上没藏住吃惊,“是”同心殿是太子妃的宫殿看来太子殿下这是要去太子妃宫里的意思路是通往同心殿的方向,可未能到同心殿,远远地先看到廊下驻足一道身影裴瑾修步履微顿江姝言看到踏月......

《穿成太子妃后,我每天都想和离》第2章 压力山大

刘公公脸上没藏住吃惊,“是。”

同心殿是太子妃的宫殿。

看来太子殿下这是要去太子妃宫里的意思。

路是通往同心殿的方向,可未能到同心殿,远远地先看到廊下驻足一道身影。

裴瑾修步履微顿。

江姝言看到踏月而来的少年郎,眉眼间的欣喜遮不住,娇羞一笑,亲切地唤了声,

“太子哥哥~”

江姝言眉眼弯起,一副小女儿家的娇俏,不胜娇羞,不顾雪夜寒凉,迈着轻快的步伐上前,自然而然地攀住裴瑾修的胳膊,眼神中装着满满的欣喜。

裴瑾修未出声,眉眼间覆上一层寒霜,薄唇微微抿起。

一旁刘公公默默低下了头。

太子说去太子妃那儿,偏偏半道上跟太子嫔撞见了。

这……不能算是完全巧合吧。

毕竟,从前院到后院,太子爷走这条路的次数最多,稍稍了解太子爷习惯的人都知道这事儿。

可巧了,太子嫔就知道太子殿下这习惯。

江姝言本就是美人,在清冷的雪夜月色下更美了。

京城冬日很冷,尤其是到了夜间,尽管她身上披了大氅,肩膀仍是微微颤动,不一会儿的功夫鼻头都冻得发红,嘴唇也开始打颤,模样好不楚楚可怜。

可她一双眼睛含了喜津津,仰头只看着面前的少年郎,热忱真挚,格外显得真心可贵。

比起来,裴瑾修的反应却平静多了无情,推开江姝言的手。

他记得,前世她也是在这条路上等着。

那时,他心心念念全想着她,只觉得暖心。

可如今再看这张脸,并无半点欢喜。

江姝言一滞,再抬眼时只看到他冷硬侧脸。

少年俊朗却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眼,可惜,他从不爱笑。

江姝言咬了咬下唇。

相识多年,她知道他向来冷情,自以为早就习惯,可此时他无悲无喜的一眼看过来,让她心凉得背后出了一层冷汗,眉目抬起来透露出惶恐无措,怯怯唤了声,“太子哥哥……”

另一边,苏窈也没想到转一圈过来,居然能看到这么一场大戏。

从她这角度看过去,月色下,银雪泛着一层冷光,娇弱美人正盈盈望着少年郎,欲说还休,情意全在不言中。

虽然看不清楚脸,但就氛围来说,完全就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的架势。

比起苏窈的淡定,宝蓝身侧的小拳头完全攥起来了。

那愤怒的小眼神仿佛在说‘这太子嫔也太不自重了,居然敢先勾搭太子殿下,太子妃这您必须得管,您得立威’。

苏窈拽住宝蓝的袖子,一个甩头,果断用眼神示意——快走。

宝蓝不甘心,但太子妃都示意了,她只得跟上。

树底下,两个黑影偷摸摸地要溜。

刘公公眼睛尖,远远就瞧见了树下有影儿,警醒防备的心顿起,立刻挡在裴瑾修面前,下一瞬已经提声呵斥,

“何人鬼鬼祟祟?”

苏窈“……”

宝蓝“……”

突然被叫住,此刻想走是不可能了,苏窈只得带着宝蓝站出来。

这东宫侍卫不少,要是被一嗓子喊来人给误伤那就不好了。

看着远处的人,苏窈讪笑着率先招了手,

“嗨,好巧啊。”

在苏窈出声后,裴瑾修和江姝言都看到了苏窈。

江姝言远远地看到人,神情微怔。

入东宫前,她已经先做过了解,知道所谓东宫后院的那些妃嫔不过是有名无分的摆设。

可不远处站着的这位,眼生的很,想来就是和她同日进东宫的太子妃了。

只微微愣神后,江姝言已经咽下了心头的酸楚迅速回神,屈膝行了礼,轻缓道,

“姝言见过姐姐。”

苏窈听到这声音第一反应是——这声音挺甜的。

第二个反应就是悄悄搓了搓胳膊。

呃……

这种柔柔的调调可能太子喜欢听,她这钢铁女汉子有点适应不了。

但面子工程还是得做滴,只见苏窈振臂一呼,豪爽道,

“客气客气。”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氛围怪怪的。

而且,总有审视的视线落在身上,让人压力山大。

她想,估计是打扰了人家的好事,不受待见了。

秉持着做好事的心思,苏窈一边往后退,一边招呼,

“那什么,天寒地冻的,我就先告辞了,你们该干啥干啥哈。”

说完,头也不回地拽着宝蓝一口气赶紧跑。

刘公公瞠目结舌。

就这?太子殿下还在呢,太子妃就跑了?

还头都不回地跑了?

江姝言低头,悄悄捂了捂心口,忍不住再抬头看了眼走就跑没影儿的方向。

腹议,这太子妃怎么跟想到的不一样。

裴瑾修没说话,眼睛微微眯起,眸色越来越深。

在苏窈走后,江姝言殷切地看向裴瑾修,

“太子哥哥,夜色已深,该歇息了啊。”

话至此处,一双美目只盈盈地望着,其余的话没再说一句,面上的绯红越来越深。

裴瑾修直视前方,神色淡漠,道,

“既知夜深,就少走动。”

说着,抬脚往苏窈离开的方向去了。

江姝言看着人要走,几乎是下意识的央求,

“太……”太子哥哥……

然而,还未等她的话说完,裴瑾修一记犀利的眼神扫射过来,

“你还有事?”

江姝言浑身一僵,卡在喉咙中的字眼再也吐不出来。

刘公公埋头,默默跟上。

转身后,裴瑾修眼底的寒色凛然,如同冬日这化不开的严寒。

如今再看到这人畜无害的外表,只觉得心寒讽刺。

他没忘前世的教训。

江姝言是伴他成长之人,与他相知相伴多年。

他自认为她与其他人都不同,也一直愧疚于未能给她的正妻之位,因而,极尽一切偏爱于她。

若不是偶然听到她与江太傅之间的对话,他不会知道,原来她不过是把自己当可攀附的阶梯。

只因他最有希望继任大统,她的家族才会将她送来身边。

连他都不知,在相识相处的岁月中,她表面的那些笑眼盈盈满腔爱意中究竟存了多少真心。

他至今都忘不掉在他生死关头,她将匕首刺入他胸膛的模样。

他无法忘记陷入死亡的冰冷。

原来说好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只是他没想到一直疏于了解的太子妃,在他死后,东宫妃嫔惊叫逃窜不愿殉葬时,自刎于他的棺椁前。

《穿成太子妃后,我每天都想和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