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风云剑气横

>

风云剑气横

上官无恙 著

叶冬寒 奇幻玄幻 左乔

《风云剑气横》小说是作者“上官无恙”的倾心力作。以下是《风云剑气横》内容介绍:那精雅别致的小院自然是左殳一家所居,毕竟有那么风雅的女主人在,岂能与葛茯苓独居的狗窝一样。当日左乔回到家里,兴致勃勃地跟父母提起想要修炼之事,谁知父母这么多年连拒绝的理由都不愿意改。接下来便是日复一日的读书、吟诗作赋,下棋、背谱复盘,放牛打猎、强建体魄。转眼三年过去,左乔修炼的心思渐渐便也淡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左乔叶冬寒   更新: 2022-12-04 11: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左乔叶冬寒的奇幻玄幻小说《风云剑气横》,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上官无恙”,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左乔只见母亲早已腾空而起,衣袂飘飘姿态煞是好看,犹如仙人一般实则姬出尘远没有左乔瞧在眼里的那么轻松,她越是飞向空中越是感觉罡风凌厉刮在脸上犹如刀剜,衣衫也被罡风割裂一道道小口再看左殳等人,处在战斗核心的左殳和翁乌二长老早已衣衫褴褛体魄稍弱的乌同阖,脸上更是被罡风刮擦得满是血痕葛茯苓和侯承权距离三人稍远,状况稍好,却也在罡风中摇摆不定侯承权几次想逃,都被葛茯苓拼死挡住见姬出尘快速靠近,......

第2章 五行灵根 自成天地

葛茯苓与左殳夫妇毗邻而居,偌大一片竹林的尽头便只他两户人家。

紧挨着的两处小院一座精雅别致,门上挂着匾额耕读传家;另一座则粗陋凌乱。

小院往西是碧波万顷的载春湖,往南便是群山峭立的符禺山。

小院竹林掩映,坐落在湖光山色之间,每日早晚薄雾蒸腾,当真是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那精雅别致的小院自然是左殳一家所居,毕竟有那么风雅的女主人在,岂能与葛茯苓独居的狗窝一样。

当日左乔回到家里,兴致勃勃地跟父母提起想要修炼之事,谁知父母这么多年连拒绝的理由都不愿意改。

接下来便是日复一日的读书、吟诗作赋,下棋、背谱复盘,放牛打猎、强建体魄。

转眼三年过去,左乔修炼的心思渐渐便也淡了。

石榴半吐红巾蹙,碧水隐隐雾萦山。

其时正当孟夏,坡上青草依依,谷间流水潺潺。

他一家既以耕读为生,自然半分也懒惰不得。

天色刚刚放亮,左乔便牵着青牛上山放牛去了。

左乔一身葛布衣衫仰卧在牛背上闭目养神,晨风微凉,清晨的斜阳照在脸上虽有暖意却并不炽热,好不惬意。

他眼眸细长丰神俊朗,即便一身粗衣作农人打扮,也好似一个饱读诗书的少年书生。

与身下的青牛,显得格格不入。

那青牛驮着主人随意游走,专捡青草肥美之处,吃得十分欢畅。

左乔则躺在牛背上睡得香甜,不用背诵诗书复盘棋局,这份时光对他来说倒也舒坦。

迷迷糊糊中,他只觉着有一股热气吹到脸上,不由得心中一惊莫非是遇到猛兽了,怎么青牛这般淡定?

凭借跟随父亲多年打猎的经验,遇到危险切不可乱动。

必要时装死或许能给自己带来一线生机。

他当即缓缓睁开眼睛,以便看清外界情况,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然而,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张精瘦丑怪的面孔。

这人生得脑门尖而下颌宽大,留着两抹八字须,一双小眼滴溜溜乱转,正在打量着左乔的面相。

用獐头鼠目来形容此人,真的再合适不过。

怪人距离左乔太近,呼吸都喷到了他脸上,令他几欲作呕。

“你这人恶不恶心,走开点!”

左乔伸手想推开此人,但无意中手掌推向了怪人脸上,想想不妥,手到中途便自停下。

谁知那怪人并不离开,而是迅疾伸手抓住了左乔的手臂。

“奇怪,奇怪!可惜,可惜!”

怪人一边看着左乔,一边摇头叹息。

口中念念有词道“这么好的根骨却不修炼,真的是可惜了。”

这怪人如此无礼,左乔心中早已不耐。

他自幼随父亲打猎,十二岁时便能赤手搏虎,面前这精瘦的古怪老者,想必一挥手便能将对方摔跌出去。

他当即左手向左侧一挥,谁知手臂却似被铁圈箍住一般,动不了分毫。

怪人竟咦了一声,道“一个凡人小子竟有这般体魄力道,倒也难得的紧。”

左乔正自惊惧,猛然感到一股奇怪的力量透入体内。

他不曾修炼,不知这是什么力道,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任由那力量在体内游走了一圈。

“哈哈,我就说吧,这小子根骨奇佳,体内经脉自成一片小天地,像极了传说中的五灵根。”

原来这怪人适才用灵力透入左乔体内,探查他的根骨成色。

旁边一个温和平正的声音说道“我早说是五灵根,师侄掌管天泽殿,哪年不要挑选成百上千的弟子,又怎会看错。”

左乔一怔,没想到这怪人身边还有同伴,暗骂自己心性不稳,一遇到危险就先乱了心神。

这要是遇上野兽,只对付一下,剩下一个大不大妙。

他当即斜眼看去,只见精瘦怪人旁边站着一人,三四十岁年纪,身形高大魁梧,头戴方巾身着锦缎长袍,一副儒生打扮。

只听那怪人笑道“胡吹什么大气,像这种罕见的五灵根你又怎会见过。这小子是我捡到的,你可不能跟我抢。五灵根呐,嘿嘿,体魄又好,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哈哈,哈哈!”

那儒生微笑道“八长老,师侄还用得着跟你抢吗?这小子这样的资质,宗主自然会把他送到天泽殿去。

“咱们宗门中战力最强的几个,哪个不是出自天泽殿?翁长老、赵长老、乌长老,还有这次咱们要找的那个人,哪一个不是名列武绝榜?”

儒生一边说话一边探指搭了搭左乔的脉门,继而摇头道“好奇怪,体内一点灵气都没有!这么好的资质这个年岁还不修炼,真是暴殄天物,想不到永宁郡武道已经没落成了这样。”

“我就说可惜了吧,老夫这就到玄灵宗找个地方把这小子练到筑基境,把他带回宗门,那可是大功一件。”

八长老握着左乔的手掌紧了紧,看向那儒生继续说道“晁起师侄,瞧这里的灵气如此稀薄,咱们要找的那人多半不会在这里,大长老这次的算计又要落空了。不如咱们这就走罢!”

他手始终紧握左乔手臂,倒真像是到手的宝贝怕被别人抢去一般。

这两人自说自话,浑没把左乔当作活物。

左乔虽已盼望修炼多年,但就这样被别人像个物件似的随意摆布,实非心中所愿。

更不愿意就这样不辞而别,无声无息地离开父母。

手臂被八长老铁箍似的手掌握着,他知道来硬的绝对走不了。

估计那儒生打扮的晁起要好说话些,于是软语求道“这位大叔,常言道父母在不远游,小的父母年事已高需要供奉,咱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

不料晁起仰天大笑,“被我宗门看中,是你天上掉下来的福分,那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八长老手掌又攥紧了几分,道“一点不错,这就跟我们走罢!”

“你们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抢人么?天下可没有这个道理。”

左乔急了,从牛背上翻身而下,可那只手臂却始终挣不脱。

“抢人又怎么了?整个修真界提到老夫侯成权,谁敢不给三分面子!”

八长老目露凶光,显得极为霸道。

瞧他这口气,只怕这个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三分月色的三分。

左乔生性开朗跳脱,向来天不怕地不怕。

可他也不是傻子,手臂被人攥着,自然知道此刻来不得硬的。

侯成权口中的修真界他虽不甚明了,可话本子上的修真故事他看得着实不少,直道修为达到人皇境几乎就到了修真界的巅峰,化神境的修士更是传说般的存在。

当下他眼珠一转,心道且吓一吓这个糟老头子,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凶。

于是开口说道“你这老儿可真不知天高地厚,我跟你直说了罢。我爹娘的修为俱已接近化神境,你们若挟持了我,还想走出这符禺山吗?”

“真是无知小儿,你真当皇者境巅峰修士似青菜萝卜一般,是随处可见的?”

八长老和晁起互相对望了一眼,均哈哈大笑起来。

左乔原本不知接近化神境的便是人皇境巅峰,见此计不成,强辩道“亏你们两个还来自大宗门,怎地不知何等样的父母才能生出我这样天资卓绝的孩儿来。”

此话一出,侯成权凶巴巴的神色松弛了几分。

晁起则微微点头“小子这话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

话音刚落,他猛地看向八长老侯成权,发现八长老此刻也正看着他。

两人的眼中均是涌上了几分惧意

莫非,真的被大长老说中了,那人真的就在这符禺山一带?

莫非,这小子就是那人的子嗣?

两人越想越觉得这极有可能,眼中惧意更甚。

但又不能在一个乡野放牛娃面前失了面子,几乎同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侯成权下意识地松开了手掌。

左乔没想到竟然一计得逞,紧绷的心弦立即松弛了几分。

“甚么整个修真界都给三分面子,其实就是一个耸泡蛋!”

他大刺刺地跨上牛背,朝侯成权拱拱手,不住地挤眉弄眼。

侯成权怒气上涌却不敢发作,那人若是真在左近,片刻之间便能寻到这里。

此刻强援未至,若是动手招来了那人殊不明智。

他忍气吞声,对晁起低声道“你还别说,别人生的儿子真的未必有这份资质,除非是他。”

晁起心头一紧,脸上恐惧更甚,显然是对那人怕到了骨子里。

其时山间风云变幻不定,时晴时雨最是平常不过。

左乔感受到山风中有一丝凉意,随即抬头看天。

只见山腰云雾缭绕,载春湖湖面上更是阴云密布,一场大雨眼看就要落将下来。

他当即向二人拱了拱手“您二位安好,咱们这就别过!”

心里却在暗笑,屁的修真界大修士,不过就是两个胆小鬼而已。

随即拍打牛背赶向山下。

青牛似有灵性,知道主人想要躲雨,撒开四蹄飞奔而去。

侯成权和晁起望着左乔远去的背影,心思想到了一处。

同时沉声说道“小心了!”

两人的身影在山坡上一闪而逝。

《风云剑气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