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瀚海

>

瀚海

不正经精神病患者 著

奇幻玄幻 屈莫灵 白萧何

网络作者“不正经精神病患者”的经典佳作《瀚海》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没有姑奶奶的命令休想在离开红楼半步,不然就不是简简单单晒太阳了。”红儿道:“要是在不听劝,姑奶奶就亲自把你卖到红楼院去,看你还敢再去那不着调的地儿。要是姑奶奶知道了,她宰了我们可不管你。”他听言就懵了,什么不着地儿,我好端端的怎么的有了一位姑奶奶?红儿身后的丫鬟这时骂骂咧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我们郡主...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萧何屈莫灵   更新: 2022-12-03 19: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瀚海》,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三日后,千君红便睁开双眼,醒来便来来回回回忆起,三日前穿越过来的事,迷迷糊糊间他发现这副身体的记忆在快速的恢复,之前一片空白的记忆如今变得清晰这样一想便联系起来了,全想起来了千君红早起,在天还没亮时就开始上灯,磨墨对于初次穿越的经历他还是特别尴尬就差一点就被拆穿了话说回来,如今样子都变成这样了,颜儿怕是为这件事急坏了,要是没能找到什么办法,那外面就连出门都是问题,还是想想办法才是千君红磨......

第1章 无限开局的小失误

额头,轻痛,一时间睁开了双眼,刺痛的全身,此时正被毒辣的阳光灼烧着。

当睁开双眼的瞬间,就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木椅之上牢牢地束缚了双手。

不料,刚刚才醒来就发现就有几位穿着古装异服的少女正低着头瞟向自己,嘴角的笑容还是那那么的亲切可人,一点都感觉不到危险正在向他赶来。

“姑爷,天还尚早姑奶奶让我们来带句话,今天就别想着出去了。没有姑奶奶的命令休想在离开红楼半步,不然就不是简简单单晒太阳了。”红儿道:“要是在不听劝,姑奶奶就亲自把你卖到红楼院去,看你还敢再去那不着调的地儿。要是姑奶奶知道了,她宰了我们可不管你。”

他听言就懵了,什么不着地儿,我好端端的怎么的有了一位姑奶奶?

红儿身后的丫鬟这时骂骂咧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我们郡主好端端的怎么嫁给了你,你却找机会去那种地方,你对得起我家郡主吗你。”

“好了,静儿别说了他只是个傻姑爷,这也不怨他。你要怨就怨那个林沫老是惦记着他早点被姑奶奶离婚。”红儿道:“要不是傻姑爷这不怎么和那林沫打起来,还好咱们知道消息就去要人了,不然这事就不好收拾了。”

“红儿姐说的是,但傻姑爷已经暴露这该怎么办,那红楼正不是落在张家下怀。”丫鬟担心道

“张家与红楼有婚约,但姑奶奶不同意这才悔婚娶了千家这独苗千君红。姑奶奶与千家也有些渊源,当初红楼小妹就是千家同门大师兄的小师妹要不是有这一层关系在这门婚事早就黄了。”

“姑奶奶既然知道还嫁,要是我早就不干了。”

“姑奶奶也是为了红楼好,要是红楼没了那还有我们这些人做什么,别忘了红楼可是当今的贵族,不是那些下等的世家能高攀得起的。”

“是,静儿明白。”

千君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了,她们是把自己当成憨憨了吗,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时候变成千家的人了。

我好端端怎么变成了千家,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没来过?

我原名钱深,是一位地质学家,在一次探险中绳子脱落直接掉入一座天坑,没想到当再次睁开眼时,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第一次睁眼是在一个小时前,那时自己的尸体正在地下暗流中流浪

,没想到自己真快不行了,就死在了荒芜的地下。

眼中的每一瞬间就好像秒钟一样快速划过,整整一个小时了,我就好像经过了二十六年般,让人寻味。

心中的酸甜苦辣就好像沸水,冲淡着这瞬秒的霎时间。

哭变成了甜,但同时酸变成了咸,眼中的泪水变成瘫痪骨折粉碎的身体,一点点红成海向下渗透,整个身子淹没在无底的地下水岸。

当醒来时,他已经被这打得鼻青脸肿甚至在这大热天当着烧扳机,不料来人是两个没见过的丫鬟,在那说这说那,这才知道自己这一身来历。

“静儿,你先回去吧,我在这照料姑爷。”红儿看了看身后的静儿,又看了看捆在椅子上的千君红好奇自顾自的想道:“明明已经醒了,怎么没见他说话呢。”

一时间红儿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大对劲,指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发毛。

“姑爷,你看着红儿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她看着这满脸被白带包裹成木乃伊似的千君这才问道,不料还真被他说中了,而且还说出了快给我松绑五个字。

这可把红儿吓坏了,“你说什么?!“她连连后退,这可把这只灰小姑娘下的不轻。

“我说,快给我松绑”千君红摆动着身子,脖子上扭头的阵阵脆骨咔咔声,把这妞吓的不轻。

原先,还是个什么都不说话,只会点头摇头,吱吱呜呜的傻姑爷,如今居然会说话了,这可不把她给吓坏了。

这不,千君红一说话这转身就跑,口里还大声传话姑爷一跃初醒,会说人话了。

这是人说的话吗,“唉?!松绑,给我松绑啊?!”千君红一边大声叫道,一边小声嘀咕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到这难不成自己已经死了,穿越过来的?”

红楼听了红儿的话,还是有些不信但看她那急切的样子,这才想听了她的话前去看看。她放在手中的书,看了看红儿问道“真的,没骗我。”

“姑奶奶”红儿没好气道“姑爷真的说话了,红儿没骗您,他真的说话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为他说话,但真像你说的那样,走带我去看看。”红楼道

千君红此时,正在木椅上静静地躺着,看到红楼被红儿搀扶到他的面前,这时才把目光望向少女。

少女样貌温白如玉,一身白袍蓝丝绣,白莲图,景秀莲华般栩栩如生。

少女站在他的面前看着红儿,又看了看他问道:“夫君。”

“你是。”千君红还是有些懵,但听少女叫他夫君这才明白来人就是那位姑奶奶。

红楼看了看红儿,脸上的笑容不掩饰在他的面前流露。

“快,还不快给姑爷松绑。”

红儿听了姑奶奶的话,直接安排下人为姑爷松绑。让人把姑爷扶进屋内。

“传话下去,姑爷大病初愈,不得把姑爷会说话的传出去。”红楼道

红院内站着的丫鬟纷纷一句“诺”退去。

“红儿你去为姑爷去准备养药,我要亲自味服,快去。”红楼看着,红儿道:“快啊,还不快去。”

“是”红儿还是第一次看到姑奶奶如此焦急,她不知道的是红楼此时的心情却是高兴雀跃。

“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红楼看了看天空,“父亲。”

她回忆起父亲给予她的嘱咐:“千君红,是大师兄的儿子。我死后务必好好照料,就算他是个傻子你也要留在他左右,我相信他一定会好的。相信爹,一定没错。”

这句话始终都在她的脑中徘徊,没想到真的到了这一天千君红真的会说话了。

红楼在门外细细等待,红儿也在门外为郡主准备了凳子桌具沏茶。

“姑奶奶如今姑爷已经好了,你就不想进去看看姑爷,哪怕进去看看也好啊。”红儿小声地在她的左右传话。

红楼也被她那不知道说了多少句的樱桃小嘴给木了。

“郡主就进去看看吧,就一眼。”红儿左盼右盼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要是姑爷醒了那郡主岂不是能圆房了。

“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你那点小心思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红楼没好气道

“好了郡主别生气,红儿这不是着急吗,你都和姑爷三年了,要是没动静又不知道那些人会再说些什么。”

“这倒也是,但也不能这么急吧,我都还没准备好呢,你就说这些。”

此时,房门被拉开看到姑奶奶在房外这才躬身礼道“恭喜姑奶奶,姑爷没事只是受了刺激,一时间真在屋内看着花瓶。”来人是位中年老医,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怪事“只不过……”

他又是欲言又止。

红楼急切问道“只不过什么?”

老医脸上愁容一看就知道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

红楼看了看身边的几位丫鬟这才明白“你们都下去吧,红儿你留下更我进去。”

老医也没有怠慢直接领着姑奶奶进了房内关上了主房“郡主这边请。”

房间是由两室一厅的长楼,左右两边都是上好的金楠木主建,中间房厅是宽敞的过道,可以观赏池塘的主室,桌椅茶具,地板都是平木,进去后就能看到主室内中间的围帘子窗,两边木门都是各代扶窗,精细精琢,上面的羽凤,栩栩如生,巧夺天工。

老医带着姑奶奶来到左房,一手拉开扶窗领着郡主走近姑爷的房间。

千君红看到来人就直接坐在床榻上翘着二两腿,而身穿单薄的白色锦衣坐在那正拿着花瓶看。

这巧不巧正好瞟向拉门走近的三人,此时的千君红脸上的白布已经被摘下,剩下的就是他的那长脸。

老医领着郡主二人就到了他的面前,直接跪在红楼两人面前。

“老儿有罪没能让姑爷的脸变成原样,老儿有罪。”老医跪扶在地这让红楼为难。

“快快请起,小女承受不起您老医这等跪拜,您可是老父亲下医者,小女怎敢让您跪着。”红楼闻言便道“快起,快快请起。”

老医是父亲亲下的老医,就连在皇上面前也能不跪,这等一拜她怎么跟远在天国的父亲交代。

老医这时被红楼这又劝又扶的好生欣慰,如今能留在红楼多好,还有如此好的地域修生养性,这乃福地啊。

“老夫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郡主。姑爷的样貌才出几日就变成了如此才出俊秀之相,小老无能,小老真是对他无可奈何。”老医无奈道“还是郡主上前看看吧。”

老医站起被郡主扶着,一同掀开帘子走到宽敞色卧室。

当红楼看到千钧红的面容时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这……这……”红楼看到面前的男子也是无话可说。

“郡主,这还不仅如此姑爷他的脸在脱之下,脸上的肌肤就像蜕皮一样掉落。这里还有当时蜕下的皮还在老夫布中。”老医端出刚掉不久的皮上前给郡主看,道“这乃怪事这张脸皮拼出的脸与姑爷十分相像,但这人却不是。这乃真人实皮不得有假。”

红楼听后拿起这张退掉的皮看了看,看了又看,这是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这陌生不能在陌生的脸,她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是自己那个傻夫君。

她站在千君红身前静静地看着,这使这个沉静在自己世界的男人尴尬的都不想看她。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她看自己做什么。“千君红真想找个洞钻进去,一手拿着花瓶一脸尴尬。

他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吞了吞一口唾沫放下了花瓶正色看向面前的少女,打不知道怎么说话就明人说亮话:“额,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不错,不错。“他的心里那是个“是十万个我哦超,这都说些什么啊。“

他都没脸见人了。

红楼听着千君红的话,也只是面带微笑看了看窗外回道:“姑爷说的是,今天却是如此。“红楼看了看你老医这才问道:“姑爷可认得我们?“

老医躬身回道:“不清,老医进来时姑爷就问老朽这是哪年,老夫没有回答生怕姑爷想起什么也就没说。“

红楼扭头又看了看千君红,问道:“姑爷是想起了什么了吗,为何问今年是何年?“

红楼确实好奇,姑爷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之前的傻子难不成都是家父编的。

千君红听到她的话也是一愣,但还是淡淡回复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何会在这?“

千君红不答反问,红楼没好气道:“夫君你真不知道这是哪?“

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开始沉思,又看了看少女一脸的痴样。

老医看到姑爷如此模样也只能拦下打个圆场“好了,郡主既然姑爷已经能说话了就不要为难姑爷了。现在唯一难办的事就是如今的姑爷成了这副样子该怎么办,要是被别人看到这不是妖孽。“

“老医说的是,如今知道姑爷是傻子的只有昨夜那些人,但如今夫君面容这着实让人难办。“红楼在原地踱步,又看了看老医问道:“老医有何办法?“

“这…老夫真办不到。“老医低声道

千君红确是听明白了,一手拿过铜镜就看了看自己的脸,这是真的,钱深,这是自己?!

老医和少女还在想着办法,此时看向千君红却在看自己的脸没好气道:“夫君这是怎么了。“

“会不会又疯了。“红儿调侃道

“别乱说。:红楼道:“老医他这是?“

老医来到千君红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有摸了摸脉象,被他一手惊吓地甩开:“你们干什么。“

千君红又看了看身前的少女,又看了看这白头老者,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人生地不熟的这让我这么好在这生活。“心里想着又看了看老者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谁,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看着我说着说烦不烦。“

老医看着他,对着郡主摇摇头。红楼也是没法只能安排老医和红儿下去,“你们先下去吧,我想在这呆会儿。“

两人退去,就只剩下红楼和千君红两人在这间内。

“夫君你真的不认识我吗?“红楼看着他的眼睛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一回事,但你的这双眼睛不会骗我,你就是千君。“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为何叫我夫君我又不认识你,何必呢。“千君红还真不认,面前这少女确实漂亮,但转眼就让自己面对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太难。

“你不认识我,我是红楼啊。“红楼哭着跪在他的面前,这倒是把坐在床榻上的千君红能耐上了。他急忙站起搀扶道:“好好好,我认了行吗,不就是夫君吗,快起快起“

千君红还真是奈何不了这大白天就把少女气哭的份。

“好了,快起来吧。“千君红只好扶着她坐到自己桌前问道:“我不会哄人,就当在下道歉了,对不起。“

红楼看着他,问道:“你真的是千君?“

这还能让他怎么办,第一次穿越就连脸都穿过来了,这还怎么着只能点头是。

“那你的样子?“红楼问道

千君红也只能瞎编道:“我也不清楚,一醒来就成了这副模样,你可认得我?”他也只能继续装下去,问道“你真的是我娘子,这又是哪为何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这是延关城,位于皇都外城。”红楼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千君红摇摇头,红楼只能细细开导道:“如今是新唐,而延关城是皇都贵族的居所。我们红楼和你千家是师兄关系,算起来我娘还称你爹师哥呢。“

千君红有些傻笑道:“真的,还有这事。“他都有些纳闷了,好端端的怎么大师兄不当就把我这个儿子给卖了。

“原先,我父亲是不同意我和你的婚事的,但我娘知道是大师兄的儿子,这才与你爹成了这门婚事。“红楼道:“要不是我娘,那时生要让你进门怕是你真的会死。“

“我会死。“千君红不解道:“到底怎么回事?“

“原先我母亲是那天山雪月的一名弟子,而你爹那时正好是我母亲的师傅。你也知道师徒之间有难别不纯在师生恋的关系,我母亲想追的你爹,放弃了这层的关系拼命的跟在你爹身边,但等到我母亲成为小师妹时,我母亲却答应嫁人。“红楼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要是哪时不答应也好,也就不会害了千家满门。“

“我不知道我母亲和你爹做了什么决定,但我相信这后面一定有什么不得告人的秘密。我母亲在时就跟我说过,“这门亲事是唯娘为你找的,要是你觉得不同意你可以三年后就能休夫。“从那时起,我母亲被奸人所害,父亲也不会失心疯掉早早的离我而去。“

千君红也是无地自容,没想到第一次穿越就把别人家全部遭殃。

“那你为何还要和我成亲。“千君红沉默直言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红楼说出口,但心里却是撕心般疼,就连话也是句句哽咽“父亲在母亲去世之时,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把你救了回来。“

“那天正是千家被灭门之时,那时父亲前去时千家找已经被灭,而你那时是被一位天山雪月门内的祖师所救。父亲为了这门婚事还上了天山雪月求人,但天山雪月祖师爷不放人,父亲为了救你和天山雪月的祖师爷打了起来。“

“红皇门知道后派人阻止,但父亲还是杀了天山雪月的祖师爷,父亲无路可逃只能被族门废去修为永日,锁跪在天山雪月祖师爷碑前。“

红楼难以在叙述当年的往事,直接抱在千君红怀里大哭。

“每次看到你,都会想起要是你也走了,我该怎么办。”她说到最后就连呼吸也变的有些虚弱,千君红一直没动,就这样被牢牢的抱着。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我一人造成的。”千君红心里却是“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就没什么自己能做的吗?”

他也清楚如今的处境,家族破灭,一个好好红楼也,因为他死了这么多人。

千君红抬头看向窗外,刚刚的晴天如今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

窗外的雨打声开始弥没过这少女的哭声,千君红抱着红楼,现在不得不面对现实,这一切都是真的。千君红关心安慰道“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全家,要是我能早三年苏醒也就不会害了你。现在我能说话我怎么能活到现在。谢谢,红儿。”

千君红不知道怎么叫这少女的名字,听他说他父亲是红皇门人,又姓红这才想到一个较为贴切的名字说了出来。

红楼听着他的话,这才看向他,哭着脸道“我不是红儿,红儿是我丫鬟。”

“好好好,不叫红儿不叫不叫。”千君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以后娘子想我叫你什么?夫君就叫什么。”

红楼看着他道“颜诛,以后就叫颜儿。”红楼傻傻看着他,道“怎么不喜欢这样叫我?”

千君红不急不慢地看向怀里的她道“哪有,你高兴就好。”

《瀚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