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仙探

>

仙探

大漠浪子 著

悬疑惊悚 木灵儿 钟九弟

小说《仙探》是由“大漠浪子”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钟九第恶狠狠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毒,看人家长的漂亮,就想办法让人家变丑,太不要脸了。”木灵儿第一次听到钟九弟这么凶狠的语言,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面目狰狞的表情,完全不是当初认识的那个九哥哥,也许玉奴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到了心脏的最深处,再往下发展,心里的地位要刺破心脏了。木灵儿也控制不住情绪,恶狠狠...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钟九弟木灵儿   更新: 2022-12-03 18: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仙探》,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悬疑惊悚,代表人物分别是钟九弟木灵儿,作者“大漠浪子”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杨家庄里,玉奴正推门出来,碰到了叔叔杨玄璬杨玄璬一脸沉重道:“我听说卞鼠山庄的人又去钟家了,不管他们去的目的是什么,我希望你快点把盒子拿回来”玉奴问道:“叔叔,恕玉奴无知,您为什么一定要得到那个盒子”杨玄璬语重心长道:“那个盒子对你对我对你爹都很重要,它能让你成仙,让我成神,也能让你爹复活,你想不想再次看到你爹?”玉奴惊讶的问道:“我当然想,可是真有这么神奇吗?”杨玄璬道:“叔叔什么时候骗过......

第10章 身世之谜

这条山路上只有钟九弟一个人拼命的跑着,没有人走过,但是有一间屋子路过,这是木灵儿的木屋,屋门敞开着,屋里却没有人。

钟九第掉头跑出了门口,木灵儿正站在门前。

木灵儿又惊又喜,微笑的问道:“九哥哥,你找我?”

钟九第恶狠狠问道:“你给玉奴吃的是什么药,怎么会变的这么胖?”

木灵儿知道这是巴拉给她吃的药,但是巴拉是自己贴身宠物,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还不如承认自己投药的。道:“就肥胖药啊,无毒无害的,放心,不会死人的。”

钟九第恶狠狠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毒,看人家长的漂亮,就想办法让人家变丑,太不要脸了。”

木灵儿第一次听到钟九弟这么凶狠的语言,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面目狰狞的表情,完全不是当初认识的那个九哥哥,也许玉奴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到了心脏的最深处,再往下发展,心里的地位要刺破心脏了。

木灵儿也控制不住情绪,恶狠狠道:“你说我不要脸?你以为她真的喜欢你吗?她只是喜欢你爹留下的锦盒。”

钟九第脑子已经发烧,听不下任何解释,喊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你快点拿出解药,让她变回曾经的模样。”

木灵儿道:“没有解药,她一辈子都会这么胖的。”

钟九第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可是眼前这个姑娘对自己也有恩,道:“我不想再看到你,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钟九第一把摔门而出,被木灵儿拦住了,道:“我知道你会来,药在桌子上,能够帮她减掉一部分的体重。”

钟九第转身拿起了药瓶,头也没回的冲出了屋门。只留下木灵儿和空荡荡的木屋,一切都显得那么凄凉。

钟九第第一时间来到了杨府,还好玉奴在家,直接把药递给了玉奴,道:“你吃了它,你的体重会减下来的。”

玉奴哪有信与不信的时间,拿起药瓶喝了起来,瞬间体重瘦了下来,但是还没有完全恢复到刚开始的自信。

玉奴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喜悦,问道:“你这药从哪里来的?”

钟九第闪烁其辞道:“你别问这么多,恢复过来就好,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

玉奴一把抱住了钟九第,拉着他的手道:“走,我们上街买东西。”

大街上,很多人开始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钟九第心里却不怎么高兴,问道:“还没过年,怎么街上开始热闹起来?”

玉奴道:“下个月好像是咸宜公主大婚的日子,应该是为她的婚礼做准备。”

钟九第道:“原来如此,哪天我们结婚也要这么热闹热闹。”

玉奴笑道:“肯定会的,只要你娘同意。”

钟九第道:“我娘总有一天会同意的!”

钟母在收拾屋子里的衣服,这时钟九第从屋外回来了,手里拎着一袋糯米糕,道:“娘,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糯米糕,是玉奴特地给你买的。”

钟母一脸的不乐意道:“你自己吃吧。”

钟九第问道:“娘,您怎么了?”

钟母生气似的道:“你看你一天天的就知道去找玉奴,哪有功夫陪着娘。”

钟九第笑了笑道:“当然是娘最重要。”

钟母道:“娘也不能陪你一辈子,刚刚卞鼠的人来过了,你不在家,说晚上还会过来,让我们赶紧搬走。”

钟九第道:“搬就搬吧,大不了我们住到杨家大院去。”

钟母骂道:“你这个不孝之子,你爹留给我们的只有这么点回忆,你居然无动于衷。”

钟九第下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卞鼠的人纷纷赶了过来,踢开了院门,敲开了屋门。

钟九第站到了钟母的面前,问道:“房子我们可以给你,但是你们准备给多少钱?”

卞鼠道:“三十两白银。”

钟九第道:“少了。”

卞鼠问道:“你想要多少?”

钟九第道:“三百万两。”

卞鼠等人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这跟不同意搬走有什么区别,说句你不爱听的话,给你银两那是我的心意,我不给你你们又怎么样,你们还得乖乖的搬走,告诉你们,这个地方我要定了。”

钟九第绕开众人,跑到厨房,拿起了一把菜刀,对着众人挥舞起来,舞姿也越来越疯狂。

卞鼠三下五除二夺过了菜刀,把钟九第一脚踢到了半空,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弧形又重重的坠在了地上,嘴里已经露出了血丝。

钟母赶紧上前扶起了钟九第,问道:“没事吧,九儿。”

钟九第道:“没事,娘,今天就是孩儿死在这里,也要保护你和爹的家园。”

卞鼠鼓了鼓掌道:“好有骨气,那我今天就成全你,来人,给我打死他。”

只见几人一脚一脚的踩在钟九第的腰间,他已经感觉到了疼痛,又一脚一脚的踩在了他的头上,疼痛已经无法控制,嘴里的鲜血一段一段的喷出。

钟母跪倒在了地上,哭喊道:“求你们别打了,房子你们拿去吧。”

卞鼠威风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木灵儿站在远处,痛心的看着这一幕,心里纠结了很久,但还是飞身上前,推开了众人,把钟母跟钟九第拉倒了自己身后。

路蛇问道:“怎么又是你?”

卞鼠也问道:“她是谁?”

路蛇道:“你不用知道她是谁,只要知道她是我的手下败将就行!”

木灵儿朝众人喊道:“今天有我在,谁不别想伤害他们。”

卞鼠冷冷道:“你会死的。”

钟母拉扯着木灵儿的手臂,道:“你走吧,姑娘,这事跟你没关系。”

木灵儿道:“伯母,有关系,一直都有关系。”

钟九第却低着头,不难看出他难过的表情,好像一时间变成了哑巴。

卞鼠施展了鼠疫阵法,一股股白色气泡从四周蔓延开来,正向木灵儿三人席卷而来。

木灵儿把钟母和钟九第推进了屋里,把屋门紧紧的吸上,钟九第很想出去帮忙,可是门已经打不开了。

木灵儿挥蛇而出,可是根本挡不住鼠疫阵法,蛇一条条的缩回了衣袖。

卞鼠笑问道:“还有什么招式拿出来吧。”

只见木灵儿吞下了一颗法力无边丸,瞬间法力无边,嘴巴张开,一股浓浓的仙气喷涌而出,鼠疫阵法里的鼠辈全部阵亡,只有卞鼠还有一丝丝的力气,而路蛇死的连影子都找不到了。

木灵儿也筋疲力尽,气喘吁吁,胸口莫名的疼痛起来,但是还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卞鼠对着地面道:“对不起,银丝鼠,答应你今年给你建一座鼠庙,让你超度还魂,重见天日,与我再续前缘,我食言了,但是我也没有食言,因为我也马上随你而去。”

卞鼠嚼起了地面的泥巴,喝起了地面的泥水,津津有味的样子很狼狈,也许这样它才能感觉到银丝鼠留在人间的温存。

钟九第和钟母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一堆鼠体,心里莫名的难过起来。

钟九第走到木灵儿跟前,心里有根刺的问道:“你没事吧。”

钟母也凑上前,问道:“谢谢你又救了我们一次,真是我们家的活神仙。”

木灵儿咳嗽了两声,摸了摸胸口,道:“你们没事就好。”

钟九第道:“你让我和我娘应该怎么感谢你,前几天还那样对你说话。”

木灵儿道:“我不需要你们任何感谢,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有个故事想讲给你听。”

钟九第道:“好,你讲,我听。”

钟母假意的离开了,道:“我去收拾一下屋子。”

木灵儿道:“七百六十年前,在天上有一对人人羡慕的爱人,他们一起摘星星,看月亮,男人是妖鬼涧的门神,掌管着世间所有的妖魔鬼怪。这天,因为男人喝多了酒,妖鬼涧的大门没有锁好,很多妖鬼从天上下落到人间,而此事被天帝知道了,大发雷霆,下令除斩此人,女人知道后,不停的求情,最后答应天帝,让他重返人间,我与他也从此也有了七百六十年的约定,而我就是那个女人,你就是那个男人。”

钟九第呆住了,问道:“你说我以前是神仙,还跟你是爱人,这怎么可能?”

木灵儿道:“你觉得我像在骗你吗?我怕我现在不说以后没有机会说了。”

说罢,木灵儿口吐鲜血,身体瞬间失去重心,倒在了地上。

钟九第摇晃着木灵儿,没有任何反应,这时,一阵清风徐来,木灵儿被清风带走了一切。

钟九第现在原地,呐喊道:“灵儿……”

可是天地间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离别已成定局。

《仙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