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遗世梦谈

>

遗世梦谈

寡味荔枝 著

寡味荔枝 小说推荐 白泽

火爆小说推荐小说《遗世梦谈》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寡味荔枝”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截取如下:白沐很好奇,为什么他总是不合群,问他也不回答,但是课上倒是挺认真,成绩嘛出奇的差。白川倒是挺高兴的,毕竟有人跟他一样差,这样在家就不会只说他一个了。白川试图跟白泽交流,“哎,白泽,会打游戏吗?”白泽没有回他,白川又说“说话呗,别跟个木头人样的。”白泽还是没回就看着他,很是气人...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泽寡味荔枝   更新: 2022-12-03 18: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小说《遗世梦谈》,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泽寡味荔枝,作者“寡味荔枝”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被白川吵醒打游戏后,一直没见系统出现了“来来来,白泽是手机给你,辅助我!今晚上大分哈哈哈哈”白川递给他手机,不出意外要出意外,掉大分第二天,妈妈说“你俩昨晚干嘛了,这么重黑眼圈?”白沐背着包说“打游戏呗,一看就是掉大分,赢一把就睡,结果,打了一晚上”“别瞎说,明明赢了一把!”白川反驳道“哈,还是第一把赢的”白泽苦笑学校的也有不少的人看白泽,毕竟,那么多人来找他肯定得吃吃瓜班上,许晴......

第8章 杂谈一记·八 回忆

场景变换着,故事来到白泽的视角。

白泽上学了,起初白川和白沐并没有与他很近。白川和白沐走在前面,隔着一段距离,白泽在后面跟着。

学校里,白泽依旧不合群。白沐很好奇,为什么他总是不合群,问他也不回答,但是课上倒是挺认真,成绩嘛出奇的差。

白川倒是挺高兴的,毕竟有人跟他一样差,这样在家就不会只说他一个了。白川试图跟白泽交流,“哎,白泽,会打游戏吗?”白泽没有回他,白川又说“说话呗,别跟个木头人样的。”白泽还是没回就看着他,很是气人。

白川和白沐在食堂吃着饭,白川肚子翻江倒海跟他说“我去上个厕所。”急急忙忙的跑去厕所一泻千里,旁边的厕所被拖把卡着。他看到隔间底下有个熟悉的鞋子,那好像是白泽的。

白川示意性的问“白泽?”他终于听到了白泽说话,“嗯。”。

白川抬头看向隔间,“卧槽?你怎么了这是?”白泽没有回话,白川提起裤子就出去拿开拖把。打开门,白泽站在里面,白川抱着白泽双臂左右看看问“卧槽你干什么了,谁关的你?”白泽没说,随后进来4,5同学,是他班上的,他们还在笑。

白川意识到可能是他们,问“你们干的?”孩子头说了话“他跟你一样是个坏孩子,但是他比你更差,哈哈哈哈”。嘲笑声中白川揍了过去,坐在孩子头身上说“这他妈只有我能欺负!”,其他孩子试图将他拉开,随后一群人扭打在一起。

办公室里,老师说着“同学间有矛盾很正常,但是不能打架,白川家长回去得好好管管。”黎阿姨不停的道歉这“是是是。”

白川插了一句说“是他们把白泽关厕所的,我才打的。”老师说“他们怎么就欺负白泽不欺负别人,他就没问题吗?”白川更加气不过“那是他们的错,白泽有什么问题?”。黎阿姨连忙制止了白川。

孩子头的家长说“打人就是不对,你还有理了?”

白川想接着回怼但黎阿姨堵住了他的嘴,此时白泽终于说“他们不止一次了。”。

白川震惊的说了句“卧槽?”。黎阿姨也很震惊,她还以为白泽之后不打算说话了。

“上周一在我桌子上涂鸦,上周三往我的抽屉扔垃圾,周二,把我的书丢到厕所坑,周三抢走了我的笔袋,今天把我关在厕所。”白泽面无表情的说着。

孩子头说着“明明是你不合群。”孩子头家长反应过来是自己孩子的问题,打了几下对着黎阿姨道歉。

老师也反应过来了,不是他自己涂鸦,藏书的,说“白泽,老师……错怪了你,但是你当初为什么不说。”

白泽没有理他,黎阿姨说“真相都知道了,应该没事了吧。”

老师说“几位家长和谈没问题就回去吧。”

路上,夕阳的光辉笼罩细纱,阵阵和风带着花香向他们扑来,送给他们一分惬意初夏的晚风,带着枣花和月季花的幽香,这一次他们并排走。

白川对白沐说“卧槽你是不知道,白泽说了好长一段话。”手还比式着多长,转头对白泽说“哎,再说说呗,给他听,我怕他不信我。”

白沐说“别瞎说,我怎么可能不信,他要是想说他会说的。”

白泽此时插话说“我只是听不太懂。”

白川说“听不懂啥,啊?不是,我们说话听不懂?”

白泽解释着“我现在大部分能听懂,之前不太能全听懂。”

白沐说“所以,你学习差是因为听不懂?”随机双手交叉说“如果听得懂,那白川就一个人垫底了啊?”

白川说“能听懂是好事,但是!别抛弃我单飞啊!”白泽回道“嗯。”

黎阿姨看着他们,可算,他们融洽相处了。

场景又换着,到了异界组织。

唐昊欣喜的抱着白泽说“皊皊!我找到了你了!”

白泽很疑惑,“你在说谁?”。唐昊笑容渐散,说“不是吗?”,严邪此时补刀讲“他不是。”。唐昊散开了手退了几步摇着头说“不会吧?”

随后肖文带来一个跟白泽长相一样的人,满脸死相。唐昊看到了笑容满面说“皊皊!”众人涌向他,只留下一旁的白泽和璃落,白泽看着璃落,说“你不去吗?”璃落回复这“我找的是你不是他。”

久违重逢的场景,白泽站一旁知道不该在这里就离开了,璃落跟着他。

璃落说“盛台不久后会有烟花大会,我们去吗?”,白泽说“你应该去邀请他的吧,我又不是。”

璃落看着他说,“我找的是你,我看的也是你。”

不久后,璃落要回去了,对白泽说“我等你来找我,等你约我看烟花。”白泽笑着回着“一定会的,你等我。”

没过几日幕昏黑沙袭击了这里,吞没了白泽和长生,众人向他们奔去。本体意识保护着白泽,黑沙封死了最后的意识。恍惚中,一个声音说着“都没有人是在乎你的,倒不如放弃得了。”白泽没有回复,又接着说“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找你的,都是透过你看的别人。”此时有群身影出现,他们向白泽伸出手,是曾经的挚友们。

他伸手向他们抓去,企图握住他们的手,随着本体意识的消散,他们也消散的无影无踪。白泽醒了,看着旁边,长生早已被他们救出,不停的关心着他。

在最后的本体意识间,前方的大叔叼着烟说“呵,不想死的不救,救一个想死的人。”大叔是弗里德,曾经帮他打造无限步枪的人。

本体说着“这里不适合我,我该回去了。”又看向弗里德,“你也回去吧,我得安顿好这个身体。”。

再次清醒的时候,身体里多出了个声音,那个声音说着,自我保护程序已启动,虚弥。

白泽很是奇怪,回家的路上,发现周遭人的话变的很流利,他能完全听懂了。系统为其解释,此地语音已学成,实时翻译中。这是他获得系统的第一天。

系统已获得「普度众生」

独自一人的场景散去,呈现出一片天与水连接的场景,中间有着王座般的座椅,白泽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右手撑住头,左手搭在腿上说“看完了?就该现身了吧”。

水流浮出至于空中形成水镜,画面呈现的是一个身穿红绿搭配的东方服饰女孩,桌上放着书。她吓得站起,看着屏幕。

白泽问道“恶趣味?还是满足自己的怪癖?”

女孩回着“你不想无人知晓吧。”

白泽回着“关你屁事,偷窥别人的人生你很自豪?”

女孩说“我不想你没有痕迹的活在世上。”

白泽大概猜到了这是故人,很早的故人,心里问系统世界之书是不是有分册?

系统没有,只有编纂的版本不同,现用的历史是基于后册,花颂的版本。

白泽说“花颂,是吗?”

女孩愣了一会说“你想毫无痕迹的活在世上?”

白泽从反应看出来了这就是花颂,不耐烦的说“下次,再直播就不只是对峙了。”随后挥手打碎水镜,起身说“接下来,该去找卫央了。”

白泽走着,使用「世界搜寻」找到了卫央,她还吊在灯下。

白泽走近说“所以,你的痛苦是什么?”随后使用翻译技能,卫央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她们,欺负我,毫无理由的欺负我,我怕家里人担心,我不敢告诉他们。我好痛。我们明明是一家人,为什么姐姐要带着她们欺负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白泽说“她觉得你抢走了属于她的爱。”

卫央哭着说“我没想过抢走,我只是想……表现好不让他们担心,不让他们送走我……”

白泽说“但是她没这么想。”

卫央继续说“那天,姐姐又带着她们来了,她们撕掉了我的衣服,剪掉了我的头发,将我赶出宿舍,门外围了一堆人,我忍不住跑了,楼梯那有一群男的,跟着姐姐一起欺负我的人。我被看见了,然后我向上跑着,她们在后面起哄也跟着来了。那一刻我想死,我好不容易撤下窗帘挡住自己的身体,她们上来了。”

卫央哭的更大声了,断断续续的说“她们在…我脸上画画,拿着刀子…夹杂着画笔画画,我坐在那…姐姐拿出了手机拍照……我忍不了,我爬出了窗。”

白泽说“你还记得后面的事吗?”

卫央哭着说“我不知道…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我被姐姐送回了孤儿院。我听着她说这是带来晴天的娃娃。起初我被挂在路灯上,被城管说了后,他们把我挂到了十字架边上。我被风吹日晒,终于,你来了。”

白泽看着她默不作声,心问着系统,怎么使用「普度众生」,系统回复说抱着靠近头然后说愿你安息。

卫央接着说“你能帮我吗?我想走,我不想回到这个世界了。”

白泽靠近着她说“能。”,轻轻将她解了下来,抱着她的头颅,靠着她的头说“愿你安息。”

四处开始破碎,阳光照了进来,普照四方。

白泽醒了,警察已经来了。王诚看着被十字架刺穿的男人,又看着白泽说“你能解释下是什么情况吗?”

白泽抱着卫央说头,说“十字架太陈旧正好砸了下来。”

王诚又问,“那你手里的…是什么?”

白泽说“这是卫央的头,几年前的那个失踪案。”

王诚又说“怎么成这样了?”

白泽接着说“被她原家庭的姐姐带头霸凌,跳窗自杀了,头被包成晴天娃娃送到了这。”

王诚又问“你怎么知道?”

白泽说“我做梦共情到了不行?与其在意我怎么知道的,倒不如去安葬她。”

王诚抱着渗人的头颅回了警局联系了卫央家人,白泽也回了家。

盛夏的太阳煌煌地照着,天却是金属品的冷冷的白色,像刀子一般割痛了眼睛。敝旧的阳光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微微呛人的金灰,揉进眼睛里去,昏昏的。

阳光倾泄,透过樟树的缝隙,光影斑驳。香樟的香气和着阳光的温柔,随清风拂过,吹起鬓边的碎发。林路上,人影悠长;阳光之下,树影悠长。

《遗世梦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