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两界,她被奉为鼠灵神

>

穿越两界,她被奉为鼠灵神

长烟皓月 著

古代言情 方灵 鼠忧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两界,她被奉为鼠灵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长烟皓月”。书中精彩内容是:小狐狸的嗓音原本就是娇中带着几分柔、柔中又带着几分媚,这么一捏腔,其中的娇糯又添了几分,连方灵自己听了也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鼠忧眼中的碎光掉了一地,迅速黯淡下去:“她真的就这样离开了?!”语气是说不尽的遗憾和痛苦。方灵心中一震。在现代,除了弟弟和债主,应该没有别人在乎她的死活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方灵鼠忧   更新: 2022-12-03 18: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方灵鼠忧是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两界,她被奉为鼠灵神》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长烟皓月”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一件事在天上的雷响起时,那个小和尚最先觉得不对劲,当机立断将供桌上的果品抄上七七八八,拉着老和尚跑了一少一老一前一后在山路上走得踉踉跄跄他们刚走到半山,雷就劈了下来,地动山摇两个人愕然地对视一眼,脸色发青,加快速度继续奔逃突然一阵暗影从他们头顶掠过“什么……什么东西?”老和尚被吓得气都喘不匀了“没看清楚,可能是乌鸦”小和尚抹着额头上的冷汗道“哪有那么大的乌鸦?不会......

第8章 饥肠辘辘,鼠忧巧做黄金鱼

“你是大人……还是小狐狸?”鼠忧双眸紧紧盯着方灵,眼珠子里的光似碎非碎。

方灵这几年在重债之下求生存,看到的听到的糟心事远比好事多得多,自己原本的幽默搞怪早已经荡然无存。今天看见鼠忧这副模样,心血来潮,想要捉弄一下。

“本人千年狐妖,郎君可愿飨我?”方灵幽幽地道。

小狐狸的嗓音原本就是娇中带着几分柔、柔中又带着几分媚,这么一捏腔,其中的娇糯又添了几分,连方灵自己听了也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鼠忧眼中的碎光掉了一地,迅速黯淡下去“她真的就这样离开了?!”语气是说不尽的遗憾和痛苦。

方灵心中一震。

在现代,除了弟弟和债主,应该没有别人在乎她的死活了。

眼前这个人,或许对她也别有所图,但是在这一刻,他表现出来的憾痛却给她的心注入了一丝柔柔的暖意。

方灵却为此机警起来,心中暗道“对方是敌是友尚未完全分明,这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变态世界尚未可知,这么容易就为温情所迷,真是愚蠢至极。”

想到这里,她扬手给自己一个耳光。

这一用劲,脖子间的鼠灵符滑了出来。

看见鼠灵符,鼠忧猛地一喜,刹那间容光焕发“大人!”

“是我。”方灵无奈地道。她没捏腔子,声音中的娇媚瞬间去了七八分,更显清脆,如泉水叮咚,如空谷幽兰。

鼠忧满脸喜色站了起来。

他不再是小孩子那样,而是像正常成年男人,足有八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原来的灰衣,倒像是从傅无恒带来的那群小兵身上扒拉下来兵服。

方灵来不及惊讶,这个男人在她面前,眼睛渐渐变成人类的模样,其他五官、眉毛也跟着变动,重新拼凑成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整个看起来,就像是古代贵公子,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若不是方灵已经苏醒,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这一切变幻,她肯定认不出他来。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不成,你也附在别人身体上了?”方灵讶异道。

鼠忧笑了,摇摇头“不是。这得感谢鼠娘的灵力。我体内灵气充沛了,才能维持这副人类的模样。”

他这句话让方灵无可避免地想起鼠娘被吞下去那一刻。

他吞了自己的父亲,居然还能像个无事人似的,还能笑!无论是不是亲生的,都说不过去!

方灵面色微变,侧头,没再看他。

“刚才我吃掉鼠娘,你不高兴了?我们护灵鼠族就是这样的,死的人会被生的人吃进去,然后将灵力一代代传承。”鼠忧急着解释道。

方灵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已经开始翻滚的胃不允许。

她打量了周遭,看着像个洞穴,洞顶是倒挂的钟乳,身旁生了一堆大火。刚才的暖意,想来就是因为这炽烈的火焰。

“这里是哪里?”她问。

“还在山上。你刚才晕倒了。”鼠忧道。

“晕倒?”方灵皱了皱眉,“傅无恒他们呢?”

“还守在洞外呢。”鼠忧脸上升起一阵嗜杀之色,“他们看见鼠灵符了,怎么可能还舍得离去。他们在这碍手碍脚的,要不要我出去,将他们剁了?”

方灵闭了闭眼“我晕了多久了?”

“不足两个时辰。”

这里不足两个时辰,现代却已经是一天半。

先前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呆着不过一阵子,现代过了三天。

按这样估算,这里的过一天,相当于现代的十天。

这就是两界的时间差!

方灵坐了起来,微垂着头“我不想要鼠灵符,能不能帮我将它摘了?”

“这个不行!鼠灵符一摘,你会魂飞魄散。在混元国,鼠灵符就像你的聚魂器,你离不得的!”鼠忧被吓得面色半白。

方灵话题一转“这么说,你能将鼠灵符摘下来?”

鼠忧点点头“没错。只要这鼠灵符戴上,就只有我们护灵鼠族的人才能解下来。这其中的缘由,与我们护灵鼠族跟鼠灵神古时的契约有关。我们对鼠灵神以命相护,鼠灵神以元神相托。”

这么说,倒也说得过去。

“在这里,摘了鼠灵符我会魂飞魄散,那在我那个时代呢?摘了会怎样?”方灵急问。

“这个我不知道。我们是无法穿越时空的。”鼠忧老实答道。

“那些人呢?七衡,还有那两个想偷鼠灵符的人,怎么在我的时代出现的?他们既然知道鼠灵符,那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才对。”

“这件事,只有猫族的人才能做得到。”鼠忧道。

“猫族?”方灵疑惑。

“因为千古流传下来的说法,猫族觉得自己不能登十二生肖之列,都是咱们鼠族造成的,所以一向视咱们为死敌。”鼠忧道。

方灵满脸黑线“不会是说老鼠不讲信义,早上没叫猫起来参加大选的传说吧?”

鼠忧挠挠头道“大体是这样。”

“照你这么说,七衡是猫族的人。他既是猫族的人,猫族又视我们为死敌,你们还敢信任他?”方灵道。

“七衡大人以前确实是猫族的人,但现在是我们鼠族的人。鼠灵符能保存那么久,能找到它真正的主人,七衡大人功不可没。”鼠忧急道。

看得出来,鼠忧挺崇拜这个叫七衡的,所以本能就想捍卫这个人的名誉,听不得别人说他不好的话。

方灵也不想触鼠忧的逆麟,虽然还有些疑问,不得不先撂下这个话题。

“这么说,在我那个时代,是不是就没人能把它摘下来了?”方灵再问。

“也不是,把头先摘了,就可以。”鼠忧再次老实道。

谢谢您嘞!

方灵的心沉了下去。

那个七衡,实在是害人不浅啊。

她好端端的一个人,在现代挣钱还债,虽然苦拉吧唧,可是也没活够啊。这个鼠灵符她是还没瞧见威力有多大、能量多么吓人,可是她从此成了一块肥肉,被无数看不清的敌人盯上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方灵揉揉眉头“我刚才不是晕厥了,我只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回去后,我做了不少噩梦。在那边,我醒来后是一点也记不得自己梦到了什么。现在却知道了。我梦见了我弟弟。他不知被谁锁在一个铁笼子里,半个身子没入水中,他身上伤痕累累,他在朝我伸手,向我求救。鼠娘说过的吧,只要我收集完十二肖灵符,我弟弟就会出现。”

她心中有怀疑。

怀疑这一切都是鼠忧和鼠娘搞出来的,弟弟在他们手里,目的是想利用她收集十二肖灵符,以达到他们某些阴暗的目的,却夸大其词要让她拯救人族、平衡三界。

方灵抬起头,眼睛微眯,看着鼠忧“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我来这边后从来没跟你和鼠娘说过我弟弟的事情,你们又是怎么得知我是为了寻弟弟而来?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

“我这个人吃的苦多了,可不知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只想要我唯一的亲人,平平安安的。我可不管什么人族妖族、三界,他们是死是活、是好是恶、是有秩序的还是杂乱的与我何干。”方灵继续道。

“你们这样费尽心思找到我,说明我还是有点可利用之处。既然是交易,就应该把你们的底牌亮出来,而不是这样鬼鬼祟祟的,尽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鼠忧什么话也没说,一直很安静地看着她。

方灵说不清他的眼神里蕴含的东西,从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几分心痛,几分委屈,几分难过,几分温柔,几分可怜,还有几分黯淡。

这种眼神让方灵突然心虚起来,本能地暗地思忖“是不是错怪他了?但是,我必须弄清楚这件事情。”

方灵眼神再次坚定。

“大人是忘记了吗?我能知道你内心没说出口的事情。”鼠忧道。

方灵摇摇头“这个解释不够。你不是说只有你有这个技能吗?鼠娘并没有。在我记忆中,你并没有跟鼠娘提起这个,那鼠娘是怎么知道的?”

“那是因为我们护灵鼠族都有一个相同的技能,可以通过接触对方的身体,来了解对方记忆中的场景和事物。”鼠忧道。

还能这样?!

都有这种逆天技能了,还需要她做什么?她文不行、武不就,她能做什么?送人头吗?

虽然她来这边,戴着鼠灵符,好像是有点不一样,至少被人当胸一箭,没能要了她的命,可是她依然为此受伤了,还会痛。

就这样,也能算神?

哄小孩的吧!

方灵突然想起了那两个贼人的对话。

“在我原来的世界,我遇见了两个小偷。他们是为了鼠灵符而来。”方灵道。

鼠忧惊诧“他们竟然寻到那里去了!”

“他们是谁?”方灵精光一闪。

“当然是那些想拥有鼠灵符的猫族。鼠灵符的力量超乎想象,在混元国,除非是蠢蛋,否则没人能拒绝它!”鼠忧沉声道。

方灵严重怀疑这是鼠忧在内涵她,可是没有证据。

“你还真耿直。”她道。

没想到鼠忧一听,耳朵却红了,挠挠头,有点羞赧地说“哪有,哪有。”

方灵目瞪口呆。

果然很直,直得像道光。

“他们交谈的时候,有句话我听了不太明白。他们说,我有可能是七衡专门给鼠灵符寻找的养灵器皿。这个,你怎么看?”方灵没有掩饰自己试探的本意。

“那是他们有眼无珠,看走眼了。”鼠忧道。

方灵叹了口气,摸了摸肚子。

“我饿了。”她道。

“我去给你抓鱼。”鼠忧抬腿就要往外走。

“你刚才不是说傅无恒他们在外面吗?”她道。

“就凭他们,还阻挡不了我。”鼠忧冷笑道。

“我的意思是,你走了,我怎么办?”她道。

“大人放心,洞口有结界,他们闯不进来的。”鼠忧道。

“算了。不要跟他们正面起冲突了。咱们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区区人类身上。”

鼠忧的眸光一亮,神色中带有几分崇拜。

方灵把头一缩,她的真实意思其实是,她再也不想领受傅无恒的诛邪矢了。她讨厌疼痛。

可是看着面前小伙子眼中涌起的火光,她实在不忍心用冷水将它浇灭了。

“你挖洞不是很厉害吗?咱们先离开这里。等吃饱了,我想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鼠忧自然是照做无误。

他蹲下来,朝方灵露着宽厚的肩膀,示意她趴上来。

这是又想扛着她跑吗?

“这样扛着我,我胃疼。能不能换个方式?”方灵弱弱地提了个建议。

“比如……?”鼠忧摸不着她是什么意思。他以前一直都是这样扛人的。

方灵抬起手,食指朝下,在空中画了个圈,如是三遍。

鼠忧却是越看越迷糊。

方灵无奈地道“你不是说能读懂我内心的话吗?怎么这个不行了?”

“我看你好像不太喜欢我这个样子,所以我已经决定,没有得到你的允许,以后不会轻易使用读心术。”鼠忧道。

方灵心内又是一动。可是没多久,她又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

“他这肯定是怕我又赌气跑了,才这么做的。”她暗地思忖道。

方灵绕过鼠忧的肩膀,直接来到他的背后,一下趴到他的背上“这样舒服一点。”

鼠忧的肌肉一阵僵硬。

他从没这样背过人,身体接触面过大,这是不被允许的。

方灵看着鼠忧呆楞的模样,催促道“还不快走吗,我快要饿晕了。”

鼠忧醒了醒神,道“好,抓紧了。”

尘土滚滚,但是却丝毫没有沾上两人的衣角。

方灵好奇伸长脖子,想看看鼠忧到底是怎么打洞的。可是他好像根本没动手,他跑到哪里,前面的泥石就全部碎落融化,纷纷让出一条恰好能容他们经过的通道来。

这洞一直打到了河边。

“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穿山甲?”方灵不知怎么了,对开鼠忧玩笑这件事上兴趣盎然,简直有点忘乎所以。

“穿山甲?不是啊,我是护灵鼠族的人。我说过的,我们对鼠灵神绝对不会撒谎。”鼠忧老实巴交地回答。

鼠忧将方灵放下。

“我们什么工具也没有,怎么抓鱼?”

鼠忧笑了笑,跑到一块河石上,双腿并拢,突然像条泥鳅一样蹿进了河里。

不过眨眼功夫,他就冒了出来,带着五条活蹦乱跳的大鱼。

嘴里咬一条,两手各抓着一条,两脚也各夹着一条。

抓到鱼,破肚清洗,用打火石点火烤鱼,这一溜动作鼠忧是娴熟万分。

不一会,五条大活鱼一条条烤得金黄均匀,散发着阵阵香味。

方灵在旁边闲逛,目光落在河边一株植物上。树叶一面金黄,一面紫色,结出的浆果也是紫色的,十分好看。

她伸手就想摘来玩,被鼠忧叫住了。

“别动,这个东西叫痒痒豆,有小毒,碰了全身会长满瘙痒的疹子。”鼠忧道。

方灵缩回手“会毒死人不?”

鼠忧笑了笑“这倒不会,最多痒一个时辰,这毒就自行解了。这东西挺少见的,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方灵沉思半晌,在路边找了几块坚实的树叶,又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包着摘了些浆果包好了放进怀里。

“大人?”鼠忧神色困惑地看着她。

“这边的世界我还不太熟,不知以后会遇见什么。我又没什么武器,先随便弄点防防身。就算对敌人造不成实质上的损害,吓唬他们一下也是可以的。”方灵道。

鼠忧点点头。

方灵洗了洗手,蹲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等待准备吃烤鱼。

“因为急,弄不来油盐酱料,大人先委屈一下。”鼠忧满脸歉意地道。

“没油倒没什么?没有盐,会不会太腥了?”方灵其实不喜欢吃鱼,也不喜欢牛羊肉。一切腥膻的东西她都不喜欢。

“那……我现在就去找盐。”说着鼠忧就站了起来,带起的风让火焰也窜得老高。

“不用麻烦了。我只是说说。先填饱肚子要紧,出门在外,哪有那么多讲究。”方灵说完,拿起其中一条烤得金黄的鱼吹了吹,啃了一小口。

腥味是有点,只是趁着热吃,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方灵实在饿极,狼吞虎咽,很快手中的鱼就只剩鱼架子。

鼠忧十分周到,又递过来另一条烤好的黄金鱼。

方灵一边接过烤鱼一边道“你怎么不吃?一起吃啊?”

“我不饿。”鼠忧笑道。

“吃嘛,这么多,我吃不完。”方灵道。

“我不吃这个的。”鼠忧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不吃这个?那你吃什么?”方灵好奇地问。

“吃露水和蜂蜜。”鼠忧道,“我现在灵力还低,所以必须每三天就要进食一次。等到以后灵力上来了,每个月进食一次就可以了。”

“三天才进食一次?岂不是要饿死?!我虽然穷,可是也要保证每天进食三次,否则就会胃疼。”方灵吃惊地道。

“大人说笑了。如果大人获得了鼠灵神的灵力,完全不吃东西也是无碍的。”鼠忧道。

他们正说着话,不远处的森林里突然鸟雀惊惶乱飞,不一会便陷入死寂。

鼠忧神色一暗,将串着鱼的木枝往地上一插,站在方灵面前,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呈防御之势。

方灵也觉出了异样,将手中的鱼扔了,缩在鼠忧背后,拿眼睛偷瞄着那片越来越诡异的森林。

《穿越两界,她被奉为鼠灵神》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