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

>

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

予方 著

叶蓁 墨容湛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小说《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的作者是“予方”。梗概:如今,叶蓁居然重生到了妹妹身上,她不得不感叹命运!正在她发呆之际,突然闯进一个人,在陆夭夭的记忆里,这是她的大哥陆翔之。“夭夭,如今新皇登基,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你可千万别乱跑。”陆翔之叮嘱,他这个妹妹最调皮了,刚从边境回京,可别出去闯祸。叶蓁嘴角的笑容僵住,诧异地问道,“新皇登基?什么新皇?”墨容湛...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叶蓁墨容湛   更新: 2022-12-02 00: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穿越重生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这是“予方”写的,人物叶蓁墨容湛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如今,叶蓁居然重生到了妹妹身上,她不得不感叹命运!正在她发呆之际,突然闯进一个人,在陆夭夭的记忆里,这是她的大哥陆翔之。“夭夭,如今新皇登基,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你可千万别乱跑。”陆翔之叮嘱,他这个妹妹最调皮了,刚从边境回京,可别出去闯祸。叶蓁嘴角的笑容僵住,诧异地问道,“新皇登基?什么新皇?”墨容湛...

第六十七章 送药

陆翎之很晚才回来,叶蓁正陪着老夫人在花园里散步消食,看到他回来,她往后退了一步。

“祖母,我回来了。”陆翎之扶住陆老夫人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叶蓁。

“今天怎么才回来?你的脚没事吧?”陆老夫人担心地看着陆翎之受伤的脚,刚刚看他走路的样子还不稳,居然还出去走了一天,“去那边凉亭坐下。”

陆翎之笑道,“今日我没怎么走路,陪皇上去了狩猎场,我就在一旁看着,没去打猎。”

“你这个样子还去打什么猎。”陆老夫人说道,“夭夭今天拿了四个甲,我们叫了席面,本来还等着你回来庆祝的。”

陆翎之含笑说道,“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今天还在学院看到夭夭的鼓上舞,跳得很好。”

“真的?”陆老夫人眼睛一亮。

叶蓁本来已经想要先告退的,听到陆翎之这么说,不得不含笑道,“祖母,以后我跳给您看。”

陆老夫人立刻笑眯眯地点头说好,又对陆翎之问道,“虽然咱们陆家不需要靠偏门让夭夭进学院,但那郡主实在欺人太甚了,你要看着点,免得她背后搅出什么幺蛾子,让夭夭收不到学院那张……叫什么通知书的。”

“我会的。”陆翎之点了点头。

叶蓁蹙了蹙眉,她倒是没想到这一层,就算她拿了四个甲,万一没拿到入学通知书,同样去不了学院,虽然这个可能性极小,谁知道那个流华会不会在背后又做什么手脚呢。

陆翎之说道,“这件事有小王爷盯着,流华郡主不敢这样做。”

“小王爷?”陆老夫人有些疑惑,这件事跟小王爷又有什么关系?

“夭夭之前无意中救过小王爷。”陆翎之笑着提醒,“祖母,您放心吧,今日故意刁难夭夭的那两个老师已经被院长赶出学院了。”

叶蓁有些诧异,“这么快?”

陆翎之说,“他们当着小王爷的面这样强词夺理,小王爷怎么会放过他们。”

他没有说的是,其实这件事是因为墨容湛让人去过问了,学院院长才当机立断将那两个老师给赶出去了。

潜意识里,他不愿意妹妹知道太多关于墨容湛的事情。

叶蓁心里对墨容沂倒是多了几分好感,这个小少年还真有血性,还不到一天时间就让那两个老师得到惩罚。

陆老夫人坐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倦意,让陈嫲嫲扶着她回了屋里去歇息。

凉亭里只有陆翎之,叶蓁没兴趣坐在这里对着他,在陆老夫人前脚才刚离开,她立刻也跟着要走了。

“夭夭。”陆翎之叫住她,站到她对面,“听三叔说,你打算以后都住在学舍里?”

叶蓁想着陆翔之的警告,便勉强露出笑意,“是啊,住在学舍里比较方便。”

陆翎之看了她一眼,本来想要劝她几句,想着她的性子,又将话给咽了回去,“把丫环也带着去吧。”

“不用啊,我能自己照顾自己。”叶蓁笑着说道。

“学舍里其他人肯定也带着丫环,你不必担心会受人注目。”陆翎之说道。

叶蓁淡淡一笑,挑眉看着他,“我就算不带丫环,已经很受人注目了。”

陆翎之闻言一愣,随即轻笑,“说的也是。”

“大哥今日怎么会去学院的?”她刚刚听他说看到她跳舞,可她根本没注意到他啊。

“恰好有事经过学院。”陆翎之含糊其辞地解释着,不想说出是跟着墨容湛去找小王爷才看到她跳舞的。

叶蓁忽然想起她的灵魂被困在宫里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都没看到陆翎之,仔细想想对应的时间,好像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你不是兵部侍郎吗?怎么每天都这么空闲的?如今边境不是还不太平,各处也有叛逆吗?”

“本来皇上是要我带兵镇压叛逆,不过我如今受了伤,怕是去不了。”陆翎之苦笑,他其实也希望带兵出去镇压那些叛逆的藩王,他如今虽然已经封侯,可还是需要功绩来稳定陆家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

墨容湛跟先帝不一样,他不是一个会被人左右的帝王,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陆翎之很清楚如今的皇帝是个多强大的人。

从一个不受宠的秦王,隐忍,沉稳,坚毅,运筹帷幄,无所不能,让每一个在他身边的人都忍不住要追随他,为他效劳为他卖命,陆翎之以前同样有这样的热血情怀。

如今虽然也有,却已经不知不觉有些不一样的所求了。

他对墨容湛是什么时候多了一种心虚和防备的?好像是……自从他自作主张毒死叶蓁之后……

“我重新做了一种药,可以让你的脚伤好得更快一点。”叶蓁说道,她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把加了灵泉的药给陆翎之用了,这样他就不用留在京都。

更重要的是,他此一去镇压叛逆的藩王,还会受了重伤,之后在家里调养了小半年才能够痊愈。

叶蓁不想因为自己的重生改变这些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她才不要看着陆翎之躲过这一劫。

“你怎么知道大哥就想带兵出征了?”陆翎之笑着问。

“但凡有血性的男子,哪个不想建功立业,大哥若是没有这样的心,何来如今的陆家,你踩着多少人的鲜血才有今天,难道仅仅这样就满足了,不想再建立更多的功绩吗?”陆家不是百年世家,没有根基也没有人脉,所以需要更多更大的功绩来稳固地位,叶蓁一言戳中陆翎之的想法。

陆翎之诧异地看着她,“你一个小姑娘,怎的懂这么多?”

叶蓁轻哼一声,“难道你还看不起我这个小姑娘?”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哥是觉得很惊讶。”以前只以为夭夭是个野惯了的小姑娘,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见识。

“那我的药你到底要不要?”叶蓁问道。

陆翎之见识过她那些药的效果,自然不会拒绝,“那就多谢三妹妹了。”

叶蓁嘴角微微一翘,“我一会儿让丫环送去给你。”

赶紧让他的伤好了,他能带兵出征,死在战场上就更好了,省得她将来还要花心思报仇!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