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九岁嫡女要翻天

>

九岁嫡女要翻天

颜文涛 著

武侠修真 萧烨阳 颜花溪

热门网文大神“颜文涛”的新书《九岁嫡女要翻天》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穿着官服的颜致高,眉头紧皱的在大堂里走来走去:“算算时间,娘他们几天前就该到了,可现在还没看到人影,会不会是路上出什么事了?”“大哥,你别急,咱娘岁数大了,赶路慢点也是有的。”一个长相精明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顿了顿,又看向站在一旁同样眉头紧锁的颜致强。“老三,不是二哥说你,这一次你做得真的不周到,实...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颜花溪萧烨阳   更新: 2022-12-02 00: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武侠修真小说《九岁嫡女要翻天》,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武侠修真,代表人物分别是颜花溪萧烨阳,作者“颜文涛”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松鹤院在李夫人的服侍下,颜老太太已经洗漱完毕,如今正闲适的靠在塌上,满心欢喜的看着屋子里的一众子孙按理说,赶了这么久的路,就算是壮年现在也会十分疲惫,可老太太脸上却没多少倦意,看上去精神头还很不错屋子里,颜致高被老太太拉着手,就近坐在塌上而其他人,则是分坐在两旁一屋子人言笑晏晏,都围着老太太在话家常颜致高看着母亲红润的面容、奕奕的双眼,心中很是惊奇老太......

第26章,赔了夫人又折兵

花溪一走,饭桌上的气氛越发的低沉了。

颜老太太沉默了半晌,才抬头看向颜致高“花溪从小到大,就没哭过几次。
那丫头有一次帮三叔公家抢稻子,摔在了田坎里,脚都脱臼了,因怕三叔公一家愧疚,愣是咬着牙没吭一声,今天却红了眼睛……

闻言,李夫人立马就忍不住了,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向来以和为贵,并愿意为此忍让一二的她,心中开始恨起了林姨娘来。

若不是因为她,她的女儿何至受委屈,受责骂?

颜致高心里也不好受,他也不是想责骂长女的,可她刚刚的举动实在是不像话。

颜老太太看向李夫人“去看看花溪,那丫头性子倔,好好安慰安慰她,告诉她,别担心,万事有我这个老婆子在呢,要是这个家容不下我们,老婆子带着她回老家去。

一听这话,颜致高等人纷纷站了起来。

颜致高一脸无奈“娘,你这是在说什么呢?你是这个家的老祖宗,就是把我们赶出去,也断不会容不下你的。

颜老太太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当隐形人的林姨娘“老婆子哪敢赶你们走啊,让伺候吃个饭,就一脸的不情愿,活像是老婆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听到这话,林娘姨立马跪了下来“老太太,都是妾的错,是我惹恼了大姑娘,我马上就去给大姑娘请罪,请您不要生……

“啪!

林姨娘的话还没说完,颜老太太就将一副碗筷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怒气腾腾的看着她。

“这就是你娶的好妾室,花溪都被挤兑出这房间了,她到现在都还不忘攀扯她,我倒要问问了,花溪这一个多月里是怎么着你这位爱妾了,非要咬着她不放?

“真把老婆子当成什么都不懂的睁眼瞎,不知道她肚子里的那些弯弯绕呀?

颜老太太这次是真的气着了,指着颜致高的鼻子就是一顿大骂。

颜致高立马对着林姨娘呵斥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赶快退下!

林姨娘立马战战兢兢的退下,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听老太太说道。

“你的这位爱妾,老婆子是无法承受她的孝心了,日后少让她到我跟前晃悠,我们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了?

林姨娘的心跌到了谷底。

她小看了老太太对大姑娘的疼爱,本以为能借着这次的事,让老爷对大姑娘不那么看重,如今老爷对大姑娘是有意见了,可她也算是彻底恶了老太太。

早知道,给大姑娘布菜的时候,她就不开口了。

另一边。

花溪慢慢的朝着正院走去,身后跟着欲言又止的平彤。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花溪突然嗤笑了一声,扬起头将眼中的泪逼了回去。

这身子变小了,她的心也跟着变小了。

有时候她真觉得她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别人稍微对她好点,她就容易当真。

这一个多月里,颜致高对她还算嘘寒问暖,她就错误的以为这是父爱,以为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点分量的。

可惜,现实狠狠的给她上了一课。

前世,她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从小到大并没有得到多少父爱母爱,以至死前那一刻,她没有丝毫留恋。

这世,为何那般亲近颜老太太?

因为她给了她最无私的爱。

还有三房,在他们身上,她体会到了久违的亲情。

来了临宜县后,她也在努力的融入这个大家庭。

可惜,除了李夫人,和四哥颜文凯,这里的人都不那么纯粹。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真情?

人呀,永远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要不然,可就是庸人自扰了。

花溪突然释然了,她又不是银子,不可能人人都会喜欢她的。

她有祖母,有三叔、三婶,现在还有全心为她着想的亲娘,有哥哥弟弟的陪伴,其他的,确实不能贪图太多。

就这样吧,能说上话,就多说几句,说不上,那就各自安好。

平彤看着步履轻快起来的花溪,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惋惜。

今天的事,原本是一件和美的好事,姑娘表了孝心,老爷也在其他大人那里长了脸,可那林姨娘母女偏偏要来插上一脚。

真真是够恶心人的!

之前夫人就觉得,大姑娘对老爷不够热情,今天好不容易主动去送吃的吧,还被林姨娘母女闹成这样,日后,大姑娘怕是不会在主动亲近老爷了。

快到正院的时候,花溪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一回头,就看到一脸担忧的走过来的李夫人。

“娘,你怎么也回来了?

李夫人上前打量了一下花溪,见她神色好多了,这才放下心来“你晚饭才吃了那么一点,娘让人给你做了绿豆糕,走,进屋吃。

边说,边拉着花溪进了正院。

母女两进了正房,就有丫鬟送来绿豆糕。

花溪拿起一个放在嘴里,尝了尝,说道“娘,这绿豆糕味道不如我做的,下次女儿做给你尝尝。

李夫人笑了笑“那娘就等着了。说完,看了看花溪的神色,又说道,“今天你爹还夸你做的疙瘩汤好喝呢,娘看那意思,是明天还想喝呢。

花溪嗤笑一声“今天送一次,就惹得大家都不愉快了,我要再送,再来几次今天这样的事,指不定全家都给得罪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可不要在做了。

不仅疙瘩汤,就是其他的小吃,她也不打算往她那便宜爹那里送了。

李夫人看着气鼓鼓的女儿,笑了笑“傻孩子,你还真生你爹的气了?

花溪转头看向李夫人,认真道“不可以生吗?父亲他偏爱林姨娘,舍不得她和颜怡双受委屈,就把委屈给了我,我就必须得受着吗?

闻言,李夫人神色顿了顿。

女儿这是对老爷有怨言了!

李夫人拉起花溪的手,严肃道“花溪,你要记住他是你爹,你爹说的话,你心里可以不认同,但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听着。

“像今天,你当众顶撞你爹,就很是不应该。
这事往大了说,那叫不孝,一个不孝之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要遭人唾弃的,是无法在社会上立足的。

花溪沉默的听着,好一会儿后,才抬头“娘,你放心,我知道以后该用何种方式面对父亲的。既然不谈亲情,那就只谈利益好了。

颜致高是一家之主,家里的事,几乎都要得到他的首肯,为了以后日后好过一些,她能做到笑脸相迎,并适时的讨好一二。

李夫人瞅了瞅花溪,知道她心里还有气,不过想着小孩子气性来得快去得快,便没在多说。

“林姨娘那边,你不用放在心上,即便她有一个秀才爹,有个秀才弟弟,可妾室终究是妾室,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的。

一听到林姨娘,花溪就有些倒胃口,虽说在来之前她就做好了宅斗准备,可亲身经历了,才觉得她这样直来直去的人实在不是白莲花绿茶婊的对手,即便可以怼回去,可最后还是要惹一身骚。

“我倒是想眼不见为净,可他们时不时的跳出来一下,也够恶心人的!

李夫人摸了摸花溪的脑袋“娘会敲打她的,让她安分点。

花溪抬头看了看李夫人,心中不是很看好,她这娘,不管是模样,还是身段,都要高出林姨娘不少,可就是太端庄了一些。

要论撒娇卖乖,还真比不上林姨娘。

而男人,好像就喜欢那样的,至少她那便宜爹,喜欢那号。

松鹤院。

颜老太太睡下后,颜致高等人才离开。

颜致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朝着正院走去。

二房、三房的人看到后,都各自回房。

二房。

“看今天这事闹得!颜致远摇了摇头,“今天晚上我都没吃饱。

别看颜致高是县令,可俸禄真心不高,加上他这人为人廉正,从不剥削底下百姓,没有额外的收入,一大家子的生活也就比寻常人家好上了那么一点。

所以,即便他晚上没吃饱,除非自己花钱,否则也不能让厨房加宵夜。

孙氏也觉得闹心“可不是吗,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几个孩子估计也没吃饱。说着,看向颜文杰三兄妹,“你们也真是的,我们大人不好多吃,你们小孩子可不用管,也不知道多吃一点。

颜文杰“娘,我们敢吃吗,祖母和大伯的脸色那么吓人,我筷子没掉算是好的了。

颜怡乐跟着点头“就是。

颜致远瞅了瞅自己三个孩子,文杰和怡乐都比较跳脱,只有怡欢还算稳重,突然叹道“当初,真该把文杰留在老家,让老太太教养。

闻言,颜文彬立马瞪大了眼睛,他才不要在老家受苦呢。

孙氏一脸不乐意“当家的,你说什么呢?她就一个儿子,当然要放在身边自己养着了。

颜致远摇了摇头“头发长见识短,给老太太养着有什么不好?你们看看人家花溪,那脾气秉性,和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可真像。

“哼!

说着颜致远又冷笑了一声。

“那林氏也是够蠢的,老太太一个寡母,能把我们四兄妹拉扯大,能是简单的吗,竟在她面前玩心机,活该被骂。

孙氏撇了撇嘴“女子该以温柔娴静为主,花溪那般冒冒失失的有什么好?这里又不是老家。

颜致远听了觉得也是,没在多说。

三房。

颜文涛一脸气愤“花溪都被气哭了,大伯太过分了。

“啪!

颜致强直接给儿子头上来了一巴掌“那是你大伯,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颜文涛不服“可是花溪受委屈了嘛。

颜致强瞪了一眼儿子,随即沉声说道“你大伯是花溪的爹,他教导花溪天经地义,外人无权干涉。
这样吧,明天你悄悄把花溪叫出来,我们带她到县城外去散散心。

闻言,颜文涛立马笑着点头“花溪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吴氏有些担忧“这样好吗?

颜致强“放心吧,我会和大哥说一声的。
刚好顺便去看看,大嫂新买的田地。

双馨院。

“娘,爹现在还不过来,肯定是去正院了。颜怡双守在门口,闷闷不乐的看着已经关上的院门。

林姨娘上前,将女儿拉进屋,想了想,说道“以后,遇到你大姐姐,你还是避让一些吧。

颜怡双一脸不愿“她是姐姐,我是妹妹,也该是她让我呀。

林姨娘叹了一口气“可她是嫡女,还有老太太帮着,你和她起争执,只要老太太站了出来,你爹就是再偏爱你,你也要跟着受罚。

颜怡双哭着说道“我不喜欢祖母,她和许老太太一样讨厌,要是祖母一直留在乡下老家就好了。

听到这话,林姨娘脸色大变,一把捂住颜怡双的嘴巴,严厉道“怡双,这样的话,你可不能再说了,这要是给你爹听见了,我们母子永远也别想翻身了。

颜怡双还没见林姨娘如此严厉过,吓得连连点头。

见女儿被吓到,林姨娘一把抱住颜怡双“都怪娘,要是娘是你爹的正妻,你们也用不着受这样的委屈。

看到林姨娘落泪,颜怡双慌了,立马说道“娘,你别生气,日后我不跟大姐姐争就是了。

正院。

颜致高回来的时候,花溪已经回房了。

“……咳咳,花溪已经睡了?

李夫人笑着上前,帮颜致高将外衣脱下“在我这吃了几块绿豆糕,就回去睡了。
娘那边怎么样了?

颜致高“也睡了。

李夫人瞅了瞅颜致高的脸色,见还不错,便笑道“花溪今天去送吃食,是因为从我这听说,老爷这些天太过忙累,心疼老爷,这才去的。
可没想到,竟闹了这么一出。

颜致高此刻也不生气了,便说道“我知道花溪有孝心,刚刚我也是为了她好,林姨娘到底是长辈,她像指使丫鬟一样对待林姨娘,说出去也不好听呀。

李夫人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我已经说过她了,不过老爷,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你那女儿的性子可和咱娘一模一样,受了欺负肯定是要还回去的。

“老爷既已说了,林姨娘是长辈,那就让她多担待些,日后别老往花溪身边凑。

“今天的事我也问了,花溪压根没把她们姐妹之间的口角告诉老太太,是林姨娘巴巴的拉着三姑娘过去赔罪的。

“还有老爷,花溪毕竟才来县衙不久,一些规矩礼仪什么的,你也不能要求她马上就懂呀,得慢慢教。
老爷,你说是吧?

颜致高愣愣的看着李夫人,神色颇为惊愕。

他的这位夫人向来温柔体贴,这还是头一次如此强硬的和他说话,他还一句话都插不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