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燕云十六声

>

燕云十六声

怪诞的表哥 著

军事历史 张文静 李侠

热门新书《燕云十六声》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怪诞的表哥”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这种指挥能力绝不是聂仲由从哪里学习来的,而是经历生死而自然形成的宝贵经验。李侠在学习他这种经验。他很认真地把所有细节都记在心里,准备反复揣摩……~~这次剿匪,可谓是大获全胜!匪首佘定也死了,值得一提的是,妙算盘跑了。不过聂仲由也不在意,而是在佘定的怀里仔细翻了好一会,翻出一枚铜制的令牌出来、收进怀里...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李侠张文静   更新: 2022-12-01 21: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怪诞的表哥”的《燕云十六声》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天光微明时,呼喝声在河边响起“大姐儿在这里!”“找到大姐儿了!”“保护大姐儿……你们继续追,那小子往哪跑了?!”“……”李侠俯在半人高的荒草之中,直到看着张家的护卫们迎向了河边那个柔弱的少女,他方才转身重新向那片荒冢走去他暂时不打算走下游、上游或者游过河流因为丢了马匹,又负伤在身,逃不掉就让张家去慢慢追吧他寻了一个坟洞,躺下,闭上眼,打算狠狠地休息......

第37章

秦伯盛随范渊离开嘎鲁家,一连问了好几家木匠。

他渐渐明白过来,范渊确实是在追查宋人细作,恐怕嘎鲁真不是张家杀的。

“既然这样,你们有结果了告诉我。”

秦伯盛矜持地仰了仰头,斜睨着范渊,又冷笑道“还有,动作快点,别让贵人等得不耐烦了。”

虽然只是蒙古人的通译,他在赤那身边的时候弯腰躬背、满脸谄媚,此时却又显出高人一等的气势来。

那眉毛微挑着,仿佛范渊那张丑脸出现在他面前就是对他的冒犯。

“嘻,你不盯着我们查啦?”范渊笑问道。

秦伯盛侧过身,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袖子,淡淡道“没空和你们这群废物浪费时间。”

说完,他眯了眯眼,见长街上一个妇人正挎着洗衣盆走过,腰肢摇摆,颇有风韵。

秦伯盛不由就要跟上去看看她住在哪,想着回头告诉赤那来抢,又是一桩小功劳。

才抬步,肩膀却被范渊按了一下。

“秦通译慢点走。”范渊笑道“不如午间一起用个饭?”

“想巴结我?呵,早点把凶手捉到,再劝你家主人把女儿嫁给贵人吧……蠢才。”

秦伯盛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嫌恶地拍了拍肩,再一转头,却不见了那妇人的踪迹。

他又狠狠瞪了范渊一眼,一跺脚,转身就走。

范渊眼中那嘻笑之色渐去,换成满眼鄙夷,又是擤了条鼻涕甩出去,手在街边的墙上一擦,嫌弃道“臭鼻涕,真恶心。”

丁全目光追随着秦伯盛的背影,也是恨恨骂了一声。

“呸,汉奸……”

“走吧。”

范渊才走了几步,忽又停了下来,转头回看着秦伯盛走的方向,喃喃道“被这臭鼻涕气昏了头,刚才竟没想到……快!去两个人跟上他!”

~~

与此同时,秦伯盛才转进一条小巷。

身侧巷子里有一道身影正好过来。

“喂。”

秦伯盛听似有人在喊自己,心说哪个狗猢狲这般没礼貌,转过头看去。

“咚!”

一声重响,他只觉头上一痛。

血迸了出来。

满眼都是鲜红,秦伯盛目光看去,血光中见是一个少年,正举着斧头,又是一下狠狠砸下来!

……

两下。

李侠动作很快,秦伯盛还没能喊出来,斧头就已狠狠砸了两下。

眼看秦伯盛头破血流已然身亡了,李侠这才轻声自语了一句。

“跟着贵人,往后你有福享喽。”

斧头被丢在秦伯盛身上,一声沉闷的轻响。

李侠贴在墙边一看,只见那边有两个张家护卫向这边走来。

他看了看手上的血迹,又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似乎是不好跑掉了。

于是李侠不慌不张地背着手,迎着他们走过去,走到一半时,他拐进另一条小巷,忽然倒在地上呼喊了一声。

“喂,你这人,撞倒我了……”

很快,两个护卫冲上来。

“怎么了?”

“那人好嚣张,追着一个小娘子走,撞倒我也不道歉,我手都磨出血了……”

“他往哪边走了?”

“那边……”

两人连忙追上,沿那巷子找了一会,却始终不见秦伯盛的身影。

忽然,清静的巷子里传来了惊呼声。

“死人啦!死人啦!”

两人赶过去一看,只见那倒在血泊里的可不就是秦伯盛吗?

此时回过神来,沿着方才的道路再找回去,倒在地上的白衣少年早已完全不知所踪了……

~~

“哈,小猢狲。”

范渊摇了摇头,喃喃道“又晚了一步啊,看来,无论如何都要先捉住这小子了。”

丁全道“那颍州?”

“颍州我去不了了,请五郎再派人去吧,我不把事情查清楚,赤那是不会善罢甘休滴,此事怕是要让五郎亲自去与额日敦巴日解释了,否则和赤那这种傻瓜说不清。”

“我是想说,有没有可能这伙宋人细作就不会去颍州?那就是乔琚瞎猜的,只凭他们走了去颍州的官道而已。”丁全道“你看,大理余孽刺杀兀良合台时是扮成我们的人。杨慎刺杀蒙古人,也是嫁祸给我们……那或许,他们就是冲着大帅来的?”

范渊沉吟起来,缓缓道“如今这个局势,大王饱受汗廷猜忌,若说宋人想趁机反间……嘻,宋人有这个手段和眼界吗?”

不等丁全回答,范渊自顾自地又道“没有滴,没有滴。这消息连我们也是刚刚得知。南边那帮人就是废物,不可能这么敏锐地捉住这个时机滴,不可能滴。”

丁全点点头,道“就算是误打误撞,也不能再让宋人细作再挑拨我们和达鲁花赤之间的关系了。”

“我知道。”范渊道“小猢狲这是要通过一次次杀人,把他变得比大理余孽还重要,逼着我们去捉他啊。”

“该死。”

“你把那斧头拿着,和那小木雕一起去找线索。”范渊道“我先去见见五郎吧,把亳州封锁起来……嘻,既然这小猢狲非要我陪他玩,我就陪他玩玩……”

范渊回了张府,见了张五郎禀明事情。

再出来时,却见一个孩子正探头探脑地在院子里张望,是张十二郎张弘毅。

“范经历,你过来。”

范渊连连过去,行礼道“见过十二郎。”

张弘毅今年十岁,颇为乖巧的样子,但在家臣面前也已有了些小小的风范,开口就问道“乔琚不是赤那杀的吧?”

“十二郎如何知道滴?”

“是我在问你好吧,此事是范经历在查?”

“是,是小人在查。”

张弘毅眼珠子一转,道“和我说说呗……”

~~

小半个时辰后,张弘毅就满脸谄媚地凑到了姐姐张文婉面前,道“二姐儿,打听清楚了。”

张文婉头一抬,趾高气昂的样子,道“那你随我来,我们到大姐儿跟前说。”

“二姐儿,钱呢?”

“你这家伙。”张文婉抬手就打了弟弟的脑门一下,却是掏出一个玉坠子递过去,“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呀?”

“攒着,十一哥被送到汗廷当了质子,要是他在那边人没了,不得把我再送过去啊?我攒些钱,以后肯定有用。”

“呸呸呸,小小年纪整天就胡说八道,十一哥怎么会没?还有,有老娘护着你,谁敢把你送去当质子?!”

张弘毅只是傻乎乎地笑,也不说话。

他像小狗腿子一般跟在张文婉后面,到了亭子里,只见大姐儿张文静正坐在那。

“大姐儿,小十二都去打听清楚啦!”张文婉咋咋呼呼道“来,快说。”

张弘毅不慌不忙,先是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来,带着讨好的笑容递过去给张文静。

“大姐,你先看这首词。范经历说,凶手就是写这首词的一人,名唤杨慎,字用修。但这却是一个假名。这事说起来话可就长了,这人也可凶了,这两天接连杀了好多人。我从头说吧,是这么一回事……”

张文静端端庄庄地坐在那,风吹乱了她鬓间的碎发,她伸手捋了一下,心头感到有些茫然。

说来……乔琚死了,她作为未婚妻,若说有伤感那是有一点的,但实在是不多。

从小到大,见过对方几次,也仅此而已。

得知对方的死讯,也就感觉是一个见过几次面的朋友走了,不免让人有些唏嘘。

除此之外,更多的情绪还是担忧,如父兄所言,不想嫁给赤那,总该要有个人能嫁才是。而选来选去,乔简章确实是最适合的人选。

至于他是怎么死的,是否赤那所杀,也是想要知道……

带着这样的心绪,张文静接过纸条,漫不经心地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首《临江仙》,这词是范渊抄的,范渊的字很好,但此时看来竟有些配不上这词……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