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

>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著

苏眠 钟南衾 霸道总裁

热门网络作者“苏眠”的新书《钟先生心痒难耐》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他轻叹一口气,“一言难尽。”郭婶被他逗乐了,正笑着呢,就看到钟南衾走过来。她立马敛了笑打招呼,“先生。”钟一白一听她这话,小身板一抖,刚想往郭婶身后躲,衣领已经被人一把抓住,随即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苏眠钟南衾   更新: 2022-12-01 21: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是由作者“苏眠”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苏眠钟南衾,其中内容简介:钟南衾在江城待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除了睡觉之外,他一直待在分公司直到第八天的时候,新的分公司的负责人到任,他这才松闲下来晚上,分公司为了欢迎新的领导走马上任,在北城一家很出名的酒楼订了桌钟南衾自然是最先被邀请的,为了给新来负责人的面子,他应了下来大家一听说大Boss也要和他们一起聚餐,特别是那些单身的女孩子,一个个又高兴又激动,甚至有人偷偷跑出去做了头发化了妆,期待着......

第40章 下来,我在你楼下

饭吃到一半,老太太突然对钟南衾说,“明天你还出门吗?”

钟南衾抬眸看她一眼,“有事?”

“你还记得你兰姨吧?她前几天从美国回来了,我和你爸想着明天请她们吃顿饭。”

“她们?”钟南央问,“温婉不会也回来了吧?“

老太太嘴里的兰姨名叫彭心慧,两人是朋友,之前关系不错。

前几年,彭心慧的大闺女嫁去了美国,小闺女也在美国那边上学。

大闺女生了孩子之后,彭心慧就过去帮她带孩子。

在那边一待就是两年,俩人也有两年没见了。

彭心慧回来了立马给她来了电话,约着要见一面。

老太太就想着,趁周末大家都有时间,不如找个地方吃顿饭,也算是给彭心慧一家人接风洗尘。

其实,老太太心里还存有另外的心思。

那就是钟南央提的那个温婉。

温婉那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知书达理,学历又高,长得又好看。

再加上两家都知根知底,门当户对。

老太太觉得,温婉那姑娘和她家老二是极般配的。

再想到这两孩子……

温婉那边她是不担心的,那姑娘老早就对老二存了心思,以前没出国的时候有事没事就往这边跑,每次一见到老二就两眼发光。

温婉喜欢钟家老二,这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她的老二……

似乎对哪个姑娘都不上心,永远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唉,好愁人。

钟南衾淡淡瞥了老太太一眼,就知道她存了什么心思。

“明天我没空,”他缓缓出声,“准备去哪儿吃?我帮你提前预订。”

老太太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没空也得给我腾出空来,不过是吃顿饭的功夫,哪里挤不出来。”

家里兄弟仨,从来不舍得惹老太太生气。

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是老爷子手心里的宝,老了,就成了仨儿子手里的宝。

仨儿子都惯着她,她说一就是一,从来都是顺着她的意思,只要她高兴。

于是,钟南衾便没再说什么。

钟南央看了钟南衾一眼,随即伸手一把勾住老太太的脖子,笑着说,“妈,我哥要是忙就让他忙去,我恰好明天没事,过去陪慧姨她们。”

“哼,你俩都得去,一个都跑不了。”

钟南央,“……”

得,好事没办成,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

吃了晚饭,老爷子拉着钟南央陪他研究棋盘,钟一白则带着二哈,去找隔壁小美。

钟南衾手头上还有工作没处理完,就上了二楼他原来的书房。

过了没一会儿,老太太在外面敲门,“老二啊,我给你切了点西瓜。”

钟南衾起身,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老太太将手里的果盘递过去,一脸心疼的看着他,“别太累着了,钱是赚不完的,身体要紧。”

钟南衾只有在面对老太太时,那张面瘫的脸才有缓和的情绪。

他点头,“我知道。”

老太太不想走,犹豫了一下,问他,“老二啊,最近有没有见苏老师?”

钟南衾,“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事没事,我就问问。”

钟南衾,“喜欢?”

“那姑娘长得讨巧,挺合我眼缘的,主要是我见她对一白挺好。”

“你不是想撮合我和温婉?”

“这个这个……”老太太心虚一笑,“我也是为你着想。”

“明天的饭店我已经订好了,其他的,你别操心。”

老太太瞪他,“你是不让我操心你的婚事还是不让我操心明天吃饭的事?”

“都有。”

“懒得管你。”

老太太水桶小腰一扭,就走了。

钟南衾目送她离开,这才关了门,转身回到书桌前。

眼前的文件突然看不下去了,他看了一眼放在右手边的手机,拿了起来。

打开通讯录,修长的手指滑了滑屏幕,最后落在一个人的名字上。

他静静的看了许久,那两个字在他唇舌间转了又转,最后低低溢了出来…..

“苏眠。”

……

钟一白带着二哈见了小美,玩够了疯够了,这才拖着依旧恋恋不舍躺在地上打滚撒赖的二哈回了家。

客厅里,老爷子还在拉着钟南央下棋。

钟一白吃了老太太给他准备的水果,就上楼了。

洗了澡,换了干净的睡衣,他没立即上床,而是跑去找钟南衾。

钟南衾依旧在书房,钟一白敲了门进去,很自觉的坐在他对面的大班椅上。

“爸爸,”他看着对面正写着东西的男人,“我今天其实心情不太好。”

钟南衾头也不抬,手上动作未停,“听说那只笨狗扑你了?”

“二哈不是笨狗,再说了我心情不好也不是因为这个。”

钟南衾向来耐心有限,“有话就说。”

钟一白叹了口气,语气那叫一个幽怨,“今天放学的时候,我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钟南衾没理他。

钟一白也没打算让他理,继续说,“苏苏从下周开始要去江城交换学习,要去一个月呢。”

钟南衾手上动作一顿,头也抬了起来。

嗓音有些沉,“她去哪儿?”

“江城啊,”钟一白一脸低落,“消息来得太突然,让我没有一丝丝的准备,唉……”

钟南衾沉默了片刻,清冷出声,“回自己房间睡觉,我要忙。”

钟一白看着他,小脸上透着几分幽怨,“爸爸,我都难过成这样了,你都不安慰我几句?”

钟南衾嗓音更沉,“出去。”

钟一白,“……”

他气鼓鼓的跳下椅子,踢踏着小拖鞋头也不回的出了书房。

钟老二,你就横吧,小心我把你喜欢男人的事说出去。

……

钟南衾忙完手头上的事,回到卧室已经将近十一点。

他洗了澡,却毫无睡意。

走到一侧放着的酒柜,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他站在宽大的落地窗,深邃的眼眸看着遥远的星空,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

修长的手指捏着红酒杯,轻轻的晃动。

过了片刻,将酒杯放在唇边,仰头,一饮而尽。

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到胃里,他原本微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

随手将酒杯放在一旁,转身进了一旁的更衣室。

再出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拿过一旁的车钥匙,他抬脚走了出去……

……

虽说周日才出发,但苏眠已经整理好了需要带的东西。

她拿出行李箱,一件件放进去。

收拾好这一切,已经很好了。

拿了睡衣,进卧室洗了澡,洗完刚出浴室,就听到手机在响。

她抬脚朝走过去的同时心里在想,这么晚了,谁还会给她打电话?

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她一边用干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一边拿起手机。

当看清上面来电名字时,心跳一滞…..

钟南衾……

这么晚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苏眠握着手机,听着一遍遍想着的铃声,犹豫不决。

这个电话她不想接。

除了钟一白之外,苏眠想不出两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更重要的是,她一碰到和他有关的一切,脑子里就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一晚,哦不,是两晚上发生的事……

苏眠无法形容那种感觉。

有些羞涩,还有些对自己的气闷自责,更多的还是无法面对他的无地自容。

他给她洗过澡……

她偷瞄他又被他抓了包……

苏眠一把将手机扔了出去,然后也不顾还湿着的头发,一头扎进被子里,妄想当一只蜗牛。

过了一会儿,手机停了。

苏眠松了口气,正准备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放出来,谁知,手机又响了起来。

苏眠用手捂着耳朵,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别接,不能接,千万不能接!

……

就这样熬过了半分钟,手机又停了。

苏眠将捂着耳朵的手松开,想着这回总该消停了吧。

但还是有些心悸,于是就在被窝里又待了一会儿。

四周一片安静,苏眠掀开被子,抬手在自己额头上抹了一把。

呼,满手心都是汗。

她爬起来,伸手过去,将手机拿起来。

就在她想划开屏幕之际,一条信息冒了出来。

苏眠定睛一看,整个人都傻眼了。

信息是钟南衾发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

“我在楼下,你下来一趟。”

苏眠紧咬着唇角,正准备无视他这条信息,就当自己没睡着了没看见。

不料,对方好似猜到了她的想法,又一条信息过来。

“我知道你没睡,下来!”

不容拒绝的威迫感,让苏眠忍不住咬了牙。

他怎么就这么肯定她没睡?

她就睡了……呃……

苏眠抬头,看着头顶亮得扎眼的灯光……

她忘记关灯了!

突然,从心底冒出一股无名火。

这个人还真是讨厌。

这都快凌晨了,他一个男人跑来找她一个女孩子,他觉得合适吗?

于是,她快速的回了一条信息,“钟先生,您有事?”

那边几乎是秒回,“拿衣服。”

苏眠,“……”

她这才想起,钟南衾的那件西装外套还在她衣柜里放着。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