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南麓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明末猎鹿

>

明末猎鹿

启新 著

军事历史 张文丰 张新

《明末猎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启新”。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吃了一包泡面后,张新拍了一下他还有点晕的脑袋。走进书房,铺开一张宣纸,大学期间选修了古汉语专业的张新用毛笔写了“振作”两个繁体字。生活还得继续,他决定振作起来,面对生活。忘掉悲伤,重新开始,重头再来,张新决定改变发型,理一个光头...

来源:常读   主角: 张新张文丰   更新: 2022-12-01 19: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军事历史小说《明末猎鹿》,男女主角张新张文丰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启新”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二十多分钟后,贡院大门开了,考生进场,张新随着人群走向贡院大门口录取名额,院试第一场就定了,院试第二场,复试只是排名次一般没有人在复试时作弊衙役只是简单地搜一下就让考生进场了辰时二刻,考场吏员放题后,张新直接在考卷上答题,他半个时辰就答完题了放下毛笔,张新思考他在大明的人生路哦,不能提前离场,张新坐在他的考舍中胡思乱想昨天,唐五的儿子说他的座号是甲寅号,张新看了看不远处那几排破旧的老......

第15章

三天前,宋应安的独生女儿宋清妍的左脚扭伤了。巴山府著名正骨专家唐五大夫给宋清妍治疗三天,宋清妍的左脚更加青肿,并且,宋清妍开始发热了。今天上午,唐五大夫悄悄给宋应安说,宋清妍病恶化了,他建议宋应安带着宋清妍去省城城都府治病。如果不请好医生治疗,宋清妍有可能死亡。宋清妍左脚青肿,她又开始发热。也就是说,宋清妍肿大的左脚感染了。在没有抗生素的古代,宋清妍死亡的机率很大。前几天,张新又快又好给唐五正骨,所以,宋应安请张新给他女儿宋清妍治病。

宋应安说了宋清妍的病情,张新觉得宋清妍应该是左踝关节脱位,他想了一下后说道“宋教谕,根据你说的情况,令爱的左踝关节应该脱位了。我有八成把握治好令爱的病。”

把宋清妍的左踝关节复位后,再给宋清妍开几天中州黑药,张新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宋清妍。但话不能说满。

“张新,你有有八成把握治好妍儿的病?”宋应安惊喜交加,他拉着张新的手“张新,快走!哦,你先去和你朋友说一下。”

名医不好找,更不容易请,带着宋清妍去省城治病不太现实,宋应安心说,张新有八成把握治好妍儿的病。太好了!

几分钟后,向唐三平和沐田晚告了罪,张新跟着宋应安出了巴府茶楼,他们往大昌县县学而去。治病救人重要,只能等会再看榜了。

巴府茶楼某雅间中,沐田晚站起身“张新的正骨术很好,嗯,张新会正骨,他有疗效很好的疗伤药配方才正常。”敬畏沐田晚,点点头,唐三平不敢接沐田晚的话,他低头喝茶。

十多分钟后,大昌县县学内院,宋应安教谕女儿的闺房内,宋清妍一脸绝然说道“爹,男女授爱不亲,张新不是大夫,我宁愿死也不让张新给我治病。您别说了。”

《孟子•离娄上》“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古代封建礼教规定,非亲人男女之间不能直接接触、言谈或授受物件,限制男女交往。十六岁的宋清妍不让年轻男子张新摸她的左脚给她治病,宋应安很无奈。

大明律,女子十四岁就该嫁人。十六岁的宋清妍是大姑娘了,他不让年轻男子张新摸她的左脚很正常。话说,前几天,唐五大夫就建议请张新给宋青妍正骨,但宋青妍不同意。得知宋青妍拒绝治疗,不知道原因,张新站起身,他准备告辞走人。

“张新公子,请稍坐。”宋应安的老婆王氏把宋应安拉到一边,她悄悄和宋应安嘀咕了几句。

王氏最后说道“老爷,妍儿把那首诗抄了很多遍,她欣赏张新。张新二十岁,他一表人才……”

“张新已经考中秀才了,今年八月,他应该能中举。刚才我去贡院,看张新是不是案首。”已经大概知道院试结果,大昌县教谕宋应安摇摇头“但张新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二十岁的秀才公,发榜后给张新提亲的媒婆肯定很多。”王氏笑道“张新是孤儿怎么了?孤儿好,正好让张新给咱俩养老送终。我去给妍儿说,妍儿肯定愿意。”

男方父母双全,女方嫁过去才会多福多寿。王氏想把她女儿宋清妍嫁给张新,宋应安嫌弃张新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前几天,张新背了清朝著名诗人纳兰性德的半首“木兰词”。宋清妍把“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半首“木兰词”抄了很多遍。

王氏认为宋清妍喜欢张新,这时,当着宋青妍的丫环春兰的面,她夸张新。几分钟后,宋青妍没有反应。王氏急了,她说道“妍儿,你觉得张新怎么样?如果你愿意…..”

“娘,您,哎呀……”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宋青妍美女喜欢张新,她非常喜欢张新,的诗。

再次从她闺房窗户偷偷看坐在她们家客厅的张新一眼,宋清妍的脸红了,她耳朵后的绒毛都羞得红了。几分钟后,张新见到了宋青妍美女,他心说,果然,果然啊,哥那天在县学门楼下看到的雨中美女果然是宋教谕的家人。宋教谕的女儿真美!

压下心中的旖旎,张新双手抓住宋清妍的左脚脖,他双手用力一拉一扭一送,“咔吧”一声轻响,宋清妍疼得娇呼一声。

然后,“不疼了,嗯,不太疼了。”宋清妍的声音象黄鹂鸟一样好听,她轻声道“不太疼了,张新公子,谢谢你!”

王氏把宋青妍扶走后,宋青妍的丫环春兰随口说宋青妍品貌好,很多人来宋家提亲。春兰是奉命夸宋青妍,暗示张新来宋家提亲,等着宋应安来客厅的张新莫名其妙,他低头喝茶。

十几分钟后,宋应安把张新送到县学大门口“张新,你去贡院吧,你有很大的可能是案首。先恭喜你了!”

“谢谢宋教谕。如果不是您……”给宋应安教谕作了一个揖后,张新往生巴山府贡院而去。宋应安教谕说他中了秀才,有很大的可能是案首,张新很高兴,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十多分钟后,巴山府贡院对面巴府茶楼二楼某雅间,唐五和沐田晚笑容满面恭喜着巴山府今年院试的案首张新同志。从二十一世纪来到大明不到一月,张新这货混成了秀才,他是巴山府第一等的秀才。

通过院试的童生都被称为「生员」,俗称“秀才”,算是有了“功名”。进入士大夫阶层。

秀才有免除差徭,见知县不跪、不能随便用刑等特权。明朝秀才分三等,成绩最好的称“禀生”,官府按月发给粮食;其次称“增生”,不供给粮食。“禀生”和“增生”是有一定名额,定期还要考核,考不好就会降级。第三等秀才是“附生”,即才入学的附学生员。张新这货是巴山府今年院试的案首,他是拿工资的“禀生”。

《明末猎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